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叔曾经说过,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造反这种事情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不是说你杀个人举个旗,喊个口号就能成功。

想要推翻螨清朝廷,不仅要有一个正确而且切实可行的政治纲领,还要有一支足够可靠的队伍。

像知名反贼狗成子之所以会迅速败亡,一个是其所喊的“吃他娘喝他娘,吃着不够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大家快活过一场”之类的口号根本就是脱离现实的平均主义空想,用屁股想都知道根本不可能实现。

而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狗成子的造反队伍发展过快,流寇思想太重,发展到后来就是只顾得打江山却忽视了最初的“均田免粮”这个口号。

一支阶级不够纯粹且违背了初心,忘记了使命的队伍,也就难免会犯下诸如思想不一致、弄不清楚谁是真正的朋友、不关心群众生活以及不注意工作方法等等错误。

这也是为什么狗成子迅速起家却又迅速败亡的原因。

而这些错误,又是很多人们都会犯的错误。

正如黑格尔所说,人类唯一能从历史中吸取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都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哪怕有着黄巢和狗成子这样儿的错误案例摆在前面,很多人依旧以为只要打几个土豪劣绅,招几个兵,再搞搞研发就能依靠先进的武器碾压螨清。

实际上,这个认知是十分错误的。

螨清闭关锁国是不错,但是人家闭的是泥堪们睁眼看世界的关,锁的是泥堪们造反起义的路。

实际上,康麻子精通代数几何,钱聋老狗精通好几国语言,建奴的拉达克一直在刺探中亚那边的情报,嘉庆还给拿破轮送过礼物。

建奴很清楚世界的发展,也因为而更加的闭关锁国。

所以,不要以为搞搞科技就能碾压螨清,更不要以为扯了旗,造了反,那么跟着自己造反的那些人就成了自己手下的兵,就得用军法来约束他们,要考虑思想是否一致,也要考虑工作方法。

比如现在,朱晓松说允许那些不愿意跟着去沂蒙的青壮们留下来,表面上看似过分的民主,而实际上呢?

实际上,这些青壮既然已经造反了上山造反,那么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可以走,毕竟造反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之所以让他们自己决定,是为了让他们自己想清楚,让他们自己想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让他们能够坚定反清的决心。

如果朱晓松直接要求这些青壮跟着他去沂蒙山开辟根据地,或许这些青壮不会反对,但是谁又能保证不会有人出现别的心思?

所以,与其强制这些青壮跟着去沂蒙山区,反倒不如表现的民主一些,这样儿反而能在最大程度上避免出现因为父母妻儿,故土难离等乱七八糟的因素导致的思想不一致。

当然,可能会有人说你朱晓松杀了劣绅造了反,结果就只在玉皇山这里打打游击,剩下的什么根据地什么政策什么制度都没看到,你这也不像个造反的样子。

那么问题来了——不过就是占据了一个平原地带的小山头,手下只有百十个由农民转职过来的兵,拿什么去搞制度?拿什么去搞政策?

不会真有人以为可以靠着几个小村庄的支持就能硬刚满蒙八旗外加汉八旗绿营的几百万清兵吧?

有这种想法的,只能说不是蠢,就是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