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半个月过去。

清晨,苏布吃完早饭。趴在办公桌上,梳理这段时间的收获。

“冰川大力果,已经抢到足够多。”

和进化雪莲类似,冰川大力果,服用三次后,也会产生抗药性。

现在整个军团,以前两百个兔,已经实现冰川大力果全覆盖。而且是三次全覆盖。

“进化雪莲、进化人参,也抢到挺多。

“我还是青铜一星军团长,没有升星。”

苏布看看玩家面板,自己仍然是青铜一星军团长。进度条快要满了,估计马上能升级到青铜两星。

“全团的战斗力,也要开始训练。

“不能只靠几台滑板车,那样不够稳定。”

苏布思索片刻。

“系统,召集全部板牙兔,去地面集合。”

苏布自己,也从指挥部出来,来到地面。

看到雪地上,除了哨兵之外,一千一百个兔,已经组成十一个方阵,等待军团长。

“各位,过去的这段时间,我们付出了很多,得到了很多,成长了很多。

“大家,辛苦了!

“我决定,举办一场全团雪球大赛!让大家都参与进来,娱乐一下!

“既然是比赛,我们会提供丰厚的彩头!

“每天前一百个打中二十枚雪球的兔,都能领到四分之一根萝卜的奖励!

“但是被雪球打中二十次的话,就会丧失领奖资格!”

四分之一根萝卜?

也就是说,玩玩游戏,就能领到一个夜班的补贴?

兔还是很想要的!

但是……

场面一时间非常安静……只剩下风雪的声音。

兔们面面相觑,再看看军团长。

兔不知道有什么问题,但兔知道一定有问题。

因为军团长上次举办比赛,赢的兔瘸了好多天。它们还没忘掉。

【警告】

【您的板牙兔怀疑军团长的真实意图,并不想参赛】

套路太老了?

产生抗性了?

苏布有点尴尬。

但是,没所谓,他早有准备。

“每一个愿意参加的兔,都能免费领取到一个小竹筐!”

苏布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小竹筐。

“兔可以把它给挎在肩膀上,用它装雪球!

“每个兔,都能领到!

“大家现在就可以排队领!”

兔们都瞪大了眼睛!

军团长怎么会送这么好的小竹筐?

兔错怪军团长了?

真的是要给兔娱乐一下么?

下一刻,兔子们蹦蹦跳跳,发出“咕咕咕”的开心声音!

每一只兔都很高兴!兔喜欢玩。吃喝玩乐兔都喜欢!军团长越来越重视兔们的休闲娱乐了!

……

一辆巨大的马车,正奔驰在雪原上。

拉车的是几十只雪貂。车夫则是雪貂李晓迪。

至于车厢里,是东南总代理,和他的客人,南部总代理。

车厢的沙发上,东南总代理,翘着二郎腿。

“……请你出手一次,可真不便宜啊。”

南部总代理,已经是个六十多岁的老男人。眯眯眼,鹰钩鼻。

他轻笑一声。

他并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坐着一把黑色的椅子。仔细看时,能够发现,组成这把椅子的,赫然是一只又一只蚂蚁!密密麻麻、黑得发亮的蚂蚁!

这些蚂蚁,就是他的兵种。

不多时候,马车停下。车厢外传来雪貂李晓迪的声音。

“总代,我们到地方了,石像鬼老宋,就是在这儿被干掉的。”

南部总代理,开口下令:“去闻一闻味道。”

立刻有十几只蚂蚁,从车厢地板一路爬过,从车门缝里爬出去。

这个兵种,体型实在太小,如果不仔细看,甚至根本看不见。

不多时候,十几只蚂蚁飞回来。

南部总代理过了一会儿,开口道。

“这个味道很像火药。但……并不是传统的黑火药。

“也不像更强的TNT。

“甚至……强度比不上普通黑火药。

“味道我记住了。慢慢等吧,会找出来的。”

蚂蚁这个兵种,有着非常可怕的嗅觉。

现在,南部总代理的蚂蚁,嗅到了苏布火药的味道。

要凭借这种味道,把苏布找出来!

……

傍晚,雪原的天光已经暗淡。

今天优胜的五十七个兔,排成一排。军团长逐个颁奖!

每兔四分之一萝卜,外加一根雪茄!

没错,滑板车投弹手同款雪茄!

至于为什么是五十七……因为只有这么多兔,成功丢中二十枚雪球。

每一只兔都蹦蹦跳跳,跑的很快!

但是它们的小短爪,想把雪球丢好,却很不容易。

如果是普通的兔,根本不可能丢中另外一只兔子。好在这群板牙兔,已经强化了太多属性!

……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板牙兔军团每天都有进账。

雪球大赛一直持续,大半的兔都领到自己的雪茄。

……

这天夜晚,苏布坐在办公桌上,甚至有点瞌睡。

“突然之间,没有代理人跑来骚扰我,还有点不适应。

“难道说,我的军团已经无敌了?”

……

与此同时,一辆马车正穿梭在风雪和夜色里。

车辕上,雪貂李晓迪打了个喷嚏。虽然他穿的厚,但每天坐在车厢外面,已经成功感冒。而且摸摸额头,甚至很滚烫,估计是发烧了。

车厢内,东南总代理,正在喝红酒,啃牛排。

南部总代理也端着酒杯,但直到一只蚂蚁,从酒杯里爬出,尝过这杯酒无毒,才放心抿了一口。

突然,他开口道。

“要不,停一下车?

“我的蚂蚁发现地下有两个小家伙。

“是我那边的通缉犯。”

东南总代理哈哈大笑,“在地下么?我陪老哥一起出手。先合作一把。”

……

躲在地洞里的,是金丝猴小王和铁匠宅宅。

“呼——”

铁匠宅宅躺在床上,正打葫芦,鼻孔里冒出鼻涕泡。

金丝猴小王,则在盯着铁匠精灵打铁。

这个兵种外形像个敦实的小老头儿,正“当”“当”“当”……一锤一锤抡在烧红的铁坯。

“刀刃多捶两下。

“刀把也有点弯……”

正挑着毛病,金丝猴小王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己头顶。

他伸手一摸,“是土?”

他抬头看,却见地洞顶端,似乎在轻微颤抖。

他突然想起,南部总代理的兵种和技能!

他瞪大眼睛!扑向旁边的铁匠宅宅!

“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