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十一点多,陆续有收杆的钓友出售鱼获了,张扬一起来的这帮人,也都将装备收了起来。

“老板,回鱼!”张扬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很快孟祥秋在对岸应了一句。

没多会儿的功夫,孟祥秋推着个改装过的独轮小推车走了过来。

“上午鱼获咋样?钓了多少?”

“还行,26条鱼,有个六七十斤!”

张扬知道对方脾气,也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咧嘴一笑,直接弯腰蹲下,猛地一拉,将鱼护拎出水面。

之前收了七八个钓手鱼获了,多的也才四十多斤的样子,刚刚上岸,没想到张扬这边鱼获这么多。

“嚯,可以啊,一上午没少钓!”

“运气好赶上了!”张扬咧嘴谦虚说道。

“回鱼归回鱼,可不能卖了鱼就走啊,中午喝两杯,菜我都顺好了,待会回鱼结束就能下锅,啥都不耽误!”

孟祥秋装鱼的时候还特别提醒了一嘴。

“额,要不然下次吧?刚开业,这么忙,回头有空了再喝也不晚!”

张扬有点小犹豫,开业场确实比较忙,不想让孟祥秋耽误太多时间。

“这黑坑我刚开始干,里的道道好多我还不懂,正想找机会跟你们请教呢,你可别推辞!”

话说到这份上了,张扬只好点头答应下来。

很快,鱼获称重统计下来。

张扬26条鱼,钓获69斤,位列全坑第二名。

听老板说,坑冠出在北岸中腰,73斤,占据绝对钓位优势的情况下,比张扬重了4斤鱼获。

老赵跟王军他们鱼获就要差一些了,老赵47斤,王军44斤。

过瘾也挺过瘾,但是论单场总鱼获,尝过油房钓场爆连甜头的俩人,都有点意犹未尽,表示没有尽兴。

一会儿功夫,孟凡也卖鱼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兜子的雪糕。

“扬哥,赵哥,军哥,吃雪糕,我买了不少!”

张扬接过一支小布丁随手撕开包装袋问道:“小孟今天钓了多少鱼?”

“还行,钓了52斤!准备不太充分,子线用的太细,切钩跑了几条!”

“卧槽,小孟你钓了52斤?”

听到这个数字,王军率先没hold住,这成绩比他跟老赵都要强了,组团来的钓友中,只比张扬差一点。

“是啊!我运气好,9号签挨着中腰,鱼多一点!”

听到九号,王军点点头。

这就能说通了,屁股好,多钓几条是应该的。

几个人吃着雪糕聊各自鱼获呢,还没收杆的韩强大大咧咧朝着张扬走了过来。

“张扬,钓了多少斤?”

张扬:“69斤!你也收杆了?”

“没呢,我朋友还没玩够,这么远过来,多钓会!我刚才听老板说这里也炒菜!中午没事儿的话,我要几个菜,一起吃个便饭啊?”

“额,今天恐怕不方便,我跟几个钓友约好了!”

听到只是一面之缘的韩强要请吃饭,张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点小别扭,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坑老板请吃饭也就罢了,没想到萍水相逢的交情,韩强也要请自己吃饭。

张扬也不知道孟祥秋是都请了,还是只请了他带来的几个,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合适。

“没事儿,一起的那就一起吃呗,都是钓友,多点几个菜就得了!”韩强没理解张扬的意思,还以为是借故拒绝。

“额,那就一起!不过你请客就算了!让坑老板请客!早上交钱的时候,孟老板就说中午管饭,喝几杯!”张扬只好将情况讲清楚。

都是成年人,瞬间韩强就反应过来了。

合着,坑老板本身就要请客管饭,这下彗星撞地球了!

就在张扬跟韩强都有点尴尬的时候,老赵摆摆手:“多大点事儿,不就是加双筷子的事儿吗!

都是钓友,相聚就是缘分,今天一起组团吃大户了!

哥们怎么称呼,正式认识下,我姓赵,赵炳光!”

“韩强!”

俩人很社会的握了握手,正式通报姓名,就算认识了。

“都别在这晾着了,找个阴凉呆着去,多热啊!板房后面有树林!”张扬招呼一句,众人朝着板房后面走去。

板房里面太热,还不如在树林里吹着风舒服,张扬从屋里把折叠桌搬出来,又拎出马扎跟水壶,直接把茶水给安排上了,一群人坐着小马扎,喝着茶,倒也挺舒服的。

闲聊了一会儿,韩强才从众人的交谈中得知,原来张扬是个渔具店老板。

“我说你怎么对鱼线那么了解呢,原来你是专业的!你店在哪?回头我去溜达溜达!”

张扬咧嘴笑笑:“专业谈不上,懂点皮毛,就在镇上,政府街后面那条商业街!”

“你们这一帮钓友,都是在你店里一起玩的朋友?”

“对!其实我店铺开张也没多久,都是喜欢钓鱼的哥们,一起约了来钓开业场!”

“我想起来了,早上抽签的时候,老板就喊过你的名字!”

……

闲聊的时间过得很快,老板孟祥秋在处理了回鱼之后,进板房看了一眼,听到动静很快来到了后面杨树林。

“你们这帮家伙倒是挺滋润,躲到这里来了!回鱼处理完了,我接着下厨开火,等着昂,家常菜很快!”

确实很快,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八菜一汤就出了锅。

不过让张扬有些意外的是,老赵请客不止请了张扬他们一波人,郎峻峰他们组团来了六个,也在老赵的管饭名单里。

不过处理比较好的一点是,两拨人一桌坐不开,所以老板分了两桌,板房里一桌,树林里一桌,互不耽误。

很快,孟祥秋端着最后一大盆排骨带着围裙走了过来。

“最后一个菜上齐,准备开造!我去拎酒!”

普通的雪花啤酒整包的拎过来,大家各自用筷子起开,很快就有了几分酒桌上的氛围。

“你们先吃着,我去屋里那边敬个酒,接着就过来!都别客气昂!”交代一句话,孟祥秋拎着一瓶啤酒,就进了屋。

“老郎他们也都没走!”王军扭头扫了一眼说道。

赵炳光:“正常,进门都是客,坑老板跟你们开渔具店的,唇亡齿寒,互相照顾呗!就是不知道那些散人钓友,中午饭咋安排!”

就在几人小声嘀咕的时候,就听到孟祥秋朝着大喇叭在门口扯着嗓子吼了一句:“还在钓鱼的兄弟们,来板房里吃饭了昂!钓场准备了家常菜跟啤酒,吃饱了再钓!”

听到这声招呼,张扬心里放松下来。

这种做事儿风格,才是他印象里老孟同志,同样都是客户,不存在厚此薄彼待遇不同的情况!

王军偷偷地在板房后面翘着脚扫了一眼屋里,小声说道:“屋里两张桌子!还没走的钓友,都照顾到了!咱们先吃,还是稍微等等?”

老赵:“等等吧,估计一会儿就过来!”

桌上众人,包括韩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前动筷子。

大概十分钟之后,孟祥秋拎着个马扎回来了。

“不是说了让你们先吃了吗?怎么还没动筷子!”

“这不是等着你嘛!来,大家挤一挤,给孟大厨匀个座位!”张扬一招呼,众人都各自收了收腿,孟祥秋随便选了个空位置坐下。

混战很快开启!

钓鱼人原本就是个很特殊的群体,有着共同的爱好,很容易拉近关系,加上有酒精的刺激,很快孟祥秋就跟众人打成了一片关系迅速拉近。

一顿战斗餐,从十二点不到,吃到了一点半,足足干掉了五包啤酒,除了王军跟孟凡俩人没喝之外,平均一人一包。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帮家伙酒量都不错,九瓶啤酒下肚,大家都是微醺的状态,没人喝醉。

吃饱喝足了,老赵跟张扬使了个眼色,差不多同一时间起身告辞,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老赵跟王军还有孟凡,钓完鱼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将张扬送回了店里,战后总结是他们的习惯,反正这个点回去也没啥事儿做。

“这个坑老板,比刁长河强多了!”刚进屋,赵炳光就冷不丁的蹦出一句。

王军也附和道:“我也觉得比刁长河强!来钓鱼还管饭!刁长河连瓶水都不舍得送!

该说不说,中午炒的这个小公鸡味道还真挺不错的!”

听到俩人这么评价老孟,张扬咧嘴一笑,一边按下烧水键,一边说道:“这个老板以前是当兵的!没开钓场之前我就听说过这个人,作风很正派,在村里的口碑也不错!”

“就是鱼情有点差强人意,咋回事啊小张,给分析分析!为啥同样的小药饵料,鱼获赶不上油房那边?”

“是啊扬哥,给分析分析!我也想知道!”孟凡也罕见的表态附和了一句。

张扬没有直接解释,而是先张口问道:“你们是不是都以为,在黑坑里,一场鱼钓个**十斤,甚至一百多斤,是正常鱼获?”

“正常啊!之前好多次了,都这个数据,你不是还钓过一百四十多么?”王军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张扬摇摇头:“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回答,不正常!在油房钓场,这是钓位偏坑造成的错觉!”

“错觉?”

“对!错觉!总共投鱼才八百斤,咱们一个人就能钓一百多斤,绝对不正常!我觉得,有两个主要因素!”

赵炳光:“啥因素,说来听听!”

“第一个,人均鱼获!

八百斤鱼,二十五个人下杆,人均也才三十斤出头而已!

钓一百多斤鱼,抢了别人多少?有多少人因此空军或者钓一两条?

第二个因素:偏坑!

油房那边偏坑太厉害,除了南北两岸中腰附近,再就是西边这片区域,别的地方鱼获很一般!

但是在孟村,今天的鱼获相对要平均的多。

临走的时候,我问了一嘴。

上午截止到十一点多,收上来的鱼获已经六百六十斤了,还有七八个钓友没收杆,保守估计,今天出鱼八百斤以上!

总共一千斤投鱼,出鱼八百斤,八成的出鱼率,你们能说这个坑出鱼不行吗?”

经过张扬这么一分析,老赵跟王军对视一眼,都不说话了。

放一千,当天出八百,放到哪里,都是优秀的出鱼率了。

“扬哥,你说的道理我听懂了,就是出鱼更平均,所以很难钓到夸张的单人鱼获呗!”孟凡弱弱的问道。

“对!想要爆护,要不然就是人均密度超级高,要不然就是局部密度超级高!

咱们在油房占了中腰的好位置,偏坑,所以局部密度高,钓技钓法的滚雪球效应加大!

要不然,想要靠钓技钓法能随随便便过百,难度非常大!所以我说,之前油房那种战绩,不正常!”

“这么说的话,饵料小药真正起到的作用,并没有之前大家认为的那么夸张?”老赵继续盯着张扬的眼睛问道。

这个问题就有点尖锐了,不过张扬原本也没有故意夸大过鱼饵的效果,也没啥不好直说的。

“当然!鱼饵配比合适,味型牛叉,可以一定程度上影响鱼获,但是达不到用了就爆护的程度!

在这一点上,我希望你们不要过度迷信!

如果非要让我个人评价个影响鱼获的百分比,我的看法是,钓位占据七成,钓技钓法两成,最后一成,才是饵料小药!

换个说法,在油房,如果随机抽签做钓的话,没有鱼的位置我也有可能空军!但是在孟村,随便坐哪里,我都有八成以上的把握上岸!

市场拉鱼四块五以上,回鱼才三块一斤,一斤就要亏一块多的差价,上岸,已经是赚了老板大便宜了,这才是黑坑的普遍现象!”

王军有点烦躁的挠了挠头:“靠,让你这么一分析,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这么看的话,孟村这边一开业,刁长河那里要难受了!”赵炳光意味深长的说道。

张扬非常赞同赵炳光的说法,很简单的道理,黑坑里玩的,现阶段还是普通钓友居多,像张扬他们这些高手,毕竟还是少数。

在油房钓场,普通人正钓一次钓个一两条甚至空军的大有人在。

但是去孟村,就不一样了,钓位出鱼更均衡,对普通人更友好,同样收费的情况下,生意自然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