奇书铺 > 乘风万里 > 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鹊占鸠巢

媚娘大吃一惊,回头看到红琴正在怒目横眉地走来,她不由地心中暗叫不妙。

“我们就是替她们看守一会儿!”媚娘赶紧毕恭毕敬地答道。

“谁让你们私自换班的?“红琴生气地问道。

“。。。这不是她们肚子饿了,非让我们帮帮忙吗!“媚娘满脸的委屈。

“帮忙?你有那好心?“红琴白了她一眼。

“嘿嘿,你一眼就看穿了!我就是想来逗逗这些公羊。。。“媚娘立刻不好意思地垂下头。

“切,想你也没安什么好心!平常哼哼唧唧的,今天突然这么好心?!“红琴讥讽道。

“今天不是想。。。“媚娘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只好嬉皮笑脸地傻乐。

“你们不是找我吗?有什么事儿啊?”红琴的脸色缓和了下来。

“噢。。。事儿。。。”媚娘稍作迟疑,便急忙从怀里拿出了一对玉镯。红琴和寒玉都不由地一楞。

“这是我俩在草丛里捡到的。。。”媚娘说着便主动给红琴套在了手上。

“这干什么?别。。。在哪里捡的?”红琴一脸的推脱,可是却也没有挣扎。

“云门附近,还没跟别人说呢,想交给你定度。”媚娘非常严肃地禀报道。

“噢,这样啊!好,交给我吧,我回头交给真人定度!”红琴脸上虽然一本正经的,可是心里却是狂喜不已。这对玉镯实是非同凡想,不仅细腻通透,而且颜色纯正,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灵气。

“这就好,这就好。。。”媚娘紧盯着红琴的眼睛说道。

“知道啦,今晚你俩陪我侍候真人!鬼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精明了!“红琴立刻笑道。

“谢谢!谢谢!“媚娘乐不可支地推了寒玉一把。

就在这时,去吃饭的两个女妖兴高采烈地返了回来。猛然看到红琴,她们立刻吓得小脸儿惨白,赶紧奔过来,低着脑袋不敢说话。

“墨珠怎么了?平常嘟嘟个没完,今天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啊?”红琴白了她俩一眼,便转过头好奇地看着墨珠。寒玉不等媚娘说话,赶紧主动地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打斗的时候,被那胖子的家伙扫了一下,就变成这样了!”媚娘心疼地摸了摸寒玉的喉咙。

“那胖子的家伙还真是个宝贝!我拿给真人看了,她说是个神物!“红琴忍不住说道。

“是吗?!哎呀,说变就变。。。”媚娘不由地心意一动,冲着寒玉扫了一眼。

“可是在我手里就是不变!”红琴非常地不悦。

“嗨,管它呢!真人说怎么奖励你了吗?”媚娘赶紧叉开了话题。

红琴会心一笑,没再说话。她转身走到羊圈近前,仔细地端详着圈里的公羊。除了鸿鲲他们几个,其余的公羊们立刻就拥了过来,个个都显得迫不及待。红琴沉思了片刻,指了指齐远啸和鸿鹏,说道:“去把他俩拉出来,还有那个胖子!”

媚娘和寒玉赶紧打开了圈门,把鸿鹏、齐远啸和一饼拉了出来。其他的公羊们一脸的失望,这倒让寒玉不由地非常诧异。红琴先从怀里拿出了三根黑色绳结,随手往三只公羊身上一扔,便化成了地牢里的黑蛇绳索,立时间把他们捆得结结实实。随即,红琴又掏出了那面噬羊镜,口中默念对着羊脸一照,一饼他们仨个就立刻又变回了人形,而且那绳索还是牢牢地套在他们的身上。

“走吧!真人还等着呢!“看到媚娘和寒玉在那里发楞,红琴急忙催促着她们。媚娘和寒玉这才回过神儿来,赶紧押着一饼他们仨个紧跟在红琴的身后。媚娘偷偷地冲着寒玉挤了挤眼,并且右手虚挥了一下,寒玉虽然半懂不懂,但还是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眼见得行到一个僻静之处,媚娘突然右手掐诀,口中默念。红琴手上的两只玉镯便“咔”地一下子合在了一起,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得一声“寒玉!”,脑后便是一阵阴风袭来,随即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我没理解错吧?”寒玉拎着玉杵问道。

“没有!“媚娘满脸地佩服。这小妮子时机掌握得真好,连让红琴喊出声的机会都没给。

“这是媚娘!这是寒玉!还有。。。”一饼赶紧给鸿鹏和齐远啸介绍着。

“胖妞儿你上她的身吧!“媚娘急忙四处张望着。

“我不会啊!”胖妞儿的声音突然从一饼的身旁传来,吓得一饼一个激灵。

“师妹?!”齐远啸立刻叫道。

“赵姑娘是元神出窍了!”一饼赶紧帮忙解释着。

“你师父没教你怎么回去吗?”媚娘忐忑地问道。

“教了,可是那是回我自己的身体啊!师兄,是我!”胖妞儿急忙应道。

“哎呀,你真是。。。她的跟你的有什么区别,都是肉身啊!“媚娘不由地有些着急。

“可是。。。好吧,你别急!我试试。。。”

世界好象静止了一样,半天也没有人说话。突然,红琴”嘭“地一声从地上蹦了起来,她手忙脚乱、前仰后合,好象是完全失控了一般。媚娘赶紧上前扶住了她。

“**。。。不不不。。。媚姑娘。。。“红琴的嘴巴也似乎不管用了,她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

“赵姑娘。。。“这巴掌听起来好响,寒玉不由地很心疼。

“我。。。我。。。好了,好了!玉姑娘,媚姑娘,一饼,齐师兄,鸿师兄!“红琴一口气地打着招呼,然后还突然蹦到了寒玉的身后:”还有你这位神龟兄!“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神龟已经咬破了包袱。它立刻从里面爬了出来:“还是你这丫头好!”。话音未落,它便一跃跳到了地上,又是”叭“地一声脆响,不出意外地摔了个四脚朝天。红琴赶忙把它给翻了过来。

“切!这还神龟呢!”寒玉撇了撇小嘴,怒道:”喂,你跳出干什么?“

“嘿嘿,我还是别进去了,有个万一,这不还有个报信儿的吗!“看到寒玉抬脚就踹,神龟立刻“哧溜”一下躲到了红琴的身后。

“算了,算了。就让它呆在外面吧!”媚娘急忙拦住了寒玉,然后转头说道:”不过,神龟,你得先把他们的绳子解开啊。”那神龟闻言,立刻龟脖骤长,瞬时间在仨人的绳索上各咬了一口,随即那黑蛇绳索便全部滑落在地。

“好啦,你们仨个就先装着仍然被捆,等到了那老妖的近前,咱们再见机行事。到时候看我手势啊!我就不信了,咱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她了!”媚娘自言自语地给自己壮着胆。

在红琴的带领下,他们转即便来到了后殿。看门的女妖看到红琴,连问都不问,就打开了黄金大门。刚刚走进寝宫,一张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便进入了眼帘。它好大,大得足够五六个人在上面翻滚。大床的两侧更是令人惊叹,一侧是浑圆的一潭春水,一侧是浑圆的一洼白沙,左右对称相映成辉。透过低垂的银丝纱幔,隐约可见锦被绣衾上侧卧着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

“真人,公羊带过来了!”红琴紧张地禀报着。胖妞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顺嘴而出罢了。

“嗯!”床上的纱幔立刻自动地掀开了,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幽香扑面而来。

虽然是妖,但也不能不承认,抱朴真人简直就是九天仙女下凡尘!她桃腮带笑地扫了众人一眼,螓首蛾眉下妙目流盼,那眼神儿若近若离,让人不由地心神荡漾。别说是一饼他们仨个了,就连媚娘和寒玉也都被她看得心跳不止。

“这就是那个小胖子吗?”抱朴真人仔细地打量着这个肥腻的一饼,嘴角忍不住地露出一丝厌恶。太肥了,实在是有些采不下去!倒是他旁边那两个后生,不但俊俏还很是结实,倒是可采之材。

“是!”红琴赶紧把一饼推到了前面。

“那神铁,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抱朴真人边说边指着床侧的那一洼白沙。这时,众人才发现一饼的那根神铁就插在那里。

“。。。在扁马山捡得。。。“一饼忽闪着大眼睛,一脸的诚实。

“小胖子不说实话噢!让他们过来!”抱朴真人微微一笑,翻身坐了起来。她的蓝色道袍大开,粉嫩白皙的双腿立刻一览无余地暴露了出来。齐远啸差点儿没有摔倒在地。

“是!”红琴立刻推着一饼向床边走去,墨玉和墨珠也赶紧拉着鸿鹏和齐远啸紧跟其后。

“你们是哪门哪派的啊?“抱朴真人温柔得地问道。

“我是雾云派齐远啸!“齐远啸忍不住抢先答道。鸿鹏不由地瞪了他一眼。

“哟,相公好俊俏噢!“抱朴真人立刻咯咯笑道。寒玉听得直想干呕。

“相。。。”齐远啸不由地俊脸通红。

“一会儿你就要做我的相公了!”抱朴真人伸手摸了一下齐远啸的下巴。

“别。。。别。。。。”齐远啸嘴上拒绝,可是一点儿也没有躲开的意思。

“你呢?”抱朴真人转过头笑吟吟地瞅着鸿鹏。

“妖孽!”鸿鹏骂道。

“哟,还是个倔驴!嘿嘿,你越抗拒,我就越喜欢!”抱朴真人冲着鸿鹏吹了口气,然后看着墨玉和墨珠说道:“你们去给他俩洗洗!”

“洗洗?“媚娘不由地一楞。抱朴真人冲着那潭春水努了努嘴儿。

“噢 。。。”媚娘赶紧推着齐远啸向潭水走去。总不能真地给他们洗吧,不洗的话真人一定会发现,电光火石间,媚娘和寒玉对视了一眼,立刻不约而同地反身跃起,手中兵器齐向抱朴真人砸去。哪知那真人早有防备,轻轻向后一飘,便已闪过了她俩的攻击。

“嘿嘿,两个小杂碎,还想瞒过我的法眼!”抱朴真人冷笑道。

“一起上!”寒玉立刻喊道。

“不行啊!”一饼不由地惊声大叫,不知何时已经解开的绳索竟然又活了过来,而且还捆得更紧,勒得他们仨人根本就动坦不得。

“拼了!”媚娘和寒玉齐声叫道。她们一个狐棒狐首骤出,一个玉杵月光乍现,一左一右向那真人攻去。那抱朴真人嘴角一撇,双手齐出,化作两条巨大的蛇信劈头砸来,顿时间便砸得那狐首破散、月光熄灭,媚娘和寒玉也笔直地飞了出去。刚一着地,他俩就口吐鲜血,再也动坦不得了,随即更是现出了原形。

“原来是狐狸精和兔子精啊!哎呀。。。”抱朴真人话音未落,红琴就一头撞了过来。真人作梦都没想到红琴反水,一下子就被她搂了个死死的,她不由地勃然大怒,双手一挣便将红琴弹了出去,随即一股黑水从口中射出,正中半空中红琴的后背,只听得“啊”的两声惨叫,红琴就一头扑倒在地上。

“胁魂夺窍啊!”抱朴真人立刻眉头一皱,印堂大开又生出一目。她这才看见那胖妞儿的元神正在地上蠕动。

“嗯,我灭了你的元神!”抱朴真人立刻跃起向那胖妞儿飘去。可是就在这时,背后又是一股阴风袭来。她急忙转身倒飞,双手蛇信齐出,但是看到那来袭之物,她不由地大惊失色。那竟然是一只巨大的龇牙咧嘴的乌龟脑袋!那乌龟脑袋硬生生地弹开了她的蛇信,实实着着地砸在了她的肩头。抱朴真人立刻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墙上。

“死胖子你等着!”一饼刚想上前补上一击,那真人就突然化作一股黑烟消失不见了。

刚才,一饼正在拼命挣扎的时候,突然觉得绳索一下子松了,而且还有一个重重的东西砸在了脚面上,低头看去,竟是那神龟正在龇牙咧嘴地瞪着自己。它不知何时已经把那神铁叼了过来。一饼不由地欣喜若狂,刚刚抓起神铁就听得胖妞儿一声惨叫,他顾不得许多,劈头便向那真人的后背打去,电光火石之间,他脑海中只想起了那神龟龇牙咧嘴的表情,于是乎便一下子变成了神龟脑袋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