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造船不一定非要用铁钉的!”

瞬间,所有人都傻了眼,他们惊愕的看着这位施公子,众所周知这位施公子是有大本事的人,可,可造船不用铁钉,这未免也太荒唐了吧!

“师父……”

话到嘴边,方大洋改口道。

“那师父肯定有您的主意吧!”

方大哥这是怎么了?

李福兴看了他一眼,其它的学徒、工匠无不是不解的瞧着他。

“福兴,你早先不是说,咱们料场里有一些铁力木吗?”

施奕文并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直接吩咐道。

“你去取几根铁力木过来,不一定要多粗的,嗯,差不多有手臂那么粗就行!”

“师父?”

李福兴不解时,方大洋扭头说道。

“师弟,还不按师父吩咐的办。”

在李福兴吩咐人去取铁力木时,方大洋恭敬的问道。

“师父,咱们用这些铁力木干什么?”

“做钉子啊!”

施奕文笑道。

“什么?做钉子?”

方大洋惊愕的张着嘴,李福兴也是瞪大眼睛,至于其它人,无不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对,就是做钉子,应该说是栓销,不但船板要用木钉,就连同船胁的分段,也是要用木栓销!”

施奕文特意解释道。

“这个栓销说白了就是一根充分风干的硬木棒,用铁力木做的最好!”

造船用木栓销!

其实刚了解时,施奕文也被吓了一跳,实际上在大航海时代无论是船肋骨分段,还是龙骨分段,往往都是靠木制的栓销连接,就是根充分风干的硬木棒,一般是干透的橡木,最好的铁力木,这种木头栓销可算是英国传统造船技术的返璞归真,直到19世纪初,整个风帆时代英国战舰整个水下船体都不用铁钉固定,而是用木钉,这种白橡木的木钉浸水膨胀就自然紧固住了。而且可以和木料一起形变、扭曲、错动——木头有“弹性”,全像法国那样用铁钉固定,铁没有弹性,就把木头勒坏了。

“用木头钉,哦对,用木栓销?能、能行吗?”

方大洋疑惑的看着师父,其它人大抵也都是如此致。

“怎么不能行?而且干透的硬木棒有它自己的优点不易霉腐也不易变形,但又有木料的柔韧性可以跟着船体木结构舰一起扭转错动。咱们只要把需要连接的两个分段各打一个孔,这根硬木棒插进去就把它们连起来。当然工艺上没有那么简单,为了隔绝潮气和水分,这木棒和两个分段的空里都要涂满松树油……”

其实,木钉造船是传统工艺,并不是英国独有,实际上,中国古代也是用木钉、竹钉,直到隋代为皇帝造龙舟的时候,才开始用铁钉取代木钉、竹钉,甚至直到宋代时,很多海船也是用木钉。木钉看似落后,实际上却有着许多铁钉无法相比的优点。

英国海军用“落后的木钉船”击败了一个个对手,而俄罗斯的哥萨克一路向东挺进,靠的也是“木钉船”。

况且,相比于铁钉,木钉便宜啊!当然,这个木钉不仅讲究材料,同样也讲究施用方法。如果不是看过这方面的纪录片,施奕文还真不敢吹这个牛。

“师父,这,这能行吗?”

面对方大洋他们的怀疑,施奕文盯着他,轻笑道。

“你说呢?”

虽然有些疑惑,可方大洋想了想,然后点头道。

“师父说行肯定行!”

“那不就得了!”

施奕文哈哈大笑道。

“好了,赶紧的,都别围着了,尽快把咱们的船造出来!”

随着一声令下,船厂这边顿时忙活了起来,这个年月,造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一根二十六米长的龙骨,用了两天才制好形。

在工匠们忙活起来的时候,一直在水寨这边准备着出海的张弘,瞧着热热闹闹的船厂,对身边的财副说道。

“瞧见没有,居然用桧木做龙骨!”

手里握着烟袋锅子,张弘咧了咧嘴,然后摇头道。

“桧木做龙骨,他可还真能想得起来!”

确实,中国古代造船不挑料,那怕就是松木也能造船,可桧木……就是柏树而子,造船可以,问题是造龙骨,它真不能用啊!

“九爷,小的估摸着,这船估计一出海,也就沉了!”

“可不是,桧木多软啊,一个浪头打过来,船自然也就沉了……”

这边喽罗们说笑的功夫,那边又有兴高采烈的说道。

“九爷,九爷,小的还听人说了一个新鲜事。”

说话的赵东,是他手下的管船,也就是船长。

“啥新鲜?”

握着烟袋,张弘笑道。

“赵东,来,说给俺们听听,让大家来乐乐。”

“九爷,您不知道,姓施的那小子,今个让人从料厂取了几十根铁力木,九爷您猜猜他要铁力木是干啥的?”

“干啥的?不就是做舵的嘛?”

正吸着烟袋的张弘突然顿了下,然后问道。

“莫不是他打算换成铁力木,那小子回过神来啦?”

“回神?”

赵东大笑道。

“九爷您也太高看那小子了,那小子找铁力木,说是用来做钉子的,他要用木头钉子造船!”

瞬间,所有人都傻了眼,张弘朝着船厂看去,然后自言自语道。

“我的天,那小子该不是发了疯吧!”

赵东说道:

“可不是发了疯,那木头钉子钉的船,还能出得了海?”

喽罗们哄笑一堂的时候,张弘忍不住犯起嘀咕。

“那小子,瞧着不像是那么疯的人啊!”

疯?

观察了这么长时间,张弘可真不觉得那小子疯,不说别人,郑一官搁他手底下可没占着一丁点便宜,别说便宜了,那脸被打啪啪的,一次又一次。

可现在他用木钉是什么意思?

“东林!”

张弘转头看着身边一个读书人打扮年青人,魏东林,是他手下的少有的几个读书人,谈不上满腹经纶,可在海贼窝里头,绝对算得上是个才子。

“你说那小子是什么意思?”

魏东林愣了愣,答道。

“九爷,造船这事……咱外行啊!”

他的回答让张弘顿时哑口无言,又道:

“我觉得,这事肯定有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