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虚空服务区 > 第十四章,哈坎二世的请求

正义之剑圣羽之辉,这是正义大天使泰瑞尔的佩剑。这把剑承载着他天使时期的知识、记忆。却在与泰瑞尔一同堕落的过程中碎成了三片。

看着眼前抱着脑袋痛苦呻吟的光头,江上皱了皱眉。看来只靠外部刺激并不能治好人类泰瑞尔的失忆。想要恢复记忆,还是需要让他重新接触自己的佩剑。

原本,江上准备让奈非天们去寻找三块碎片。但看到泰瑞尔痛苦的样子,他意识到圣羽之辉也许承载着泰瑞尔的一部分意识。而已经损坏的圣羽之辉,很可能并不能无限保存这部分意识。

那么此时此刻,江上就需要一种更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了。

“黛米,你能定位半径一百公里内进行过跨空间壁传送的物体吗。”

庇护之地是世界之石创造的世界,与高阶天堂和烈焰地狱所在的位面存在一层空间壁,甚至在庇护之地诞生后的很多年,天使与恶魔都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存在。

所以如果泰瑞尔从高阶天堂堕落到庇护之地,他和他的圣剑就必须传送穿越一次空间壁。这同时给了黛米回溯并定位这次传送的可能。

“可以,正在启动传送回溯。”

黛米点点头,胸口的金属护甲弹开,一个散发着暗紫色光芒的,不知是物质还是能量体的球体显现了出来。

这是虚空定位器的小型子端,可以远程借用虚空定位器的少量运算力。但便携的同时,功能和作用范围都无法与虚空定位器的本体相比。

“目标物体0-100kg,正在重新锚定传送坐标。传送开始!”

只见黛米张开手掌,释放出一个简易传送矩阵。随着矩阵一阵扭曲,三片圣羽之辉的碎片就出现在了地面上。

“现代科技的神奇之处。”

看到这一幕,江上也忍不住玩了个梗。但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传送矩阵里不只有三块圣羽之辉的碎片,还有一个陷入迷茫的女子——巫师会的领袖,麦格妲。

……

项敌在沙漠里踉踉跄跄地走着,他的身体已经形同枯槁,他的喉咙好像有火在烧。而眼睛也被风沙迷住,无法睁开。

噗通!

他栽倒在沙地里,意识渐渐模糊。

“怎么了?”

声音从头顶传来,项敌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却看到母亲正满脸慈爱地向着自己伸出手。

他拼尽全力伸出手,抓住母亲的手掌,却发现那只手并不像记忆里一样粗糙温暖,而是纤细柔软。

再仔细看,伸手拉他的人却变成了艾席拉。而更恐怖的是,艾席拉脸色如常的同时,身体却被无数柄钢叉贯穿,血肉模糊。

一股大力传来,艾席拉把他从沙子里拉起,看着艾席拉的脸,项敌的嘴唇嗡动,不知道该说什么。

“项敌,面对暴力,退缩是没有用的。只会让暴力更加的猖狂。”

艾席拉的脸突然又变成了母亲。

“我已经不再软弱了,妈妈,暴力在我这里只能得到惩罚。”

“那我为什么会死,为什么?”

艾席拉猛地把项敌拉到身前,美丽的面孔突然变成了骷髅,对着项敌咆哮着道。

项敌猛地惊醒。

“醒了?喝点水吧。”

刚一睁眼,项敌就看到老张头坐在床边。

而老张头看到他醒了,便抬手拿起一个水壶递给他。

“省着点喝,外城所有的水源都被污染了。现在的卡尔蒂姆,水比金子都珍贵。”

润了润干渴的喉咙,项敌挣扎着坐起,他的身体没有一处不痛,但身体却逐渐回到他的控制之中。

“我的手……”

感觉到自己的手指非常僵硬,抬起双手,项敌才发现一对带着臂铠的猩红拳套已经生长在了他的身体上。在臂铠与皮肤的交界处,无数猩红的脉管错综复杂地埋进他的血肉之中。

“项小子,你到底给自己注射了什么鬼东西。我看了你战甲的记录,上面说你把类肾上腺素药剂四倍剂量注射进了身体。但如果那真的是和肾上腺素类似的东西,你早就死了。”

老张头的脸上满是担忧,而项敌则是苦笑了一下,开口道:

“叶子姐给我的,意思是有类似于肾上腺素但是显著强于肾上腺素效果的药剂。当时我脑子一热,也没考虑剂量,就一股脑全注射了。”

老张头叹了口气,

“不管那是什么,它都对你的身体产生了不可预知的影响,你必须被送回服务区接受治疗。”

项敌闻言露出激动的神色,抓住床板想要开口,而床板却被他直接捏得爆出无数木屑。

“不行,铁狼正准备进攻内城,我绝不能临阵脱逃。”

他的眼神变得黯淡,继续道:

“我欠艾席拉一条命,唯独这场战斗,我一定要参加。”

本以为老张头会反对,但老兵却开始摸兜,摸了几下才记起自己戒烟很多年了。于是咂咂嘴,开口道:

“轻伤不下火线,有我们当年的气势。我年轻的时候也干过和你一样的蠢事,所以没有道理阻止你。但你要保证,攻破内城后,就要老老实实地回服务区。”

看到项敌点头,老张头起身,走出了帐篷。

入夜

铁狼的动作很快,他们在半天时间里就整编完毕,明日一早进攻内城。

虽然仓促,但其实这个决定也还算合理。此时的铁狼已经失去补给,站在了悬崖边上,破釜沉舟是唯一的选择。

大战在即,这些身经百战的佣兵能睡得安稳,项敌却无法入眠。

也许是不想再面对自己的噩梦,也许是想看看沙漠的夜景。项敌走出营地,走上卡尔蒂姆外城的城头。

他的身体恢复得奇快,此时不仅伤势已经恢复,更感觉力大无穷。就好像四管药剂完全没有伤害,反而让他的身体更强壮了。

“嘿!嘿!看这儿!”

突然间,几声稚嫩的呼喊传来,打断了项敌欣赏沙漠之夜的雅兴。他回过头,却看到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小孩子正在冲他挥手。

“鬼?”

“你才是鬼,我是凯基斯坦的皇帝,卡尔蒂姆就是我的王都。”

小孩幻影叉着腰看着项敌。

“你是哈坎二世?你是怎么出现在这的?”

“皇宫里有一件秘宝,能让我的灵魂出窍,跟你交流。”

项敌看着这个被艾席拉称赞睿智的小皇帝,皱了皱眉头。

“你下令封锁内城。可你看到你的国家,你的子民在恶魔的铁蹄下哀嚎了吗?”

“笨,我被囚禁在了内宫中。谎言之王彼列控制了皇宫,整个帝国警卫团都是蛇魔伪装的,他们全都是彼列的手下。包括巫师会,也和彼列达成了某种协议。”

小孩幻影想要揍一下项敌的脑袋,但因为没有实体,只是空挥了一下小拳头。

“彼列!”

项敌的眼中燃起仇恨的火焰,艾席拉和铁狼就是死在了彼列的诡计之下。

“我知道你们明天就要进攻内城,但彼列可是强大的地狱魔王。虽然铁狼以前曾经和憎恨之王墨菲斯托战斗过,但他们有些过于自信了。”

哈坎二世抱胸,上下打量了一会穿着战甲的项敌,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我有一个心腹侍卫逃出了皇宫的地牢,我让他在一条通往皇宫的密道上待机。如果明天铁狼的进攻受阻,你就去下水道入口找他,他会带你找到我。等你到了我这里,我会用秘宝的威能直接把你送进彼列的藏身处,给你一个刺杀彼列的机会。”

这个机会,项敌无法拒绝。

而哈坎二世的神色间也有无奈,

“下水道太过狭窄,如果铁狼大部队从下水道进城,一旦被彼列发现就是毁灭性的打击。说实话,这是我最后的手段了,我们都输不起。”

“既然艾席拉那么信任你,那我便相信你的计划。只要你给我面对彼列的机会,我就要看看地狱魔王的下巴,到底要多少拳才能打碎……”

次日凌晨

高昂的集结号响彻整个卡尔蒂姆城。铁狼们如流水般涌出营地,向着卡尔蒂姆内城行军。正所谓哀兵必胜,指挥官艾席拉的死亡已经彻底激发了这支强军的斗志。此时此刻,只有敌人破碎的尸体能平息他们心中的烈火。

“哈哈哈哈哈,愚蠢的虫子,你们胆敢冒犯谎言之王?”

但还没等铁狼接近内城,一个巨大的虚影就出现在半空。谎言之王彼列狰狞恐怖的面容正在空中哈哈大笑,嘲笑着这些胆敢挑战他的人类。

同时,伴随着他刺耳大笑声落下的,还有无数流星火雨。燃烧着绿色火焰的陨石如雨点般落下,让人避无可避。

“铁狼!防御法阵!”

铁狼们齐齐举起手中的斩马刀,一个六边形的白色法阵出现在他们头顶。看似单薄的法阵实际却坚不可摧,所有的陨石一撞上法阵就化为碎石,威力尽失。

但彼列的目标却不是他们。超大范围的火雨让卡尔蒂姆外城中无数的难民避无可避,看着哀嚎着到处逃窜的难民,铁狼的临时指挥官沉默了。

但很快,他们就行动起来,巨大的六边形防御法阵分裂成无数个小三角形。每一个三角形下方都是一个铁狼战士,迅速地开始将难民转移到卡尔蒂姆城外。

艾席拉费劲心力救下的难民,铁狼又怎会让她的努力白费?

而就在一片混乱之时,却没人注意到项敌正站在下水道入口冷冷地看着这一幕。

地狱魔王不愧为玩弄人心的大师,只是略施小计就阻挡了铁狼进攻的步伐。这多出的时间差必然会让正面攻破内城变得更加困难。

看来,想要为艾席拉复仇,就只能靠项敌自己了。

他看着忙着救人的铁狼们一阵后,摇了摇头,掀开下水道的盖子跳了下去。果不其然,一个穿着侍从服饰的年轻人正躲在下水道入口不远的石柱后面,探头探脑。

“你是哈坎二世派来的?”

“是的是的,英雄。外面没有恶魔了吧……”

看着面露怯色的侍从,项敌一眼看出了他想逃走的念头,于是答道:

“的确没有恶魔,但有漫天的火雨,如同人间地狱。”

那侍从闻言缩了缩脖子,只得老老实实带着项敌顺着下水道向着皇宫的方向奔去。

“你见过彼列吗?”

一边赶路,项敌开口问道。

“没有,皇宫里的士兵瞬间就被杀了,而我们这些下人则是被蛇魔押着,关在了地牢里。”

下水道并不长,不多时两人就走到了尽头。而就在下水道的尽头,这个侍从对着墙壁摸索了一会,按动了一个机关。

只听一阵机械传动声,一条密道出现在两人面前。侍从一马当先钻了进去,经过一段几乎完全无光的路途,项敌二人从哈坎二世的寝宫里钻了出来。

“太好了!你终于来了!”

掀开暗门,项敌看到小皇帝此时正坐在床上,而不远处寝宫的大门上画着一个紫色法阵,显然将寝宫作为了小皇帝的囚牢。

“彼列在哪儿?”

想到复仇就在眼前,项敌的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他的心脏有力地跳动,身体仿佛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别着急,我昨天成功发现了这个恶魔的藏身处。他十分狡猾的并没有藏在城里,而是藏在一个只属于他的秘境里。”

哈坎二世挥了挥手中镶嵌着硕大宝石的小镜子,说道:

“这件秘宝可以把你送进彼列的小秘境中,但我不清楚他有多少军队,你要想清楚,这很可能从一次刺杀行动变成自杀行动。”

他看起来有些担忧。

“没关系,自从这些红色的角质出现在我身上,我的身体就充斥着无穷的力量。普通的恶魔可能根本无法给我造成麻烦。”

面带不屑的表情,项敌嘴上说着这样的话。但内心却清楚,这极有可能是身体的回光返照。不过既然现在他还拥有猩红液体带来的强大力量,那么他就要一拳一拳把彼列揍成肉饼。

哈坎二世见状点了点头,向他递来一个鼓励的眼神。随后将镜子递给项敌,而当项敌凝视镜面之时,他却眼前一花。再环顾四周,已经是无尽的烈焰和焦土,他已身处彼列的私人领地。

“彼列,出来!”

“是谁!胆敢挑衅伟大的谎言之王?”

远处,无数的恶魔大军如潮水般正严阵以待,而他们的后方,一个身着华服的恶魔正又惊又怒地看着这个入侵者。

“我是你项爷爷!”

看着这个狰狞的恶魔、仇敌,项敌积攒的所有情绪瞬间爆发了出来。他的瞳孔变得猩红,放大,随后逐渐融化于白眼球中。紧接着,无数蛛网一般的血红纹路出现在他的眼白上,彻底摧毁了他的理智。

“杀!”

更多的血色角质铠甲从他的身体中生长出来,他一声狂啸,孤身一人向着恶魔大军的方向发起了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