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婉婉见塔吉娜不在家,也没心情再和桑涂斗嘴,想了想决定去奶奶家!

“喂!你就这么走了啊!”

桑涂看见苏婉婉要走,挡在了她的身前!

“不然呢?难不成你还想让我陪你聊聊天?”

苏婉婉觉得桑涂拦住她大概是一个人闲得无聊,想要找个人说说话!

“其实吧,是这样的,我原本想着,新房都装修好了,所以租的房子就准备退掉了,可你也看到了,现在这个情况,我还得续租,这马上月底了,得交房租了,但我所有的积蓄都用来装修房子了,还要还欠顾总的钱,手里真是紧巴巴的,这日子真是太苦了……”

苏婉婉最听不得有人跟他絮絮叨叨的,直接打断了桑涂,“你直接说你想要借钱不就好了!”

桑涂见这事儿有门,急忙说道,“对对对!姑奶奶您行行好,俗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看在我们彼此相识多月的份上,您不借我这个钱您心里能好受么!”

“好受!并且丝毫没有罪恶感,甚至还有一点小欣喜!”

苏婉婉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急匆匆地离开了院子,生怕桑涂追上来。开什么玩笑,她欠顾晟的钱还没还清呢,工作又没了,她的日子才苦好不好!

苏婉婉想到塔吉娜每天都要听桑涂磨磨唧唧絮絮叨叨,顿时觉得塔吉娜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毕竟要不是塔吉娜把桑涂这个祸害给收了,桑涂还不知道得去祸害哪个姑娘呢,原来塔吉娜才是以拯救苍生为己任的侠女啊!

没有了别墅里达叔给备车,苏婉婉最近花费了不少银子在出行上,看着出租车司机要走了一整张红票子,苏婉婉的心都抽痛了,决定回家就买辆自行车做代步工具,好开源节流,努力攒钱还债!

到了奶奶家,舒瑶看见苏婉婉十分高兴!

上一次,因为去参加朋友们的聚会,没能看见苏婉婉觉得很遗憾,这次看见了,终于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婉婉,我听说你从韩氏集团辞职了,现在是闲在家里了吧?”

舒瑶问道,前几天顾晟不让苏婉婉出门,而苏婉婉却偷偷跑出门的事,她听王妈跟她讲了,只是后续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就不清楚了。今天看苏婉婉来,便找了个话题,想要慢慢谈到那件事上,了解一下后来发生的事情!

不得不说舒瑶是个很潮的奶奶了,竟然这么爱八卦!

苏婉婉本来就是因为辞职的事情想来和奶奶谈一谈,此时听到奶奶主动提起,顿时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了许久!

先是给奶奶讲了她为什么会到韩氏集团工作,又给奶奶叙述了由于韩氏集团总裁对她有好感,导致她与顾晟吵架的始末,还把塔吉娜跟她说过的话讲给了奶奶听,最后把自己辞职以来的思想斗争也告诉了奶奶!

倾诉完这一切,苏婉婉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可奶奶还是被苏婉婉逃掉以后发生的事折磨得抓心挠肝的,看见苏婉婉并没有提起那件事的意思,便顾不上隐藏自己的好奇,直接问了起来!

“据说你那天是从我这里跑掉了,阿晟有没有与你生气呀,后来发生了什么,听达叔说好像你有好几天没回顾家别墅了!”

苏婉婉以为奶奶是关心她,便告诉奶奶,她和顾晟很好,自己一直住在新买的房子里,这几日顾晟也搬来陪她住了!

舒瑶听见这个故事的结尾竟然这么普通,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又向苏婉婉打听起了最近有没有什么稀奇的事情讲给她听,让她找点乐子!

苏婉婉看见奶奶的眼里闪着八卦之光,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奶奶这么大岁数了,风采依旧不减当年呀!

苏婉婉想了想,最近发生的有趣的事情,大概也就是塔吉娜和桑涂的故事了,便一五一十地讲给了奶奶听!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了。苏婉婉决定早点回家,给顾晟做晚饭。毕竟在新房子住,没有管家,也没有佣人,更没有厨师,什么事情都得亲力亲为!

舒瑶不舍地把苏婉婉送出门,临走前拉着她的手,跟她说道,“婉婉,奶奶知道你今天来一定是有什么心事,但是你没说出来,我这个老太婆也就不问了。

你辞掉韩氏集团总裁助理的工作是件好事,你那个朋友跟你说的话很对。

接下来的日子里,你若是觉得无聊,找点什么事情做都可以,就是不要再弄出什么乱子了,不然不仅对顾氏集团和顾家都不好,还会对你自己的名誉有损害!

而且我也知道,阿晟十分想让你去顾氏集团工作,我能猜到你的顾虑,但你毕竟是阿晟的妻子,是顾家的儿媳妇,是顾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你一辈子都脱离不了顾氏的头衔,也就一辈子都不可能远离顾氏。

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你说是不是?你现在还年轻,很多事情都需要去历练,若是你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以后还想干成什么大事呢?奶奶也知道你是有野心的,奶奶也相信你有能力把这件事情处理得很完美!”

苏婉婉听了奶奶的话,心里十分感动!她来找奶奶确实是因为有心事,而这件心事就是顾晟一直想让她去顾氏集团工作,可她还是有顾虑的,她不想听到旁人的议论,不想让顾晟为难,更不想让顾氏集团再次处于流言之中!

可正如奶奶所说,她毕竟是顾晟的妻子,而顾晟是顾氏集团的总裁,她总不能一辈子躲在顾晟的羽翼之下,有很多事情还得她自己去面对,没人能帮得了她!”

奶奶的开导,让苏婉婉多日里忧虑不安的心平静了下来,她知道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了!

回家的路上,苏婉婉到超市买了很多蔬菜水果和做饭需要用到的调味品等。既然决定要与顾晟并肩作战,那首先就得从一个好妻子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