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什么玩笑,留一个情敌在这里才是最不放心的好吗?

尤其是现在腿脚不便,这家伙岂不是在暮云诗一回来就屁颠儿的跟上去?

谁能保证这日久不生情?一定要把这掐死在摇篮里。

暮云诗转过头,坐在床边好言好语的道:“今日出了一些状况,我担心你们三人的安危,而我又不能时常在家,你就当是为了让我放心可好?”

见男人还有些犹豫,暮云诗继续道:“虽然现在很太平,但是你的身份还不能暴露,所以切不可武,不到最后的关头你不能出手。”

“你要明白你的出售带着的是我们一家三口的性命,你的出售有可能带来的结果,不是现在的我能够阻挡的。”

“帝爵冥,我们需要一步一步的来,我答应你的事情会做到,只要你按照约定再过十来天成为我的夫君,所有的承诺自会逐渐呈现。”

“你现在就乖乖的养好身体,然后走你该走的路,其余的由我来!”

第九名看着暮云诗眼中的认真,最终还是不能让她担心,点了点头。

“好,云诗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

既然暮云诗给了他这一颗定心丸,那么就应该选择相信。

对于这个花无痕的排斥不会少,就算还会回复,也不会给他任何可趁之机。

如今的境况不得不说,留下花无痕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看着两个人已经商定了,花无痕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第一步已经达到了,起码没有被强行赶走。

帝爵冥这个小心眼儿的男人,这一次大方的让他有点诧异。

你要想之前想要靠近一步,那都是费尽心思,现在他竟然主动答应了。

暮云诗笑了笑:“嗯,那等一下赵木匠那边有一个不怎么大的床,他有现成的先搬过来住着,我去镇上买些东西回来。”

“我和你们两人住在一起。”花无痕悠悠的道。

“不行!”

“不行!”

暮云诗和帝爵冥异口同声的拒绝。

确实可以留下花无痕,但对于这个男人来说,暮云诗还是有些警惕。突然间的到来,突然间一些话语,但不代表完全的相信。

而且晚上睡在一起,岂不是连吃地全民豆腐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发生。

而拒绝冥想的是三个人睡在一个房间里,岂不是晚上想要偷偷抱一下小女人都会被花无痕打扰。

而花我很想的就是打扰他们两个人的好事,三人心思各异。

最终进行了激烈的争辩,只有两个房屋,根本没有办法居住。

现在想要修房子,大下雪的也不好下手,起码得等雪融化一点才能去山上砍木头。

那些木头还得晒干了才能用,只有两个房间,那边已经睡了爷爷和老爹。

好像只有这一个房间大一点,可以挤一下。

“算了,容我先去想一想!”暮云诗觉得怎么安排都不妥当。

走出来就看到了暮高轩,一瘸一拐的从房间里面出来。

“丫头,你怎么如此心烦?可是出了什么事?”

不,于是看了看自家老爹,还是将花无痕要留下的事情说了。

暮高轩往里面看了看,这个男人一生气度不似普通人,而女儿现在有主见,他也不好多问。

实在是一直呆在家里面,女儿的事情插手太多也不好,可是留个大男人在这儿已经有了一个堤决明,三个人住在一块难免让人嚼舌根。

之前穆云兮住在这里,别人都以为他们是三个大男人睡一间,白天才会把帝爵冥挪到暮云诗的房里休息。

可要是多一个人,这谎话该怎么圆?

想来想去穆高轩想起了吴云儿。

最终暮云诗妥协了,去五婶子家一趟,他们家都是女人,跟吴云儿一起睡一下,应该可以。

虽然很舍不得晚上失去一个大暖炉,为了名节还是得注意一些。

到五婶子家一说,对方就同意了,还很开心。

暮云诗实在忍不住,开口问道:“吴姐姐,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用那种灼热的眼神看我?”

实在是一个女人看另一个女人的眼神那么灼热,让她这颗小心脏多少,有些介意。

要是真有不好的心思,晚上动手动脚,光想想都觉得浑身发麻。

本来两个女人睡在一起也没啥事儿,可有不良心思那就不一样。

吴云儿愣了一下,随后害羞的低下头:“没…没什么!”

去倒热水出来的五婶子看到此,笑着道:“你这丫头不是明知故问吗?就连你奶奶都知道,小姑她不嫁人是为了什么,你反而这么问,她能说出来才有鬼。”

吴云儿诧异的抬头,阻止自家嫂子继续说下去。

但是五婶子觉得,现在暮云诗的是分出来三房家里面的主干。

这些年来日子越发的好过了,总不能一直把小姑子留在身边,总要替她争取一下幸福。

而暮高轩这个人也是靠得住的,所以说我腿残疾了,但足够努力。

有这样一个懂事的女儿,随时捡来的却也视如己出。

云儿要是真能嫁给暮高轩,日子定能好过,可他的女儿这么大了,要嫁过去也要经过她的允许。

不然依照暮高轩对他女儿的那种护犊子,估计会退缩。

本身身有残疾就不想拖累云儿,再加上女儿反对,恐怕这条路子也就断了。

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云儿心里面有的人是你爹,这些年了,从来都没忘过,之前她哥哥在,害怕被赵老婆子挫磨,又看着你爹腿脚不便,一直被拿捏,没敢把云儿嫁过去。”

“这些年来,家里苦云儿也就一直留下了,如今大家日子稍微好过一些,圣子今天也想问问你的意见。”

“你愿不愿意你爹娶一个媳妇?你若是不愿就当嫂子,啥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