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正确?”张斗衡仰头反问。

女人轻轻一跃,如同幽灵一般,从形体上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她弯曲过膝盖,光是脚腕一抖,居然直接是跃过栏杆然后轻飘飘的落了下来,如同自带降落伞般。

“不杀就是正确。”斗篷女双脚点在地上,快步走来。

“你很自信。”阿斗咕嘟一声吞了口唾沫,这女人半张脸淹没在斗篷的边缘里,但浑身散发着莫名的杀气,这种杀气之浓郁,让人感觉四周空气都变得腥臭粘稠,仿佛都要呛到阿斗的喉咙。

但这也不只是一瞬的事情,阿斗很快神识回复清明,他甩了甩脑袋,发现那女人居然已经是绕到了自己的身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那么几秒完全生死交由了她人把控,脊梁瞬间一阵冰冷。

可是那女人看着那那女孩,脱下帽子,露出了一头紫色的秀发,双眸也是掠过些许诧异,但很快这份诧异又被轻蹙的眉梢锁住。

“阿灿,这次是个很好的教训。”女人不管阿斗,面朝女孩训斥,但尽管如此,语气也是平缓如水。

“仙姐……”男孩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神情有些痛苦。

阿斗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跟前这女人实力确实强劲到离谱,这么夸张的实力差他这么多年就见到那个女人可以做到,可这么一个女人带着小孩组队,这到底是哪台戏。

“所以你们会帮我拿到手环吧,方才打印我的。”阿斗大声问道。

“千峰一言,驷马难追。”阿斗身后的女孩冷哼道。

“贵族说的话,我听腻了,说起来我最后一次被骗,还就是因为贵族。”阿斗嗤之以鼻,他嘴里说的贵族,可不是这个大明国所谓代指的某些阶层,而是实实在在的几个大家族的旧称,只是这时代已然很少人这么使用。

“我觉得可以拉他入伙。”唤作阿灿的男生忽然说道“你愿意么,加入我们,四人小组就完成了。”

“我反对,这人太卑鄙阴险了,留这种人在身边十分危险,万一他反水了怎么办?”女孩赶紧反对,她的腿上比阿灿要轻,因为没有伤到筋骨,全看阿斗手下留情,不过这女孩没有阿灿那样的顶级战衣,所以仍旧需要斗篷女施以膏药。

“冯玺,我认为就冲他方才没有下狠手,可以考虑。”紫发仙姐却点头表示认同“千灿说的对,我们需要四人小队,同时你也认可他的身手,我一个人不能总是呆在你们身边守着,他有丰富的藏匿经验,我们需要他完成接下来的任务。游戏的机制决定了必然会有额外的人员加入,如果指望都是能推心置腹,那大可不必。”

“你们就不考虑我的感受么?还有四人小队是什么意思?”阿斗反问道。

“游轮只是第一层考验,到了岛上还会进行单体测试已经分组对抗,但在这里的人水平参差不齐,其实只是为了把那些多余的垃圾给过滤掉而已,但后面的团队战就不同了……”千灿解释道“我确实太大意了,不,就是我实力不足,正如仙姐说的,我们需要你的能力。”

“组队是必须的么?”阿斗犹豫“为什么你们会知道?”

男孩和女孩相视一笑,有些轻蔑:“因为我们是你口中的贵族,对游戏提前一部了解不是理所应当么?”

“好吧,我加入进来。”阿斗摊开双手“我叫张斗衡,话说你们不会趁着我松懈的时候来偷袭我吧,毕竟我刚才给你们捅了两窟窿。”

女孩看着紫发女人,有看了一眼男孩,阿斗嘿嘿一笑,这小妞年纪小小,对男孩早就情根深种,看着的眼神都柔情似水,年轻可真好啊。她定然会答应,只要那男孩坚持要他阿斗加入,可阿斗内心是怎么想的,他完全不在乎,只是觉得那紫发女人实在诡异,跟着这样的强者有肉吃,抱大腿是妥妥的。

“我们的任务是通过东莱岛的选拔,两窟窿的代价不算什么。”男孩摇头。

“好吧,我也答应他加入。”冯玺只得点头。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四人略微合计,阿斗才知道这紫发女人叫凡仙,倒也是个怪名字,她要求说阿斗带着两人,而她继续独自行动。

“我一个人会比较容易。”凡仙如是般解释道“如果你想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做什么坏心思,我会让你的尸体烂在大海上。”

“怎么敢呢,咳咳。”阿斗感觉那杀气似乎又要蔓延上来,赶紧否决。

“仙姐习惯一个人了,你就别管她可好。”千灿摆了摆手,阻挠了力劝对方留下来的阿斗“所以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时间还有三个小时,高效获得手环的办法。”

“这还不简单,继续诈尸就好。”阿斗冷笑道“之前我一个人效率比较差,但有你们之后这策略就容易多了。我们来演戏……不过这里是不行了,我们到下面去换个地方,玩法有很多啊,因为别人根本不太可能知道我们有4个人合作这么多,所以只要你这小子假装要强奸这小妞,然后吸引别人过来,我就趁机偷袭……”

“至于么?”男孩一脸鄙夷“这都生死存亡局了,还谁有心情玩这个。”

“你就甭管,照演就对了,而且我们还有好多演法,诈尸是一种,还有诈伤,特别是这小妞你在楼梯跪着拖着一条烂腿,我把这尸体上的血水在你身上抹些,你就只管嚎啕大哭就行,对了,这衣服不要裹得这么严实,露出些腿脚,最好这内衣啊什么的,色气一点,等到吸引人过来,我们就手起刀落咔擦送他们去西天,岂不美哉?”

两小孩一听都是一阵恶寒,这家伙果然是人面兽心坏到骨子里去。

好在这时凡仙已经离开,不然指不定听了后悔道回来砍人。

两小一开始十分不愿意,什么贵族的骄傲自尊,什么做人要厚道,但张斗衡是什么人啊,毁人不倦劝人向恶,一顿嘴炮画饼说的两人心动不已,最后好歹答应下来。

张斗衡不亏是恶贯满盈的混蛋,言传身教让两小各种演戏卖惨,阿斗拿着红枪趁火打劫肆意偷袭,居然是连连得手,收获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