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曾见过我手下前来领粮的士卒?”高顺到了管理后勤的地方,找到管理后勤的那个胖子执事。

“晌午便走了!”胖子答道。

晌午便走了?村子距离县城不过数里地,一个时辰便能往返,怎么可能到了现在还没有踪影。

“你确定看清了那人?姓张名力的一个青年。”高顺不死心问道。

“来了几次,我还能看错了吗!”胖子颇有些不耐烦:“去去去,别打扰我做事。”

难道真的跑了?高顺有些不明白,张力是率领一个小队来的,怎么可能十个人都有异心。

张财也跟着来了,此时脸色阴沉,说道:“将军,要不我率人回镇子问问?”

“不必了,可能是我们来时与他岔路了。”高顺终究有些心情不好,闷闷道:“回去。”

一行十来个人都默不作声,往外走去。

“将军,你看…”一人突然喊到。

顺着那人视线望去,只见得一人昏迷在地上,即便那人身上衣服破破烂烂,依旧能分辨出那人穿的服装和他们差不多。

张财连忙上去查看,果然是前来领粮的人其中之一。

“怎么回事?其他人呢?”好不容易唤醒他,高顺连忙问道。

“是…是那个将领……”刚说几句,便脖子一歪,又昏迷过去。

“张财,你先送他去医馆,其余人跟我来!”高顺脸上已经彻底阴沉下来。

他知道是谁了,侯成!

只能是侯成,他们来了之后就没与其他人产生过交集,也就来的第一天与侯成发生了矛盾。

终究还是自己大意了,没想到侯成的报复来的那么快,更没想到侯成会对他的手下动手。

“将军!”张财一把拉住了他,刚想说什么,却看见高顺的眼睛里满是怒火。

“放心吧。”高顺拍了拍张财的胳膊,示意他松手:“我自有分寸。”

“走!”

侯成的军营他知道在哪,就在城北,一个不算偏僻的地方。

因为他是直接叛变到曹操那边的,曹操虽然对他有些警惕但也没有全部收了他的兵权,还是给他留了三五百人,也没给他布置任务,放任他在下邳玩乐。

“侯成,出来!”有几个士卒在那里站岗,高顺也不好直接闯进去,直接在外面喝道。

侯成从营地中走出,看见高顺几人,挥手示意士卒放行:

“不知什么风把高将军吹到我这来了?”

“我手下的人呢!”高顺死死的盯着他。

“你手下的人?你手下的人怎么会跑到我这里来?”侯成装糊涂道:“高将军,你来我到底有什么事?”

他自然知道高顺为什么来,这件事就是他做的。

在高顺当做众人的面扇他一巴掌他还不敢还手时,在他被高顺羞辱时,他就发誓要报复回来。

恰好手下的士卒前几天说在后勤处看见几人有些像当时高顺后面的几人,他才找到机会。

今日便率领几十个人把那十个人痛打了一顿,带回了军营。

他知道手下的人不回去高顺会找到后勤,走时特意留下一个人在原地,就是给高顺机会,让高顺能够找来这里。

只是他没想到高顺胆子那么大,就带了十来个不配武器的人就敢闯他的军营。

侯成已经可以想到高顺跪在他面前痛哭流涕求自己放了他一马的情景了,脸上露出扭曲到癫狂的笑容。

“侯成!我的人呢!”见侯成不作回答,还在那里嘲笑他,他忍无可忍,直接上去拽住侯成的衣领,喝道。

“chuan”的一声,高顺脖子上已经架上了刀剑,就连带来的人身后也顶上了武器。

“别急啊。”侯成也不装了,缓缓从高顺手中挣脱,装模作样的理了理衣服:“你说的是他们吗?”

说着拍了拍手,便有几人被拖出。

正是张力几人!

高顺看的目眦欲裂,几人个个衣衫褴褛,一道道鞭痕和淤青遍布全身,面部也是血肉模糊。

“侯成!”他咆哮,恨不得撕碎面前的人,却被人死死押住。

高顺眼里满是血丝,他没想到,自己当时的举动会带来那么大的后果。

也许,自己应该亲自来领粮,也许,当日他就应该不顾一切的杀掉侯成。

高顺深喘了两口气,冷静了下来,看了看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又望向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张力等人,以及身后被控制住的十数人

他后悔了,不仅后悔没有处理好侯成这件事,更后悔没有安排妥当便来找侯成。

若是他找到曹操,有着曹操的手令又或者借到兵马,不要多,几十便可,他就有信心全身而退。

可因为自己的鲁莽,自己这些兄弟随着自己,佛爷陷入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地步。

“侯成,放了他们,我任你处置。”

他想明白了,侯成只是对自己心怀恨怨,对其他人是没有多少仇的,只要自己牺牲一些,这些弟兄还是能走掉的。

而侯成也是不敢杀自己的,正如自己当日没杀他一样,可以羞辱,辱骂,都在曹操底下,要是动起手来都讨不着好处。

“那好,你现在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我都放你们走。”侯成皮笑肉不笑的提出了要求。

跪下,磕头?这和狗有什么区别!别说高顺是男儿膝下有黄金的现代人思维了,就是在古代,也是奇耻大辱!

“不跪?那好。”侯成看到了高顺脸上的不甘,直接提起一桶水,泼到张力几人的身上。

刚泼上,昏迷的几人就惨叫起来,那水是盐水,泼到伤口上令几人痛不欲生。

“侯成。”高顺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我后悔?”侯成大笑几声,直接上前一脚踢在地上一人的腹部,痛的那人像大虾一样蜷缩,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你现在告诉我,你那什么让我后悔?”

“要不这样吧,你从我的裤裆里钻过去我都放了你们。”侯成也看到了高顺脸上的坚决,放宽了要求:

“多好,当日你扇我一巴掌,让我颜面扫地,我现在只是打你的几个手下,让你钻一下裆而已。

这样一对比,我比你强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