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薇做完手术,昏迷了十四个小时。再次醒来,已经是次日上午十点半。

她费力睁开眼睛,只感觉双腿刺痛又有灼烧感。朦胧的视线看了两眼四周,白花花的墙壁和设备让她猜到是医院。

“醒了?”

房门打开瞬间,霍延晞沉缓的声音传来。

权薇意识还有些模糊,目光直直地看着霍延晞,没有说话。

缓了两三秒,她才微蹙着眉张嘴,声音异常地哑:“嵇野呢?他没事吧?”

她昏迷之前最后的记忆,就是嵇野猛打方向盘后浑身是血的样子。

霍延晞把接好的温水倒进杯子,又细心地插上吸管,才抬头正式地回她的话:“他伤势比你严重,凌晨三点才做完手术。我刚刚去看过了,还没醒。”

医生说,今天晚上能醒。

知道权薇醒来会问,他早就已经去关心过了。

“我能去看看他吗?”

权薇干涩的唇瓣艰难开合。

“不能。”霍延晞拒绝得非常干脆,毫不留情:“你现在刚做完手术,不适合移动。而且,嵇野现在没醒,你看了也没有用。”

没有私心,他纯属针对她的伤势而言。

“那我……”

“你现在先喝水。”霍延晞遥控她的病床,给她背后缓缓升了些高度,同时,端着水杯把吸管递到她嘴边。

权薇背很疼,用着力微微俯低身子,疼得她喉间发出一声闷哼。

太遭罪了。

嘴巴咬住吸管,她慢慢喝了两小口水。

“你昨晚抢救的时候,你爸来了,你那小妹妹还哭了。”

虽然难以相信,但霍延晞确实看到权鹿有在看着抢救室抹眼泪。

“权鹿?”

权薇震惊。

权海盛怎么说也是她亲爹,她出了这么大事,他肯定会来。但权鹿一直阴阳怪气地视她为情敌,来就算了,竟然还会流眼泪?

她不理解。

“对了,车祸原因调查了吗?”权薇想到正事,后脑还有些眩晕感,忍着恶心感道:“当时我看到那货车很晃,是不是司机发什么病了?”

那辆货车根本没有减速,直直地撞上了嵇野的车。正常人就算是谋杀,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决心。

因为一旦控制不好,货车司机也有死的可能。

霍延晞接过她喝好的水,另一只手拉了一把椅子坐到她面前,将警察昨晚过来做的记录全部转述给她。

听完,权薇理解,但又有些莫名的怀疑:“所以说是货车刹车失灵,司机到这个交通岗才发现?”

她不知道那辆车昨晚开了多久,走了多远的路线。但开车开了那么久,真的在途中一次刹车都没踩过,直到速度如此之快时才发现?

当然凡事都有偶然性,但权薇就是觉得很奇怪,再具体她又没有思路证明自己的疑惑。

“我懂你的疑虑。”霍延晞手指敲打着膝盖,讲话思路清晰又有节奏:“但从警察调取的监控和货车的行车记录仪上来看,那司机确实全程没有减过速。专业技术人员也对那辆车坐了痕检,报告结果显示,他刹车确实踩过很多次,符合刹车失灵时司机当即反应。”

有理有据的分析,权薇无话可说。

“我知道你怀疑被人报复。”

见她神思恍惚,霍延晞主动提出她的疑点,但又把现有的调查结果都坦白给她。

“我私下也派人查了那司机的人际关系和最近的经济状况,不存在为了急用钱而做死士的可能。”

因为没有动机,他才会偏向于分析对方没有攻击性。

权薇沉默。

或许是她多想了。

也许倒霉的事就被她和嵇野碰到了。

“医生说没说嵇野什么时候醒?”她还是把注意力放到了朋友身上。

“大概今天晚上。”

闻言,权薇淡淡点头,目光落到自己包得严实的小腿上,她终于关心起自己的情况:“骨折?”

霍延晞吸了口气,表情极其认真:“需要静养,不然会瘸。”

他觉得不给她些压力,她之后肯定有点起色就风风火火出去乱跑。

果然,这一招对权薇非常受用。她五官瞬间皱到一起,表情难看起来,苦涩道:“那我岂不是要成跛子了?”

霍延晞义正言辞纠正:“养不好才成瘸子,养好了,就不会。”

“医生这么说都是骗你的,他们这么说就是怕病人接受不了。我看过好多电视剧,病人要是病情严重,他们都是婉转提示的。比如,有什么什么的可能,有什么什么的后遗症,那都是真实病情,不是将来的可能……”

权薇的嘴像机关枪一样嗒嗒不停地说,霍延晞胸口积结一口郁气,迟迟呼不出去,也吸不上来。

“你能闭嘴吗?”他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累:“你要是当了医生,病人可真够倒霉的。”

没病都得被她说点病吓一吓。

权薇真的害怕了,鼻尖一酸,看着表情哽咽得就要哭:“我不想瘸腿啊,我要是瘸了,会成为南城绝世笑柄的。”

她现在就是满身黑料的有名人物,要是身体再有什么残疾,没人会可怜她,他们只会嘲讽她罪有应得。

救命!

不可以!

“把心放回肚子里,不会瘸的。”

他现在有点后悔吓唬她了,毕竟这女人胆子太小,经不住他的鞭策手段。

“而且就算真瘸,只要我活一天,南城就没人敢笑话你。”

明明是很令人感动的一句话,男人给了她顶天立地的担当,以及明目张胆的偏宠。

偏偏,权薇的关注点早已脱离正轨,且大摇大摆地越走越歪:“你真毒啊,你怎么不说说你瘸呢?”

“……”

男人缄默无言。

权薇正愁心里的担忧无处发泄,借着霍延晞拱的这股邪火,她委屈巴巴地诉起了苦水:“这话谁不会说。你要是瘸了我也不会让别人笑你,但关键是你不瘸,你健步如飞。”

看似幽幽抱怨,实则大放厥词。

白眼狼再次上线,霍延晞冷冷地呵了一声。

他站起身,微微歪头,浓眉轻挑的表情极具挑衅:“所以要我停掉医药费,让护士把你丢出去吗?”

闻声,权薇顺便闭好嘴巴,摇头拒绝,认错速度十分现实且浮夸。

“我现在对你感激不尽。你人真好,我刚刚感动得有些失去理智,说了些胡话。”她病后的脸蛋有些苍白,没有血色的唇瓣一张一合间声音虽小,但丝毫不影响糊弄人的流畅:“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看我的,但以你泛青的胡茬推测,应该是过夜了。谢谢谢谢谢谢,无以言表啊。”

“……”

真假参半还是糊弄文学?

霍延晞收敛几分乖张,眸色异常真挚地看着她玩闹,眼底似有落寞。

他说:“权薇,你但凡有心,都要关心一下我累不累。”

他一宿没睡,就坐在她病床旁的破凳子上,静静地等,无聊地等,焦虑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