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独步圣途 > 凤帝传说 第三十章:风眠的价值

出门遇贵人?不尽然。

楚青天悄无声息的离开,煤球作为他的飞行灵兽,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方便。普通人要靠云舟这种工具才能翻越云海,跨过高山,他却很轻松。

七公主越凤灵很快便找来,对上风眠的目光,很多事彼此心照不宣。

“三皇子被你控制住了?那么之后在皇室,你可还有其他威胁?”

皇家的很多纠葛,其实风眠不想插手。但现在越凤灵作为他生死之交的朋友,该关心的他还是必须要关心一下。

点头,倒是不见七公主有什么可开心:“三哥一直很忌惮我,也在想办法除掉我。这些年,其实他没少动手脚,我只是不想太过计较而已。”

话锋一转,七公主轻叹一声:“生在皇家,我居然还奢望有什么亲情可言,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抬手拂过七公主的秀发,她微微一愣,娇躯有些僵硬,但很快便放松。

风眠难得温柔:“凤灵,我虽然还不是完全的了解你,但从第一次看见你,就感觉你身上太过沉重,你架在自己身上的担子太多,太重了,适当放下一点。”

摇头,越凤灵苦笑:“当今,越国几乎没有什么可用之才。然然不论怎样都只是国卿,她不在乎这些,她的舞台也不会被小小的越国,甚至苍灵界所限制。”

言下之意,如果她再不担起一份责任,越国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南疆国那边早已不安现状,恐怕越国岌岌可危。

“好了,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说这一路上,因为你,我多了多少麻烦?还有,那个老前辈实力很强。但对你来说,当真是出门遇贵人?”

风眠皱眉,他明白七公主的意思。

越是有强者想要保护他,就证明他身上有值得探究的秘密。而且他越是特殊,越会引来各方势力的兴趣。所以太过保护,当真不是什么好事。

“这些我都知道,但眼下不论会遇到什么,也要等到达帝都再说。还有,我父亲一定在圣天学院手中。想要引我过去,无非就是想挽回颜面而已。”

转身,七公主严肃的盯着风眠:“恐怕现在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了,圣天学院的势力,在帝都也不能小觑。好在有莱凤学院的制衡。”

“但王朝院长似乎非要将你置于死地不可,所以放出去的悬赏,也是极为可观。各方的年轻一辈,冲着圣天学院的影响力,也会不遗余力的对你出手。”

无所谓的一笑,风眠不想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不管前方是龙潭还是虎穴,总之有父亲的一点下落,他就不会放弃。

“你说现在隐藏在各处的强者,想要拿我的人头去领赏,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具体价值?老实说,如今连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值钱。”

七公主忍不住一笑,嗔怪的盯着他:“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拿自己开玩笑?你的价值是多少,恐怕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因为无名城快到了。”

果然,片刻之后,云舟掌舵之处,传来一道声音:“即将到达无名城,还请云舟之上的诸位小心一些。云舟下降的时候会有一些颠簸,不要受伤才好。”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云舟终于缓缓的降落而下。

众多修士,各大势力之人纷纷下来。

不禁感叹:“丫的,差点就交代在这云舟之上了。这些年乘坐云舟,就没有哪一次有这般惊险。不过险象环生中也算是值了,亲眼目睹了如此精彩的对决。”

“谁说不是呢?也不知道那小子究竟有什么来头,引来皇家三皇子,以及圣天学院核心三怪都对他下杀手。不过他以如此年纪便达到造化境巅峰,未来……”

“你住嘴吧!如果还想活着的话,就不要再提他了。得罪圣天学院,而这无名城,乃至帝都之中,到处都有圣天学院之人,小心祸从口出。”

这时候,风眠与七公主正好走出来,听着众人的议论,前者无奈苦笑摇头:“看来对于想要得到悬赏之人,我是香饽饽,但对于其他人,唯恐沾上半点。”

七公主抬手拂过腰间的青锋剑,看向前方:“走吧,先进城。至少在这里,你应该相对安全。”

皱眉,风眠疑惑的看向七公主。

“帝都之中,圣天学院与莱凤学院相互制衡,关系也成对立。每年都会有一次比试。而比试的场地就在这无名城。所以这里是双方共同管辖之地。”

“还有一点,双方有所约定。除了每年的大比之外,其他时候双方之人,是不能在这里动手的。不论是任何情况,一旦违约,就要赔偿五千万金币。”

风眠错愕,城里人就是会玩儿啊。

提步,沿着中心街道前进。不多时,二人的脚步同时停下来。

“七公主,看来你所谓的规矩,又要在我这里被打破了。这些人在利益,或者是巨大的诱惑面前,根本不会遵守什么条约。不变的法则,强者才能说话!”

紧握剑柄,七公主与风眠背对背,警惕的望向四面。

“各位,可以出来了。我一踏入这里,就知道自己被盯上了。既然如此,倒不如直截了当来得痛快,何必躲躲藏藏?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们说是吗?”

话音一落,风眠立刻感觉到四面之处,同时出现数道气息,而且都不弱。

身形闪动,四名修士缓步向风眠二人走来。

他们身上的气息并未隐藏,而是摆在明面上,直接释放给风眠。

真造化境初期,两个。真造化境中期,两个。

看来帝都交界,果然强者如云。随便出来几个人,都堪比圣天学院三怪。

风眠脸色沉重,瞥过四人。七公主也是死死地盯着他们,提高警惕。

然而,他们走到中间,就这样盯着风眠二人,并没有再继续动作。

好半晌之后,中间一名长相阴柔,身穿红衫的男子走出来。

“七公主,我们不想为难你,我们的目标是他,还请你让开。如果你执意要护着他,那么伤了你,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请见谅。”

这时候,七公主踏前一步,冷冷的瞥过四人:“你们好歹都是大家族的公子,实力境界也丝毫不弱。难道就为了圣天学院给出的一些利益,便要对他出手?”

“七公主,此言差矣。你这样说是还不知道圣天学院这一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但你很清楚,圣天学院势力庞大,又极为好面子,他,恰好触及到他们底线。”

长相普通,国字脸,一身麻衣的男子说道。

“不错,拿下风眠的人头,不仅可以免考试,直接进入圣天学院。而且能得到核心的培养。再加上一卷天阶级别的功法,这诱惑,谁能挡得住啊。”

不料,风眠踏前一步,伸手将七公主拉回来。低声道:“他们的目标在我身上,这一次就让我自己面对吧。我要成长,总不能一直靠别人保护吧。”

踏前,风眠淡淡的看向他们:“表面的诱惑,就让你们如此疯狂?造化境级别的实力,心境居然如此浅薄?帝都交界之人,我风眠还是太高看你们了。”

其实,风眠也没想到,他居然如此有价值。

天阶级别的功法,还有保送圣天学院核心的资格。以及各种各样的优待。如果换做是他,恐怕也抵挡不住这诱惑。

“你……”

四人面色一沉,风眠一句话,便将他们的层次都拉下来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们竟然为了一点小小的利益,就要以多欺少。这并不符合修炼者的原则与风范。但在利益面前,谁还会顾及什么风范?

“风眠,你休要巧舌如簧。圣天学院已经下达格杀令,你擅自脱离学院,还随意杀人。甚至敢以下犯上的与讲师对上,这些都是重罪,早已成为学院叛徒。”

风眠眼神一变,寒光闪过,突然消失不见。

金光爆射,三十六天罡拳施展,凝聚一道巨大的拳影。

他的目标是中间那个红衫男子。

后者反应也不慢,双手护住面门,强行抵御着气劲,向后退开。

但风眠的拳劲,带起一股强大的拳压。出拳之时,空间波动也产生爆炸。

手臂之上出现一道烧焦的痕迹,红衫男子脸色一沉,身上气势也爆发。

两股力量相互碰撞,瞬间爆炸而开。

红衫男子看向自己的手臂,出现烧焦的地方,有一道漆黑的口子渗出鲜红的血。抬眼看向风眠,眼神中杀意闪过:“臭小子,你竟敢伤我的手!”

残影一闪,风眠再次消失。

这一次,他的拳头攻向红衫男子的右侧。但后者早有准备,屈指一点,一道爆破之声响起,拳影顷刻间消散。

但下一瞬,红衫男子震惊,本能的向后退去。

拳头攻势已经闪避不及,肩膀上被重重的一击,直接倒飞出去。

风眠身形退开,冷冷的盯着其他三人:“下一个,谁来?”

三人面面相觑,红衫男子好歹也是造化境中期。虽然平日里他都将时间花在打扮上,并没有太注重修炼,造化境的实力并不算殷实。

但毕竟是造化境,居然被风眠几息之间就打倒了。

“看来这小子也并不简单,我们不要跟他讲什么道义,也别讲什么规矩,直接一起上吧。若七公主出手,分出一人将之拖住就好!”

沉寂一瞬,三大造化境强者同时攻向风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