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叔闻言,心里一惊,急忙向侧旁翻滚。

噗!

地刺迅速从草地中凸起,险些刺穿了九叔的脚,好在李弋提醒的声音很大,他才反应过来,险而又险地躲过了攻击。

“该死!”

九叔暗骂一声,凌空跳起,木剑扫过,逼出一点真火,顿时将脚下的木刺焚烧殆尽。

“嘁!”

戚庆的脸上闪过一抹遗憾,但很快就被更狠戾的情绪所取代。

他是故意的,用秋生和文才的命来逼迫九叔做出选择,赶来救援,然后利用地下潜藏的陷阱来杀死九叔。

这一切都是因为树妖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你到现在都还在浪费时间,说明你根本就不在乎他们两个的命!”

树妖忍不住了,杀戮的**正在高涨,他毫不犹豫地狠狠握紧了手掌。

咔、咔咔!

更多藤蔓像是疯了似的,朝着被吊到半空中的秋生和文才涌去。

“该死!妖孽,你不是要我过来吗?我现在就来!”

这一刻,九叔急了,他再也顾不得脚下的大地满布利刺,右脚重重一踏,整个人顿时飞身而起。

手掌甩动,木剑坠落,有三分之一没入土地,肉眼可见地将大地染成通红,甚至有一缕火苗从土中窜出。

又是一缕三昧真火,潜入大地,焚尽地刺。

九叔在做完这一切后,右脚踏在剑尾,踩得木剑一半入土,而后借助这一点来发力,再踏一步。

只见他整个人飞到空中,如经典武侠电影中的高手那样,右脚脚跟后撩,巧妙地勾住剑柄,将其从土中拔起,带到空中。

一步一踏,履剑凌空!

九叔的速度极快,不过两步便跨过了宽阔的后院,朝着树妖飞去。

树妖像是吃了一惊,先是一愣,而后冷笑出声,随手又操控着藤蔓收紧:“没想到你的速度这么快,那你是要救左边,还是右边?”

左边绑着秋生,右边捆着文才,树妖说这句话只是为了影响九叔做出判断,拖延时间。

‘只要再一会儿,我就能把这两个人统统捏死!’

树妖心底杀机弥漫,从一开始,文才和秋生就只是他用来胁迫九叔踏入陷阱的筹码,它从未想过要放两人生还。

通过寄生戚庆,它了解到不少关于九叔的情报,知道握在手里的两个年轻人是他最疼爱的徒弟。

树妖的计划是不惜一切代价引诱面前的威胁慢慢崩溃,逼九叔露出破绽,趁机杀了他!

但这时,让他没想到的事发生了。

九叔毫不犹豫地冲向了左边,连一丝停顿的意思都没有。

情报错误!

对方明明非常果断!

九叔手持剑柄,眼中藏着几乎满溢而出的愤怒,他紧盯着面前的树妖,双目圆瞪,眉头竖起,口诵真言,驱使真火。

“赫赫元阳,普照十方。乾健周行,大日金刚!”

音浪澎湃,四向扩散,随着九叔话音落下,他手中那柄看似平平无奇的桃木剑顿时爆发出了璀璨的红光。

不过片刻,剑中的三昧真火被九叔逼出,附着在桃木剑表面,将其装点成了一柄耀目的火剑。

三昧真火扩散出的高温几乎扭曲了空气,几乎让树妖喘不过气来。

面对这种足以灼烧灵魂的火焰,树妖心底的恐惧几乎无法控制地扩散开来,它下意识地加快了藤蔓收缩的动作,用尖锐的声音怒吼:“滚开,快滚开!”

“你真的想清楚了吗?你不想救另外一个徒弟了?”

它还在拖延时间,想用九叔最疼爱的徒弟来逼迫他退后,但此刻的九叔有了决断,便不再犹豫,一往无前。

噗!

火剑横扫,绚丽的三色火焰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扇面,几乎将半空中的藤蔓整个截断!

三昧真火点燃了半空中纷纷扬扬的枝叶,将其化作蕴含死意的灰尘,烧灼的痛感几乎直入灵魂,顿时令树妖发出了凄厉的尖叫。

恐惧、痛苦和死亡的威胁爬上了树妖的心头,转瞬间化为疯狂!

“我要让你的徒弟来陪葬!”

它凄厉的声音诉说着自己的愤怒,妖物暴虐的本性在这一刻暴露无遗,这一刻它首先想的不是逃跑,而是杀人!

但这一刻,他对上了九叔平静的眸子,听到了他咬牙切齿的声音:“你谁也杀不了。”

树妖有些迷茫,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有如此自信。

他明明已经来不及救下右边的人了。

又听九叔轻笑一声:“妖毕竟是妖,真是奇蠢无比,你难道到现在都没发现,我的另一个徒弟已经出手了吗?”

树妖的眼中泛着震惊,它猛然转过头看向了另一边。

右侧,突然响起了极不和谐的声音,有人去到了那里!

直到这时,树妖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李弋已经来到右边的藤蔓下方,此时正一步踏落,纵身而起,飞跃到空中。

九叔笑了:“这小子还真是聪明,让我故意激发真火,发出声响,一切都只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他就藏在我脚下的黑影中,跟着我同步往前冲。”

“他刚才跟我说,你的本体只是一只活在黑暗里的怪物,习惯了用听的办法来判断猎物的位置,即使寄生在人的身上,也一定不习惯利用眼睛。”

“果然,他说对了!也怪你蠢,想要引诱我们进入陷阱,反而给了我们商量战术的时间。”

九叔原本话不多,但这一刻,他还是忍不住夸起了自己这个刚入门的弟子。

一席话听完,树妖的表情便因为极度的愤怒而变得扭曲,它紧盯着面前的人,怀揣着一丝怎么也无法洗涤的怨恨,声音凄厉:“那又如何,没有这种火,他甚至没办法伤到我。”

“你的徒弟还是会死,没有人能救得了他!”

九叔看着它,那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只一厢情愿的可怜虫。

“谁说,他的手中没有杀你的火?”

一句话出口,他用力甩出了手中的木剑。

半空中,火焰怒张,火线径直射向了另一边的藤蔓。

此刻李弋已经伸出了手,停在那道亮红色抛物线的末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