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奇迹之城的机密档案室内,数不尽的巨大书架之中。

教皇托拉斯德短暂收回了在羊皮纸卷轴上的目光,他将手中的目录递给了审判长约瑟尔斯密斯。

“是这个,拿着,约瑟尔斯密斯,时间紧迫,你先去把上面其它的书籍全部收集起来。”

“好的!”

约瑟尔斯密斯应了下来,看一眼手中的羊皮纸目录,然后拿着上面目录去寻找实际的记录。

目录上有着太多的记录,光是驱魔记录便有着一千余次,还有各种专门备注出来的特殊事件:诸如各种冥界入口、吸血鬼、狼人、巫师、炼金术等等。

在将目录交给了约瑟尔斯密斯之后,教皇约托拉斯德继续看着手中的羊皮卷。

他将羊皮卷轴缓缓打开,往下看去。

上面有些字迹已经模糊不清,在羊皮卷轴上甚至还缺了一部分,而剩下的部分也有着灼烧的痕迹。

历史上,十九世纪初斯图泰塔曾经洗劫过这里。

当时很多重要的物品被毁坏。

这羊皮卷轴必定是当时遭到了毁坏。

该死的斯图泰塔!

居然亵渎了主的物品。

教廷在博雅大陆人的眼中,就像是一个上帝在人间的私有财产。

托拉斯德现在只能祈祷上面千万不要少了重要的部分。

“战争的最开始是在十字军第六次东征的六年后……自东方而来的‘上帝之鞭’拉开了神战的序幕……整个世界在‘上帝之鞭’下颤抖着……”

紧接着是一片被火灼烧过的痕迹,乌黑掩盖了一切。

上帝之鞭?

在博雅大陆有两个人被称为上帝之鞭:蒙古可汗铁木真和匈奴之王阿提拉。

但是在第六次十字军东征后,应该是铁木真。

按照历史来看,世界都在他的铁蹄下颤抖着,而在欧洲他甚至打到了多瑙河流域。

但是之后呢?

托拉斯德连忙朝下面看过去。

“最终我们达成了协议……暂时放下了彼此的争端……一致面对我们恐怖的敌人……这是注定的旷世的战争……在1363年东方人间决战后,经过长达五年的准备……最终在昆仑山,爆发了最后的战争。这场战争有着许多名字,联军把它叫做‘神的黄昏·最后的战争’‘诸神黄昏’、‘日落之战’、“昆仑山封天之战”等等,我们那日……”

这里是一大片的空白,羊皮卷轴被撕裂了一部分。

究竟发生了什么?

托拉斯德连忙朝着下面望去。

“‘诸神黄昏·最后的战争’后……所有的神灵都消失在了人间……连主也消失了……我第一次动摇的自己的信仰……他消失了……就这么消失了……元璋·朱他断绝了世间的一切……并决定反攻……他是一个雄才大略的君王……但也是个疯子……”

这下面又是一圈的烧焦的痕迹。

“……世间最多两百年就会陷入没有一切超脱的世界……而我也永远失去了去往天堂的机会……我不知道未来会变成怎样……神灵们是否还会回来,而这个笔记几百年后还是几千年后或许有人会看到它……但是我必须提醒你……孩子,我不是在讲什么神话亦或者是童话……而是,这才是最真实的历史。——乌尔班五世”

战争导致一切都消失了,在万山之源头昆仑山?

托拉斯德低头思索着,这里头信息太多了。

首先,究竟敌人是谁?

然后,为什么从来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

这上面缺的太多了,但是还是可以肯定。

自‘上帝之鞭’东征之后,整个世界似乎被拉入了真正的恐怖的战争。

而之前天使莉莉丝,明显有点不想聊到这个话题。

但是托拉斯德有一种预感,这场战争一定很重要!

而之前的教皇也说过这场战争让他的信仰动摇了,那么这场战争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神灵无法降临了?

托拉斯德看着卷轴上的那个奇怪的名字:元璋·朱。

就从这个不知名的君王查起吧。

就在托拉斯德还在思考的时候,审判长约瑟尔斯密斯抱着十几张羊皮纸走了过来。

“怎么了?”

“只有这些,其他的没有找到,看样子是之前缺失了。”

审判长约瑟尔斯密斯摇了摇头道。

“一定是19世纪时,斯图泰塔那个亵渎了主的家伙干的!”

教皇托拉斯德的语气之中带着气愤。

“主会让他的灵魂在地狱之中忏悔的!”

审判长约瑟尔斯密斯冷冷道。

然后他递出来一卷羊皮卷轴。

“教皇大人,我觉得你应该看看这个!”

“这是?”

“这是德古拉伯爵的记录,他就在教堂下面!”

“什么?”

托拉斯德连忙上前,他接过卷轴细细看着。

上面记述着德古拉伯爵的一些生平,还写着一些当时的背景。

在真正受着主赐福的牧羊人们越来越少,巫师也越来越少的超凡逐渐消失的时代中,白巫师和教会逐渐缓和了关系。

大家都开始意识到如果他们找不出恢复一切的方法和另一条超凡的出路的话,早晚他们都会随着时代消失。

而德古拉比大家更早的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他没有做出反应。

但是他妻子死后并坠入地狱后,作为教廷曾经的第一骑士,他背叛了教廷。

借助黑暗至极的特殊手段,他最终成为了唯一留在人间的吸血鬼。

最终,教廷的第一骑士被教廷亲手封印在了教廷的下方。

这不得不说是一场讽刺。

而历史上死在与纳绮人战争中的,并不是德古拉,而是一个替死鬼。

“所以说在教堂下面有个六百年前的吸血鬼?六百年的时间,他应该死了吧!”

教皇托拉斯德看着手上的羊皮卷轴冷问道。

“这要您看看,我们是要看看他死了没有,还是先不管他。”

审判长约瑟尔斯密斯看着教皇问道。

“先回教堂吧!现在太多人盯着我们了,看看各各他山那边,约柜是否能取回来,如果能取回来那么就多了一层把握。”

“其他教派那边怕是不会同意的,不然约柜不会在那里放了那么久。”

“是啊,教廷是时候统一一下了!”

教皇托拉斯德抬头说完这句话,便向着来处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