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在那边,沐浴露在里面墙上的篮子里。水在厨房里面放着,别用太多啊,都是烧过可以喝的。”

回到家,许戊一屁股坐在桌子旁边的凳子上,然后用手指了指厕所。

“好的,谢谢。”

程镇用余光注意着许戊,走到厕所门口将左手的撬棍放下,慢慢打开门观察了一下。

除了用一些东西堵住了蹲便池的那个洞以外,其他的都和普通的厕所没有什么区别。

取下了篮子里的沐浴露,程镇转身走到厨房。

地上放着一个饮水桶和两个塑料水桶,饮水桶的口用保鲜膜包了起来,两个塑料桶则用锅盖盖着。

其中那个只剩下一半水的塑料水桶里,还放着一个塑料水瓢。

区别啊,这就是在水边和不在水边区别啊。

要不是之前下的雨,自己的水存储都没有什么时候能超过一桶。而他这里不但有两个塑料水桶装水,还能有一饮水桶的水备用,更是把水给自己用。

更何况这个人还有足够的多的食物,真是有点人比人气死人。

把撬棍和消防斧放在够得着的位置,小家伙放在厨房的灶台上,让它可以注意到厨房门口那边的动静。

然后找了个盆子装水,倒入沐浴露,用手在里面搅拌出泡了以后,倒在手臂的伤口上。

疼,这是真的疼。

但是更疼的还在后面,程镇还得用手直接清理伤口。

下水道爬出来的变异生物,还在水泥路上跑了这么久,天知道它们的爪子上都有一些什么东西。

用水冲只是第一步,还得上手在伤口里面抠那些杂质,然后再用水冲一次。用手抠的过程简直堪比伤口上撒盐,甚至比这个更难受。

折腾了近十分钟后终于清洗完毕,程镇左手握拳摁在灶台上,适应着疼痛。

小家伙神色有些紧张,在程镇在左手边晃来晃去,还试着伸出舌头来舔伤口,但伸到一半又退了回去。

估计是看到了程镇清洗伤口的痛苦模样,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用舌头去接触伤口。

程镇看到它这副模样笑了笑,待适应了一会疼痛以后,将背包放下来摸索着。

不一会,找到了一条挺长的布条。

之前无聊剪的,看着它不重又不占多少空间的份上也带了过来,没想到立刻就会用上。

将布条缠绕,覆盖在伤口上,然后打了个结。

这个结打的挺随便的,一是单手打结确实不太方便,二是这个布条很快就得换一个。

当初想的是拿这个布条做绳子,所以裁剪的是比较结实的,对应的也就是透气能力不咋地。

伤口确实需要包扎,以防止接触脏东西引发感染。可包扎的东西是需要透气的,以防止厌氧菌的感染,促进结痂之类的。

总的来说,现在这个就是个临时的,等会还得出去找替代品。

清洗完伤口之后,盆子里的水还剩下一点。程镇想了想,又加了一些水,倒了一些沐浴露。

食物不动他的,这别人送上门来的免费水,不用白不用。

从背包中扯出了一条毛巾,在盆子里打湿以后擦拭着撬棍和消防斧。

直到把两者擦拭的干干净净,才将撬棍插回了背包,然后让小家伙爬回右肩,提着消防斧走出了厨房。

也不是因为强迫症才把两者擦拭的这么干净,主要是这一次以后,鬼才知道下一次是在什么时候。

许戊依旧坐在那个凳子上,但桌子上的方便面已经不见,估计是被他拿到房间里去了。

好家伙,只担心食物资源,不那么担心水资源。

虽然在这种环境下在别人面前摆食物确实是不怎么好的行为,但其实水资源也很是重要的呀,真的是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

把找水资源设置为日常任务的程某人,忍不住在内心吐槽这种行为。

许戊:“清洗完了?”

程镇抬起左臂示意了一下,说道:“洗完了。”

许戊:“虽然是你先闯进我家,但没有动什么东西。所以把那两只怪物往你这边引的事,就对不起了。”

程镇:“嗯,没事。”

这一番话说的很是正经,就是许戊的神态动作方面,给程镇一种有隐隐的不好意思的感觉。

这怕不是个小傲娇吧。

许戊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如果你打算在附近住下来的话,我给你提醒点事。”

“清晨和傍晚的时候河边怪物比较多,不要随便去。往西边几百米的地方有个老鼠窝,就是刚才那两只怪物的窝,里面的数量不少,小心点别惹到了。”

“还有就是不要随便渡河,河里面有挺多东西的。而且就这边正对着的对岸有一伙人,他们可不会像我这样跟你说话,都是直接动手的。”

“这周围的幸存者都对他们很痛恨,不过他们那里有三、四个有超能力的人,所以现在他们照样在那边活得好好的。”

“你打一只怪物都有点费劲,就不要去招惹他们了。嗯……暂时也想不起其他要提醒的,就这样吧。我们就当交个朋友,不求互相帮助,但求不相互敌对,怎么样?”

程镇:“嗯,好的。我也正有这个想法,谢谢了。”

许戊:“那就不送了,祝你接下来顺利。”

程镇点了点头,说道:“也祝你以后的日子顺利。”

说完也就转身离开了。

看来也是个不想惹事的家伙,虽然有点骂人弱的嫌疑,但总的来说既没有让对方感觉到不适,又把双方的人情事故撇清。

还专门说了一些在这里生存的技巧,反倒是让自己觉得欠了人情。

唉,不对呀。他对对岸那伙人说的怎么这么详细,是觉得自己会被那伙人欺负?

难道是自己之前没拿食物,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个老实人,不会吧……

已经走远了的程镇,用一种无语的神情回头看了一眼许戊家所在的方向。

算了,算了,老实人就老实人吧,不过是一点印象而已。

现在主要任务是找个藏身点,顺便把手上的布条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