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那里太远了,还比较难以宣传,杨果没有想到,倒是先收到了她那边的订单。

好多家夫人小姐都想要订购高级款美容膏,足足几十单。

几十单只是第一批,杨果相信,后续一定还有更多几十单。

女人的市场是无限大的,一个女人觉得好用,有了一罐还不够,肯定还想有两罐备着,好第一罐用完,直接就能接着用上。

不负称为美容膏最高级款,村民们在上面花的心思是最多的,用的药材是最好的,清洗工序是最繁琐的,制作的人也都是白白净净的小姑娘。

更别提包装了,包装一上,一罐价格高达二十两银子。

一共六十单,一百八十罐,那就是三千六百两银子。

村长算出这个数字,还没告诉祠堂前带的众人呢,就先自己呆住了,双目无神,让周围的村民都好一阵提心吊胆。

“村长?”有村民喊。

一被喊,村长就回过神来了,加之而来的便是狂喜,“三千六百两,一共三千六百两!哈哈哈哈,我们的少……果果,果果呢?”

村长想到杨果这个大功臣,人都上头了,差点就喊了‘少族长’三字,好在最后反应过来了。

村民们也没有在意村长嘴瓢,一点都没察觉话里有猫腻。

“对对对,果果呢,咱大家都要好好感谢果果才是。”

“哎哟,大河夫妻两生了个好孩子咯。”

“要是我家姑娘也这么厉害就好了。”

“去去去,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好,果果只是特例。”

说自己姑娘也这么厉害就好了的妇人,反驳道:“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这是歧视女孩,你这么厉害,倒是到果果面前说啊。”

妇人说完,看那人不敢反驳了,脖子得意得伸老长。

杨果拉着父亲的手站在人群外围,经村长那话,直接成了众矢之的。

杨果:……

村长叫杨果,就是想让她能在村民面前攒些威严。

以后等他退下来了,就是她顶上当杨家村村长。

至于,以后会不会暴露身份给村民知道,那就看以后的情况了。

都说不定。

杨果被叫到前面,在村长的示意下讲了一段话,大体意思无外乎是:以后一定带领大家过更好的生活。

村民听这话愣了一秒,接着便一阵欢呼,对杨果的崇敬一度直逼村长和族老。

村长想拉杨果刷更多权威,其实大可不必。

一来她是仙人的徒弟(表面上是这么说的),地位上就高,二来她还对村民们不薄,有机会富裕不忘拉拔大家。

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已经把她当做了一定意义上的领袖。

王家会在明日过来杨家村收货,到时候,就能有三千六百两进账了,村民回家后很一致的睡不着了。

一对对夫妻躺在床上,嘴里念叨着能分到多少银子。

“咱村三百多人,按人口分,一人最起码也有九两银子,咱家带爹娘孩子,有七口人,他娘你帮我想想,咱家一共是多少银子?”

男人没有上过学,能算出一人最起码能得九两银子,已经算是超常发挥了,再算自家一共能分多少,直接算不出来了。

男人都算不出来,女人更算不出来了,在外银子什么的,都是男人在管。

女人:“他爹,要不,我把手指头和脚指头都给你算。”

农村女人要下地干活,还要做家务,男人想起自家娘们那脚气味,果断拒绝了,“不用不用,明儿村长和族老一定会算清楚,不会少咱家一分的……睡觉吧。”

女人嘟嘴,哼了一声,转过身去生闷气了,不过,没有生气多久,又咧嘴笑了。

想到能有那么多银子,谁也生气不起来啊!

这样的一幕,在每家每户上演。

第二天,王家那边准时来人收货了,点好了货物,就打开箱子,让村长点银子。

王家很贴心,把银票都兑换成了碎银,才拿来杨家村。

这好意,村长收下了,心中也不由感叹果然是王家,不负世家之名,连下面人都做得那么得体。

要是杨家将还是以前的杨家将,他们的人一定比王家的更好。

落寞归落寞,羡慕归羡慕,村长也自豪现在杨家有了杨果,打起精神,转头在人群里搜寻,“果果呢。”

杨果拉着爹的手,依旧想和昨晚一样看戏,不想人也像昨晚一样,被村长抓壮丁了。

昨晚是为了刷威望,今天是为了显摆,给王家人显摆。

村长:“会数数不,白胡子老爷爷有没有教你数数?”

五岁了,按别的孩子,要是上学堂的话,已经能数数了。

村长想着仙人教学总比夫子好,可也不敢托大,打击了孩子的自信,才问杨果会不会数数。

杨果不仅会数数,还会算数呢。

微积分都……好吧,微积分早就忘了怎么算了。

杨果绷着小脸点点头。

村长想给杨家长威风,杨果当然也想。

论祖宗,杨家将比王家厉害多了,杨果也变得幼稚起来,挺起小胸膛,问:“村长爷爷是想果果帮忙点银子吗?”

村长看着她的萌样,愣是忍住了笑意,“嗯。”

杨果点头,背着小手走到箱子面前。

众人都以为她要伸手一颗一颗数了,王家来的人也是这样想的,结果,她回头,“可以帮果果找来一杆秤吗,越大越好。”

村长生怕她炫耀不成,反而闹出笑话,虽然小孩闹笑话也萌哒哒,可终归……

杨果就那么看向老人,眼中带着坚定。

看到她眼中的坚定,村长也不知怎么的就莫名自信,相信秤一定有什么用处。

村长,“去,去……”

“秤来啦,秤来啦!!!”

早在杨果要秤的时候,就有村民跑回去拿了,这会儿不用村长说,就有一汉子把秤拿来了,还很胆大地打断了村长的话。

村长:……

说实话,杨果不会用秤……

看着秤,杨果脸有一点红,尽量绷着脸,指挥到,“你,去秤银子,三十斤一秤。”

她期待看向汉子,“会秤吧?”

农村汉子哪里不会用秤的,汉子顿时觉得被小瞧了,把胸膛捶得嗙嗙响,“包在叔身上!”

自古以来,大家伙都是数银子,还真没有秤银子的例子。

王家那边有人想要阻拦,“这,哪有这样的,可别任由小孩耽误咱们时间才好。”

主事的人立刻拦住族中小辈,摇摇头,“不。”

“???”

“你可知道,官府向民间投放银子,是如何区分银子两数的?”

小辈挠挠头:“银子不本来就是一两,五两,十两的吗?还用秤?”

主事啪一声排在男子头上,“白银是从白银矿里挖出来的,接着冶炼的,就算不用冶炼,一挖出来就是分好一两二两十两的?你当挖矿的都是秤呢?挖得那么准?”

男子被打得嗷一声叫喊,“那,那……”

王家主事的看向杨果,意味到不一样了,“这样聪慧的孩子,要是能收入王家,以后为王家效力。”

杨果对王家主事和手下的事一无所知,认真给汉子数一共秤了多少个三十斤。

三千六百两是三百六十斤,一秤是三十斤,一共要秤十二秤,现在已经秤到第五秤了。

杨果:“叔好厉害。”

汉子耳根通红,秤起银子更加麻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