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决定后,吴洁便带着自己的几个弟弟妹妹,趁着天还没完全黑下来,往吴家大伯家走去。

到了吴家大伯家后,吴洁便一脸既愤恨又委屈的向吴家大伯说明了这件事情,其中还添油加醋了不少。

正如她所预料的那般,吴家大伯在听完她的叙述后,气愤得瞬间从凳子上站起:“你说的是真的?她张芬真这么做了?”

张芬,也就是他们的二舅妈。

吴洁一把扯过一旁的吴敏,将她手上一的并不大,但是一看就很新的疤痕给他看:“这还能有假?大伯你说,她这样闹,我生意还做不做了,大家的债还还不还了?”

哪怕没看到伤口,吴家大伯也已经相信了大半,在看到伤口后,便完全相信了:“侄女你放心,这个公道,大伯一定帮你讨回来,她张芬也太不是个东西了,竟然乘着你不在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真是愧对你们叫她的那一声声二舅妈!”

听到她的话,吴洁心中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吴家大伯或许不记得了,可她却记得清清楚楚,她穿过来时,吴家几个孩子刚刚失去父母,还未从悲痛中走出来,他和那群债主,是如何不顾几个半大的孩子的死活,当场便拍卖起吴家的房子来的。

现在说这些假惺惺的话,未免有些好笑。

吴洁心知,吴家大伯替她讨要公道是假,指责对方坏了协议和规矩,动了大家的蛋糕才是真。

不过吴洁并不在乎他是为了什么原因才答应帮忙出头,总归,结果是她想要的那个,便是好的。

因而,哪怕心中略有些不耐烦,但她还是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的点头附和他的话。

“你等着,我去叫人,等会儿一起去他们家,我倒要看看,这张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蛇蝎毒妇!”说完后,吴家大伯也不管吴洁答不答应,直接便出了门。

吴洁很清楚,他是去叫附近的其余几个债主去了,毕竟,张芬家也不是软柿子,人多势众才能出这个头。

很快,吴家大伯便回来了,而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吴家粗略的扫了几眼,果不其然,都是吴家的债主。

于是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赶往二舅妈张芬的家中。

赶到时,张芬一家正在吃晚饭。

吴家二舅是食品厂杀猪的,而二舅妈张芬则是市场上卖猪肉的,两人工资都不低,所以家中很有油水。

一进门,一伙人便闻到了辣椒炒油渣子的味道。

但大人们的注意力都不在这上面,以吴家大伯为主力,几位债主为助力,很快便和张芬一家吵了起来。

而导致这一切发生的某个罪魁祸首,却是对几个完全无法将眼睛从饭桌上移开,嘴里口水都流出来的弟弟妹妹道:“走,吃饭。”

语毕,自己率先就毫不客气的坐上了饭桌,然后开吃。

有了她开口,几个小的很快便也没了胆怯,跟着吃了起来。

于是当吴家大伯和张芬一家终于扯出了个胜负时,吴洁和几个弟弟妹妹,已经吃得心满意足了。

甚至某个小家伙,还非常有样学样的,把自己家的米袋子带来了,然后挖走了张芬家米缸中的米。

这一晚,对张芬或吴家大伯来说,都称不上是一个舒心的晚上,但对吴洁一家人来说,却是狠狠出了口恶气,

不禁吃饱喝足了,连带之前被张芬抢走的米也抢回来了,实在大快人心。

吴洁知道,张芬不是个甘心吃亏的人,因此,她会来闹,吴洁一点都不意外,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竟有人会来得比她还早。

早上起了个大早的吴洁,刚一打开自家的门,便发现外面跪了一个人,顿时就被吓了一跳,直到发现这人是大林子后,这才松了口气,但仍旧心情不是很好。

任谁一大早,就在自己家门口被人吓到,恐怕都不会有好心情,于是吴洁故意挖苦他道:“这一大早的,你在我们家门口干嘛?昨天切磋输了,所以今天特地赶早来找回场子?”

不曾想,听到她的挖苦后,大林子一点也没生气,反而当场给她磕了一个头,吴洁赶忙躲开:“我是来拜师的,求您了,收我为徒吧!”

好家伙,她直接好家伙!

这是打不过她,就直接赖上她?

吴洁刚要拒绝她,然而张芬也刚好在这时候赶到,拿着她家空了的米缸,一脸的气愤难平,一看就知道,可能一晚上没睡,于是天一亮就马上过来的:“吴洁,你看看你妹妹干的好事,昨天在我们家,把我们家的晚饭吃了也就算了,还把我们家米杠子都给挖空了。”

“谁叫你上次到我们家,把我们家的米缸给挖空了!”不知何时,吴朵朵那古灵精怪的鬼丫头也跑了出来,在听到张芬的话,立刻便开始反驳她。

吴洁听到后,又将她赶了回去,不让她出来。

而被小丫头给顶撞了的张芬,顿时更加气愤了,她开始将炮口冲向了吴洁:“吴家老三,你这样教坏你妹妹,简直就是丧尽天良,你父母如果泉下有知,肯定都会被你又气死过去,你……”

对于张芬的喋喋不休,破口大骂,吴洁毫不在意,只觉得她吵闹。

刚想开口赶她走,有人却先她一步:“我不准你这样说我师傅!”

而挺身而出的,正是原本跪在地上的大林子,他不知何时,跑到了张芬面前,此刻正一脸不高兴的看着他。

吴洁原以为,就张芬这样的泼妇,除非是自己骂累了,否则的话不会停止,说不定还会连同大林子一起骂。

却没想到,张芬在看到大林子后,瞬间变脸,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了,活像身后有鬼追她一般。

看到事情突然急转弯一般的发展,连吴洁都愣了几秒。

不过很快她心中便有了猜测。

大概是大林子之前一直和那些小混混厮混在一起,整日游手好闲,为非作歹的,搞不好张芬是什么时候见过他的,所以认出他后,这才赶紧跑了。

欺软怕硬,确实挺符合张芬那个性格的。

没有了张芬,吴洁的目光很快便回到了大林子身上:“你想拜我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