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死我了,死老头也太挑剔了。”

“没办法,有钱人开派对都是这样,讲究面子要求高。。”

车子停在家门口,鹧鸪菜、大生地、花旗参等人拿着工具下车,一边走一边抱怨道。

今天,五福星和妹头六个人到陈超家清洁卫生,没想到陈超的管家这么挑剔,一点瑕疵也不行,弄得六个人累得要命,一进屋,除了爱美的妹头去卫生间整理衣物。

其他五个人躺在沙发上,脚放到茶几上动都不想动。

“哎,以前都是别人擦干净厕所让我坐上去,现在沦落到清洁给别人服务,真是越活越回去。”花旗参很是感慨的说道。

不得不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五福星除了卷毛,其他四位都是小偷小摸出身,虽然发誓走正道,但累成这样,还是怀念以前不用劳动就吃喝不愁的生活。

“要不,我们也去参加派对?”大生地提议道。

“怎么去,那可是都是有钱人去的地方?”卷毛问道。

“不就是请帖吗,那还不好办?”犀牛皮笑道。

“造假?真的都没见过,怎么造假?而且造假也不太好。”卷毛道。

“你不想去,哪里可是有很多有钱人,说不定能给你介绍好几单生意。”犀牛皮道。

“还真是。”卷毛点点头,承认犀牛皮说的有道理。

“走了,先去借衣服,派对吗,要打扮的衣冠禽兽才行。”

几人喊着妹头,一起去派对见识。

不得不说,五福星真的很有才,做了五只烟雾雪茄,点燃之后,散发出的烟雾比烟雾弹还要厉害,熏得负责迎宾的管家孙管家,眼睛都挣不开。

在烟雾的掩护下,六人顺利进入别墅。

只是让六人没想到的是,自己无意中和陈超牵扯上关系,拿了对方的货,导致对方正在四处寻找他们。

六人混进派对可以说自投罗网,经过一番搞笑至极的打斗,好不容易从派对逃脱,结果又被陈超的合作伙伴,何老板抓获,可以说刚逃离虎口又入狼穴。

“几位,你们胆子可真大,连陈超的东西都敢拿,果然是后生可畏。”在何老板家里,看着被押在沙发上的六人,何老板笑道。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卷毛道。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骗我。”何老板站起来,笑道,“只要把箱子交出来,我给你们二十万作为酬劳,如果不交的话。”

“我们真不知道什么箱子。”卷毛的脑袋有点发晕,不明白这些大老板找自己做什么,陈超是这样,眼前的何老板也是这样。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我好言相劝不管用,那只有让我兄弟来问你们了。”何老板靠在沙发上,示意手下给六人一点教训。

“等一下!”

原版说话的是兰克司,作为总督察的他见识不是鹧鸪菜等人能比的,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意思,还是成功将其忽悠,躲过一劫。

现在没有兰克司,五福星只能想办法自救。

“怎么肯说了。”何老板挥挥手,让手下暂且退下。

“何老板你把话说到这份上,我们再贪心就有些过了,不过东西不在我们手上,需要我们大哥同意才行。”卷毛绞尽脑汁编瞎话。

“你们大哥?”

“是的,大哥,我们几个都是跑腿的,何老板你不认为我们几个就敢得罪陈老板。”卷毛说道。

“说的也对。”何老板点点头,示意手下拿来电话。

“给你们大哥打电话,让他把东西送来。”

“小妹,把雷总的电话给我。”拿起大哥大的卷毛,朝妹头眨眨眼,示意其把雷卫东电话给他。

“雷……雷总,好……好的。”妹头也不是笨蛋,看到哥哥给自己眨眼,知道其要的是雷卫东的电话。

“电话是,XXXXXX。”

“老公,电话。”

雷卫东正在和靳轻做繁衍后代的运动,突然电话响了。

雷卫东不想停,准备等运动结束后再接。

只是电话铃一个劲响,连续好几次,让靳轻有些受不了,催促雷卫东去接电话。

“谁呀,不知道扰人清梦要被打靶的。”拿起大哥大,雷卫东骂骂咧咧道。

“老……老大,我是卷毛,我……我有事找你。”讲话的时候,卷毛结结巴巴,很是担心雷卫东那边不上道,自己可就惨了。

“卷毛,妹头的哥哥。”

“对,老……老大,是我。”听到雷卫东认出自己,卷毛稍微松了口气。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这个点打电话给我,要不是看你有一个漂亮的妹妹,我咋就叫人砍死你了。”

卷毛喊自己老大,肯定有事情发生,难道是雕版的事情,想明白的雷卫东,飙起了演技。

“老大,你让我们从陈老板那拿的东西,现在有人找上门要了,还把我们扣了。”

“谁呀,这么大胆,敢找我湾仔雷公要东西,还扣我兄弟,把电话给他,我跟他谈。”雷卫东道。

“何老板,我们老板要你听电话。”卷毛哆哆嗦嗦把电话交给何老板。

“小子,你是谁,敢扣我兄弟,识相的马上把他们放了,要不然我找人砍死你。”何老板刚拿起电话,雷卫东那霸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真够狂的,除了陈超,你是第二个给我何文这样说话的人。”何老板冷哼道。

“何文,和陈超做生意那个何文。”雷卫东问道。

“小子,你知道我。”

“当然,要不然怎么敢黑你们的货。”知道自己猜对的雷卫东,继续飙演技。

“想要货可以,把我兄弟放了,然后准备一笔钱把东西买回去。”

“你要多少?”何文问道。

“这就看你的诚意了。”雷卫东的笑声即使隔着电话也能听到,“我也不贪,你可以半价赎回。”

“半价,可以。”何文同意道,“不过,我要天亮之前看到货。”

“天亮之前,可以,把我的兄弟放回来,具看到他们我再给你电话。”

“把你的兄弟放回去,当我是三岁小孩,我要扣下那个女的当人质,如果天亮之前没有消息,你就给他收尸吧。”

“好,不过如果妹头受到伤害,东西我会直接交给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