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阑舞长剑,满天共繁星。

次日清晨,李长气小歇一会过后,再次拿起长剑,开始练起那门名为《纵横》,实则只有一招两式的剑术。

纵为刺,横为斩,一招两式,没有什么奇妙的变化,就只是最平常不过的直刺而已。

以李长气现在的速度,一息之间足以连刺数十次,并且出剑姿态始终如一。

他的剑在快、准、狠之后,又多了一个稳字,持剑稳如泰山,出剑动如雷霆,练剑之余,他体内《剑道元经》依然无时无刻不在运转,剑气顺着主干道慢慢的向着支脉内汇去,渐渐的又从另一端汇入主脉,随着支脉被一条条的开辟出来,他周身剑气越来越浓稠,同时也越来越重。

练剑无疑是一剑十分枯燥的事情,更别说还是这种简单至极的剑法,可李长气就这样死死的一剑接一剑地递着,似乎永远不会停下。

学剑难、练剑苦、修剑累此生不弃,说起来简单,可做起来无疑是十分艰难,更别说如此枯寂的剑术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便到了下午。

比起李长气这边,李登先和风华倒是要轻松不少。

同样是练剑,前者枯寂无比,甚至算得上一点趣味也无,而后者练剑之余,因剑法繁复,还有着参悟后的欣喜与自豪感触。

不过若是一般人去学,可能会直接倒在学剑难这一关,可两者都是天赋超凡之辈,攻克起来自然不是什么难事,真正难的一关,只在于悟剑一事。

修行一途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和三人一同拜入剑宗的其他剑子也都没有落下,各自前往一趟剑楼后,皆是进入到了苦修之中。

此前拜入川流一脉的文儒生修的是《浩然剑》,拜入灵秀一脉的金鑫学的是一套名为《霓裳》的剑术,白湛则是学了一门叫做《万丈芒》的剑术,拜入青峰一脉的徐诚学了一门《斩罗剑》,拜入川流一脉的赵江选了一门《长生剑》,公孙鱼则是选了一门叫做《游鱼》的剑术,而其他人也是各有机缘。

其中王权拜入川流一脉白云剑江桦坐下后,先得江桦亲传的云海气剑术,之后又先后从剑楼选着了三门功夫,其中有青峰一脉创出的《海天一线》,后有断我一脉的《无归意》,最后一门选择的便是那传自斩天剑的《斩天拔剑术》。

去到川流一脉的这几日,江桦询问过王权不少问题,以王权所说的那些去推论,不出意外他的剑术应该是当年斩天剑所传。

江桦看得倒是很开,也没有在意王权所修的是他川流一脉独门剑术还是别脉所传,就只是因材施教而已,将最适合王权的剑法、剑术传授给他,至于之后的路,就得王权自己去走,能否别开生面,就看王权自身的悟性与造化了。

不过就目前来看,王权若是成为一名五境剑修,不说那还未成型的本命剑,只说他所修剑术,登上那座城头后,杀力决计不会低,甚至江桦可以拍着胸膛去保证绝对在同时间入门弟子中能位列前三。

山中无岁月,一晃眼已是两月之后,今日是除夕。

这两个月内,李长气将近出剑千万次,此时的他一睁眼,便会让人感到一种锋锐之感。

而李长气的脑中,也将其他剑式忘了个七七八八,只是这还不够,等他将除了一记直刺和横斩的其他剑式彻底忘了个干净后,这一门纵横剑术才算是真正入门。

等得入门之后,直刺和横斩两式剑招便如同本能一般,同时无数次的出剑,不说那随着递剑次数不断叠加的剑意与剑势,只说那一份出剑的速度与力道,同境之中便是少有对手,大道至简,不过如此。

李长气虽还未彻底入门,但他出剑之余,已经渐渐展露出那一份本能,只不过因为形成的时间太短,还不能完好的掌握,所以动作间时常伴随有一股锋锐无比的剑势浮现,只是他自己还未曾察觉。

他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先递剑一亿次,再谈其它。

今日是除夕夜,虽然练剑时间很紧,可他今日依旧还是下山了,当初离别之时,众人有过一次约定,便是这上山第一年的除夕,众人一起度过。

至于这次过后,再想一起聚一次便很难了。

不是所有人都和自己所在的青峰一般,需三年之后才可成为剑修,指不定一年之后,就已经有人成为五境剑修,上那城头递剑去了。

所以这一次,算是众人最后的相聚机会,这一次也只有他们四十八人约定,在唐欣姑娘那里聚一次,倒是苦了唐欣这么一个主人家。

只是说是他们四十八人聚聚,真到了地方后却和上一次没什么不同,谁还没几个亲近一些的师门兄弟呢?

三三两两的,几乎他们这一届弟子都齐了,众人打完招呼 ,一一找位置各自坐下,而那些自小学了一手好手艺的姑娘们,便都跟着去了后厨。

李长气这一行人里,除了上次的几位姑娘外,高小胖也跟着一起混了进去,不知道是真有手艺还是过去偷吃的,至于李长气这些剩下的人则是讲起了各自的修行所得。

而境界上,风华姑娘和王权两人倒是不声不响的踏入到了凝意境界,看其他人的周身气息,兴许也是只差那临门一脚,不愧是当初和自己一起杀进异族堆里摧毁异族的兄弟。

坐下后,一行人倒是聊的热火朝天,只是有那么一两名彼此剑理存在冲突的同门争论得面红耳赤,最后还是白湛和许诚过将他们拉开,拉开之后两人倒是没有再吵,反而是开始聊起了一些修行之外的话题,一时间倒是有些冰释前嫌的味道。

白湛还是一如既往的打趣公孙鱼和李登先两人,中间又和金鑫拌了拌嘴,引得一群人开心不已。

李长气今日说的话比较少,不过看到一群熟悉的人在那笑的开心,他的嘴角也不露痕迹起了一道弧线。

“长气,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新学成一门杀力很大的剑术呀,怎样,使几招出来看看。”一道声音在李长气身后响起。

感觉到有人拍了拍自己肩膀,李长气转过身子,原来是赵江。

“江兄?”李长气疑惑地望着后者。

“从你进门那刻便察觉到了你眉宇间的锐气,怎样,是学的哪一门剑术?”赵江笑着解释完,随后猜起了李长气所练剑诀。

“莫不是那诛仙四剑中的其中一门?”未等李长气回答,赵江已经率先开口。

李长气摇了摇头,正想说出自身所学,却不料周围有人抢先答道:“那肯定是那恒烨前辈所创的《一剑隔世》。”

是公孙鱼小姑娘的声音,十分清脆,又夹杂着些许娇憨。原来两人对话之时,已经悄然的将周围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

在场之人,也就风华和李登先知道,但直接说出来就未免有些无趣,再不知趣,两人也不会去败了大伙的兴致。

“《挽歌》,一剑出,只余一道哀歌,是这个吗?”

“《挽歌》哪里有这么锋锐的剑意,应是那《无妄剑眼》才对!长气兄刚才那眼神你是没看见,眼中自有剑气凝,真是厉害!”

李长气又摇了摇头,随后接着有声音争道:“我就是说不是吧!看长气眉目间那剑势,最有可能应该是那门《湮灭剑识》,剑识一出,万物皆灭,霸气无比,应是这个才对!”

......

随着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直摇的李长气头都酸了还未猜对,无奈之余,不免也对这些生死之交的同门师兄弟多了些佩服,他自问在剑楼内看过的藏书不少,可眼前这些人说出来的一门门剑诀他连听都没听过,同时他还有着几分庆幸。

庆幸自己早早的见到了如今所学的这门《纵横》,若是先看了他们所说的那些无比神妙的剑术剑诀,自己怕真不一定能忍住。

约莫过了半盏茶时间,众人的猜测越发离谱起来,李长气不得已说出自己所练的是得至盖峰前辈分化而来的本命剑光中得到的剑理《纵横》,只有一招两式。

一招两式?是怎么个一招两式法?众人有些好奇。

直到李长气说出就一记直刺和一记横斩后,一群人有些意兴阑珊。

唯有文儒生问起李长气忘了多少,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倒是李长气回到还有一成。

“厉害,厉害!”叹服了两声后,文儒生开始向众人讲起了关于这门剑理的事情。

随着众人不断了解后,也开始佩服起李长气,以及当初那名以十一境逆斩两头噬族十二境祖皇的前辈剑修——盖锋。

为何佩服李长气?无它,正因为这门剑法简单,所以才佩服,越简单的剑术,学习起来必定枯燥无比,更不说出剑无数、没有尽头,如同传说中的苦修士一般。

虽然他们一样是在练剑,可却不只是一套剑法,每每一套剑法练到融汇贯通后,便开始学习其他剑法或是剑术,若是单单只练一套剑法,不说是如此简单的一招两式,哪怕其中有着成千上万种变化,那也迟早会感到腻味。

李长气之所以可以坚持下去,便是因为他从小只跟着师父学习一套剑法,师父走后,他一练便是十年。

十年如一日,少年的希望和未来,都寄托在了这一套剑法之上,又如何不能坚持?

随着时间不断过去,开始有着饭菜端上桌来。

今夜无酒,可却是李长气和这些一同入门的朋友一起度过的第一个除夕,亦是师父走后,他过的最开心的一个除夕。

这一场宴席,一直到子时过后,辞旧迎新,众人才各自离去,期间有女子剑客表演剑法的,亦有同窗两两互相切磋剑术的。

回到自己的山头上,李长气难得没有练剑,就只是一个人痴痴地倚着一颗足够成年男子双人合抱的古松之上,静静地望着夜空。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这一夜,李长气万脉汇通,入凝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