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世的高校不同,御兽学院作为御兽文明中最重要的环节,占据着极高的地位。

享受大量资源的扶持。

哪怕是普通城市中的高等御兽学院,都有着很大的占地面积。

说成是小型城镇都丝毫不为过。

京州学院。

作为东煌国最高学府。

更是奢华豪横到了极点,其面积足有京州市的五分之一,源源不断的为国家输送御兽师天才。

而如此大的学院环境,全年级加在一起还不到万人。

尤其在进入大三或者大四后,大部分学生都会外出做任务磨练自身,使得每位学生的个人空间非常宽阔舒适。

另外。

值得一提的是。

由于考试是在学院内进行。

所以京州学院为各大城市赶来的考生提供了专门住所。

确保考生在考试时能有一个良好的发挥。

不过当李维他们从飞行器上下来,准备先进入学院为他们安排的住所时,李维却突然被御兽师协会副会长秦余名喊住了。

“李维。”

“你先等一下。”

“我有话要和你说。”

李维知道秦余名这次带队过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保护他不被赵家人针对。

听到秦余名喊住自己。

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当即便停下脚步。

见此。

旁边的孙蓉也非常识趣的连忙说道:“那李维,我就先和大家去住的地方了。”

至于其他人看向李维的目光中,则充斥着羡慕,毕竟谁不想和御兽师协会的人搞好关系。

尤其还是位副会长。

倒是刚才在飞行器被李维落了面子的苏离,脸上满是阴翳之色。

既想从李维身上找回面子,却又深知两人之间的差距,内心处于一种纠结挣扎的特殊状态下。

直到众人全部离开。

秦余名这才走过来开口提醒。

“我得到消息。”

“赵家家主赵德柱两天前就秘密来到了京州市,恐怕是冲着你来的。”

赵德柱?

他来京州市了?

李维听到这个消息,面色也不由得微变。

这两天江南市风平浪静,他还以为这件事被御兽师协会压了下来,没想到是对方跑到京州市来了。

或许是不想让李维太过担心,紧接着秦余名又补充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在京州学院没人敢乱来的,就怕他背地里搞小手段影响你这次考试。”

听秦余名这么一说,李维顿时便明白了对方的打算。

不管赵家有没有认定他就是凶手,单以之前他和赵鹏间的摩擦,恐怕就会被列为头号怀疑对象。

何况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少。

如此一来。

赵家又岂会甘心让他考入京州学院。

要知道以京州学院在东煌国的地位和强势态度,他如果真进入其中,赵家绝对不敢再有任何报复的心思。

否则。

等待他们的就是家族败亡。

现在想背地里耍手段影响他考入京州学院,倒也能够说的过去。

但李维是什么人。

他既然决定了要成为京州学院新生首席,就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谁敢挡他的路。

那就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想清楚这点,李维的脸色又立刻恢复了平静。

掷地有声的对秦余名回应道:“秦叔你就放心吧,不管那老家伙耍什么手段都不可能影响到我。”

“这就对了。”

“不过是一个靠投机倒把发家的小赤佬,真敢有什么过分的行为,我当场劈死他。”

似乎是李维的回答很和他胃口,秦余名当即伸手拍着李维的肩膀,爽朗的笑声在校园内不断传播开来。

李维虽没在多说什么。

可感受着肩膀处传来的压力,心里不由得思索起秦余名在年轻时是个什么状态,只怕得罪的仇家绝对不会太少。

紧接着。

正当李维打算先前往住所休息时,一道陌生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秦会长,实在太巧了。”

下意识转身望去。

视线中赫然是一位梳着金色短发的英俊男子,举手投足间流露出贵族王子的气质。

连身上穿的衣服也非常特殊,应该属于某种定制的。

很显然他并不属于东煌国。

并且李维承认。

对方的颜值确实非常高。

是他目前见过的人中唯一能与他相比的存在。

可随着视线右移,李维瞳孔却猛地收缩,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正是那天晚上他从沦陷区回来,天空上掠过的飞行宠兽的主人,尽管样貌没看太清,但这股气势却熟悉无比。

但还没等李维开口说话,秦余名却首先发声了。

看他话语中的意思似乎是认识对方。

“你是哈利家族的人?”

“是的。”

面对秦余名的询问,那位金发少年显得非常尊重,当即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我是哈利家族现任族长的儿子哈利斯,在没来东煌之前,我的小姑艾德琳可没少提起秦会长你的事迹。”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让秦余名有些触景伤情。

勾起了曾经某些回忆。

面色看上去稍微有些动容。

不过很快他便调整了过来,带着质疑的语气询问道:“堂堂荣光国最具权势的三大家族之一的哈利家族,会舍得让你千里迢迢跑到我们东煌来学习?”

“秦会长可能不知道。”

“来京州学院学习,是我小姑给出的建议。”

哪怕自己的来意受到质疑,哈利斯依旧面带笑容,缓缓开口解释着。

秦余名看到自己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也懒得继续待在这里浪费时间,略作迟疑后丢下一句话。

便直接带着李维离开。

“那就祝你能顺利考上京州学院吧。”

而直到秦余名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中,哈利斯这才抬起视线,若有所思的低喃道:“这就是小姑经常提起的人吗,看起来和其他御兽师并没有什么不同。”

话音刚落。

旁边那人立刻贴了上来,小声汇报着情况。

“少爷。”

“秦会长旁边那小子应该知道我出现在江南沦陷区的事了,需不需要我找个机会……”

“不可。”

听到自己下属的建议,哈利斯直接进行了否决。

“眼下考入京州学院才是头等大事,暂时不要惹是生非,青鳞王蟒的踪迹可以慢慢寻找,不急于这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