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散落在沙发上的衣物……其实挺靡靡的感觉。

情趣内衣裤,黑色长筒丝袜……就那么随便散落在那里,还是原味来着。

要是以前看见说不定会有些心猿意马,但此时此刻楚戈真的完全一点心思都没有,默默地收拾起来丢进了洗衣机。摁下洗衣机开关,听着机器转动的声音,楚戈出神地站了好一阵子,终于摇摇头,进了房间码字。

可明明事先已经想得很完整的副本内容,之前码字如飞,连蹲坑都可以码的,这回却憋了半天滞涩无比,怎么都难以入戏。

一写到“秋无际”的名字,那一颦一笑就迅速浮现在心底,就连挨她揍的部位都还隐隐作痛。

这是一个真实的人了,不是任由自己挥洒的虚构角色。

然后就会犹豫,现在写她到底还有多少影响?

比如说,即使斩断了秋无际与楚天歌的交集,但正常的宗主与门人之间的对话和点拨还是必须的,不然主角进宗门的意义都没了。那么现在写秋无际指点楚天歌,秋无际是否能判断那是她自己想教还是我写的?如果察觉是我写的,她还肯不肯教?

心思纷乱,实在难写。好在这段剧情确实简单,憋了半天硬是憋了两千字出来,楚戈也无心细修,匆匆发表,完成了一天两章的常规任务。

这可以说是这本书从开局到现在写得最没感觉的一章了,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个什么鸟。楚戈也不敢去看评论,犹豫片刻,还是打开了群聊。

平时没事就窥屏的书友群如今两天没打开过了,自己都感觉是不是不像个写书的人了。

打开一看,群友正在批评新章,批评的理由十分统一,如下:

“短小无力。”

“短小无力。”

“这才几页?我蹲坑连裤子都没脱完就看完了?”

楚戈:“……这两天修大纲,先将就一下哈。”

“咦楚大来了啊?秋无际什么时候推啊?”

“GKDGKD……”

“话说楚大,这两章越写越好了啊!”

楚戈:“?”

你们确定?我明明瞎叽霸应付了一章啊。上一章还有小半是蹲坑写的,带味道的一章。

有人道:“觉得这两章楚大写得更细腻了,秋无际一个细微的表情都不放过,哦对了,服装细节也加了笔墨,这以前楚大不擅长的吧?感觉好像对着人写的一样。”

“是啊楚大进步了。”

楚戈的手悬在键盘上,顿了好半晌又收了回去,举起鼠标发了张二次元色图。

群聊瞬间歪了楼:“这也叫色图?我发张气球都比这色。”

群里开始琳琅满目的狂发色图,关于楚戈是不是进步了的讨论直接被甩到了九霄云外。

恶意引发歪楼的楚戈靠在椅背上,有些出神地看着群聊讨论,总感觉有些抽离的悠远。仿佛身处热闹的花厅之中,明明人声鼎沸,却如隔世一般。

…………

书中世界。

秋无际从密室中睁开眼睛,周围还团团防护着此前为了“渡劫”而备下的阵法与宝物。宝光璀璨,灵气流转,一时和楚戈那平凡的租屋形成了极其鲜明强烈的对比。

隔世了啊……

秋无际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还是那身庄严的宗主法衣。刚刚穿的那套什么,犹如做了一场梦似的。

一梦如是。

她吁了口气,长身而起,离开了密室。

“宗主您出关了?”外面守着核心弟子,尊敬行礼:“适才周长老来报,说收到消息,西南万里的万蛇窟中可能有青龙蜕鳞,说是宗主一出关就立马禀告。”

秋无际笑了起来:“知道了。”

这里本来是“秋无际淡淡道”的,秋无际微不可见地撇了撇嘴。

弟子看着一时有些失神。

宗主很难得笑,这笑起来真的好看啊……

秋无际抬头看看天上的月,踏月而去:“让他们来议事厅集合。”

弟子领命去了,临走时纳闷地看了看天上秋无际离去的样子。

宗主飞行摁着衣袂干什么?

“青龙蜕鳞之事,本座知道了。”议事厅里,秋无际对长老们道:“此物本座志在必得,是必须亲自去一趟的。此外万蛇窟多有玄妙,外层颇为适合弟子们试炼,既然去了,理应带些门下前往,或有缘法。”

便有长老道:“那我等去筛选一些弟子……”

“此事是楚天歌在南疆市集发现的线索吧?”秋无际道:“这弟子有气运,应当带着……本座也会额外给予一些指点与赏赐,当作这个消息的奖励,去喊他来。”

长老们面面相觑。您刚出关,怎么知道是那个楚天歌发现的线索?

莫非宗主的卜算之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可宗主本来似乎不修卜算的,这是越发深不可测了啊……

楚天歌被喊了过来,小心地进入大佬环绕的议事厅,尊敬地行了一礼:“见过宗主。”

行礼的时候,他心中有些怪异感。

总觉得宗主盯着自己的目光里有……杀气。

可能是错觉,宗主好端端的想杀自己干嘛?要是真想杀,那直接躺平等死就是,也没什么好想的。嗯,宗主的神色已经变成好笑了,看来只是测试自己的心性。

秋无际的目光确实已经从杀机变成了想笑。

她发现这个楚天歌和楚戈长得有点像,当然有点像,那本来是楚戈自己的投影,把自己代入主角来写的。只是他的描写不可能完全按自己的模板,比如他自己挺英俊的,但要写一个普通人做主角,这个楚天歌也就只能写得“样貌平凡,但阳光坚毅”。

而且楚天歌还是“少年”,楚戈都二十七八了。这眉宇又是楚戈模板,看上去简直像是他小号似的,或者说儿子?

是了,他创造的嘛,“父神”嘛,那可不就是他儿子?想到这个,秋无际内心乐不可支。严格来说,楚戈现在是不是在和自己“儿子”抢女人?

这个认知让她连被乱牵红线的郁闷感都没了,变得很想笑。

同时还有些同情。

你以为是你一路努力打拼的?

都是人写的……

秋无际右手支在椅子扶手上,懒洋洋地斜倚抵着额头:“发现青龙蜕鳞的线索,对本宗大功一件,楚天歌,你要本座奖励什么?”

楚天歌忙道:“不敢,这是弟子该做的。”

秋无际懒懒道:“赐你进入藏经楼第三层参悟七日,可以任选一门玄级功法。”

长老们都有些动容,这个赏赐真高,以楚天歌的级别,能进第二层藏经楼就不错了,赏赐功法大致也是黄级,这直接上了三层,玄级功法……

宗主怎么忽然这么大方?

秋无际暗自撇了撇嘴,难不成还要本座亲自教导?折抵一些完事。

对了,他写的是二层,这么一来会有什么变化?倒可以观察一二。

“此外……”秋无际想了想:“楚天歌尚未辟谷对吧?今日吩咐膳堂给他加一份牛肉面,以资鼓励。就这样吧,大家都回去准备一下,七日之后前赴万蛇窟。”

长老们:“?”

楚天歌:“???”

秋无际嘴角再度露出一丝笑意。

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