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年年盛景 > 第七章:被小屁孩套话

察觉到异样,吕安如首先联想起坑她的高樱。心说这雪白公主该不会和高樱一样吧,敏感、外强中干?

平时高樱总保持初级格斗一姐的风范,对外高调宣告必然会拿下宁光,不把其他竞争对手当盘菜。

实际只要宁光和她(都不算竞争对手的人)有一点点亲近接触,高樱立马进入宕机状态。

她没体会过男女的喜爱之情,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从在要好朋友们身上看到的炙热感情,想来应该是那种‘必须是他、只能是他、不可分享’。

想通这点,吕安如摆出理解万岁的态度,点头答应。

能坐在房子里,舒服凉爽的等杀手出现,不过配合下男主人,小小事情的啦。

“谢谢你,从看过你和白雪的故事开始,我喜欢你们快十年呢。”

白马贴心拿出糕点,身子微微前倾,右手搁在胸前,左手朝粉色糕点摊开,用欧坚国人特有的礼仪摆出请。

“嘿嘿,有可爱少女喜欢,我们很荣幸。请尝尝吧,味道很好。”

类似软皮泡芙的红色糕点有序陈列于盘子中,散发出诱人的苹果香气。算算折腾的时间,离午饭很近了。

吕安如手不受控地伸向糕点,伸到一半落下,弱弱瞟下白马。

白马望眼吕安如努力克制的小手,再看那双如小鹿般灵动的眼眸,眼底闪过点点期待,似在不停询问:‘我可以吃吗?可以吗?’

粉雕玉琢的玲珑样子逗得白马‘哈哈’笑出声,大笑过似觉得有失修养,努力收住笑意,将盘子往前推推,再次发出邀请。

“请用吧。”

吕安如两手一起抓向糕点,送进嘴里前夕,似很不经意的念叨句。

“我记得你爱人白雪是让纺车扎完沉睡,你突破重围杀进皇宫救她,吻醒她的吧?”

信心满满的陈述结束,抬头看到白马面色铁青,脸上如同焊上一句话:你个假粉!

吕安如抿紧嘴巴,两根葱白的手指捏住糕点,滞留在嘴前,无措极了。

白马弯起眼睛,接受了无声的认错,微笑解释:“我爱人吃了女巫的毒苹果,与你所说的情况不同。”

“哎呀!”吕安用手背轻拍下嘴,懊恼改口:“记混了,抱歉啊。”

“没事。”白马宽容的应道,只是刚说完,听到差点给他噎背气的提问。

“毒苹果啊,做成蛋糕吗?”

吕安如天真提问,还顺便扬扬手里的苹果味糕点。

白马从牙缝里挤出几乎耐心崩溃的回答:“不是蛋糕样,纯苹果,成熟的红苹果。”

“啊,真的没有吗?好可惜啊,光苹果有什么好吃啊,放在蛋糕里才诱人啊。”吕安如惋惜感叹。

白马苦着脸,惆怅更正道:“我爱人喜欢吃苹果,给毒药加蛋糕很麻烦,而且容易出现让人察觉的怪味。”

吕安如认真聆听完,憨厚地表示理解:“原来如此,白雪姐姐心思太干净单纯了,容易被骗。”

白马心累的随口搭句:“是的。”

紧接着他亲眼目睹小小女孩上演吃播,展现如何两口一个吃掉糕点,莫名有种好像被小屁孩套话的错觉!

吕安如先把左手的糕点一口咬掉半块,酥软的糕点入口即化、甜而不腻,确定味道亦如卖相,当即刻不容缓地吞掉剩下半块。

“可爱的少女,你需要添茶吗?”

摆手拒绝,吃的正美,身后传来‘砰’的巨响。

吓得吕安如忙不迭加快速度,给剩余三块糕点全塞进嘴里。强行给糕点碾碎吞下去,用手从脖子往下顺过几把。

感觉舒服点,匆匆握住别在腰间的银沧剑,转头凶巴巴地斥道。

“打扰别人享用美食是很没礼貌的行为,你知道吗?”

抽出剑,指向没眼色的杀手。

只是,对方精致的面容万万出乎她意料,与她记忆中的杀手相貌有天壤之别。

异常困惑地侧头看向白马,用眼神询问,什么情况?

白马冲她尴尬一笑,忙说:“我爱人回来了,麻烦可爱少女收起武器。家里门松动了,经不住多推。”

对于欲盖弥彰的解释,她实在懒得揭穿。

既然经过白马亲口确定过白雪公主身份,吕安如收起银沧。

搞得太难看总归对她不利,再让她去屋外等杀手出现,她情愿配合化解误会。

“你好,我今早路过此地,不巧迷路了,便过来问个路、避避太阳。等它落下去点,我重新上路,打扰到你们了。”

吕安如知道自己笑得很假,她同样知道,她笑容真切与否,白雪全会无视。

因为那双乌黑发亮的眸子啊,只盯住心中在意之人。

白马大步跑到白雪身边,帮她扶起门,使劲推进框里。

再三用手势替吕安如请求,终于换得白雪有所回应。

她与白马并排从门口走入,来到吕安如面前,从花篮中抽出一支淡紫色的雏菊,递到她面前。

“欢迎你的做客,抱歉啊,我刚刚以为你是女巫假扮的迷路人。”

白雪大大有神的眼眸满载内疚,配上递在吕安如眼前的花朵,态度纯粹真诚,让人不忍拒绝。

吕安如已经做好为大事牺牲的觉悟,以及看臭脸的准备。

有了最差的心理铺垫,再有对方的妥协让步,她自是喜闻乐见。

接过花,放鼻前闻闻,赞声:“好香呀。”

“嗯,盛开的小雏菊味道清甜不刺鼻,适合摆放家里。可惜阳光每日暴晒木屋院子,无法播种雏菊,我专门去森林深处采来它们。”

白雪将剩下的花朵插进花瓶,指尖无意碰到帮忙修剪枝叶的王子手。两人对望眼,藏不住的情愫互递。

万瓦·吕牌·灯泡闪亮坐在对面,一点不觉得别扭,悠哉喝着花茶。

白马和白雪浓情蜜意了会儿,彻底给白雪情绪安抚稳定,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人。

双手保持与白雪紧紧相握的姿势,面朝吕安如,说及正事:“如果你想走出这里,必须从森林穿行而过。要注意林中的花兔子,它们乃女巫手下,千万别被它们盯上,会诱导你走向错误方向。”

“好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