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云娇的关注点不在那被偷走的丁点米上,就算那个木桶真的沾了米,也没多少。

她比较奇怪的是为何镇上突然多了乞丐。

她跟掌柜的打听,但是掌柜的说不出什么所以然。

“多了就多了,谁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掌柜正气头上呢,他看谢云娇穿着麻布粗衣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人,于是说道:“你到底要不要买米,不要买就赶紧给我走,别挡着我做生意了。”

谢云娇说要买,还用今日卖栗子的钱全买了米。

她让米铺的小二帮她把大米扛到了坐牛车的地方,给了米铺小二五文钱,这是她最后的一点钱了。

米铺的小二嫌钱给得少,要是知道才给这么点钱,他就不帮忙了。

若不是怕跟顾淮说不清这些米的来路,她早就把这些米放到空间里带回去,也省得要给多五文钱给店小二,还落得一记白眼。

“牛大叔,那个……我身上没钱了,能不能先回去了,再把车资给你。”谢云娇窘迫地看着村里的牛大叔,她真是没办法了,只能厚脸皮赊账。

牛大叔还没开口,就有人看不过眼了。

“哎哟,我本寻思着要买多厚的布,现在倒也不用量了,照着有些人的脸来买就够厚了。”

说话的人谢云娇觉得面熟,她应是见过的,但是一下子让她说在哪见过她又说不上来。

她好像没有得罪过她吧,说话用得着如此夹枪带棒的?!

“牛大叔,你放心,都是同一个村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一定不会欠你这车资的。”

“牛大叔,你可别听她的,她可坏了。一嫁到咱们河西村就作威作福的,把逼着家里分家,还打了自己的妯娌。连给点肉给家里人吃都不愿意,这种人啊,我看就是来骗车资的。”

谢云娇终于想起来了,这人不就是顾兰身边的小姐妹,何翠花吗?

“人家牛大叔都还没说话呢,你就一直在这里说个不停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车是你的呢。不过说实话的,也不是任何人都有本事买牛车。”

一头牛也要好几十两,再加上又宽又大的板车,得不少钱。

“我呸,谁说我没钱买。”何翠花脸上一红,差点就要到舌头。

“你笑什么?”

谢云娇那微扬的嘴角刺眼得很,何翠花冲向谢云娇,想打谢云娇,却被谢云娇趁势抓住她的手甩了她一巴掌。

“你打我?”何翠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眼圈都红了。

她哪受过这样的委屈!

“打你就打你,还要挑日子吗?”谢云娇冷哼了一声,甩开她的手,“是你先动的手,我只是正当防御罢了。”

何翠花哪知道谢云娇看起来又胖又笨的,动作会这么快。

大家都看到她要动手,谢云娇才打的她。

既然如此,一不做二不休,何翠花抬手又一次打向谢云娇。

谢云娇正好碰到周金海的媳妇小玉,两人正在打招呼,谢云娇应该没注意到她的动作才是。

啪!

何翠花惊呆了,她两边脸都被谢云娇打了。

“这下终于匀称了,”谢云娇挑眉,看着何翠花左右都有红掌印的脸似乎十分满意,“你也真是的,要匀称就早说嘛,用不着偷偷摸摸的,我挺乐意代劳的。”

何翠花冷哼了一声,脸被气得通红。

“瞪什么瞪,看我不爽就动手啊,看吃亏的到底是谁?”谢云娇挑衅地说道。

她这人就是这样,对她好的,她会感恩。

同时她也小气,记仇。

敢对她动手,她也会还手,更会十倍奉还!

“翠花,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小玉急忙说道。

“我今天就看在周家嫂子的面子上绕过你。”何翠花气呼呼地走了。

小玉拉住谢云娇的手,劝谢云娇不要跟何翠花置气,因为何翠花的哥哥在镇上的赌场当打手,是个厉害的角色。

“那我岂不是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人?”谢云娇笑道。

小玉差点被谢云娇气晕:“你真是的,这种时候也笑得出来。若不是你的婆婆从中阻拦,现在就没你什么事了。”

“啊?”谢云娇一下来了兴趣,央着小玉给她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玉帮谢云娇垫了车资,两人坐上牛车以后就黏在一起,说起了何翠花和顾淮的爱恨情仇。

小玉说,何翠花命硬,家里给她谈了三门亲事,每一门亲事都是出嫁那天就把男方克死了。

何翠花声名在外,根本就没人敢再给她说亲。

恰逢顾淮的娘子生豆豆的时候难产死了,何翠花便看上了相貌俊美的顾淮。

何家让媒人去找过顾老头和樊氏,说何翠花和顾淮都是命硬之人,结合在一起肯定能成。

但是樊氏觉得何翠花太邪门了,怕她不光会克死丈夫还会克死家人,所以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

这事才黄过黄花菜!

后来没过多久,樊氏就给顾淮找了谢云娇。

何翠花肯定是怀恨在心了,才会故意针对。

没想到谢云娇并不是软柿子,偷鸡不成蚀把米!

“云娇,你买这么多米干嘛?”

不光小玉好奇,牛车上的人都十分好奇。

这可是一百斤米,可不是二十斤。

三口之家,一百斤米可以吃大半年了。

放久了长谷象,长虫了就浪费了。

村民们都觉得谢云娇不会过日子。

谢云娇也不好说什么,因为她只是猜测罢了。

镇上突然多了这么多乞丐,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事才会导致流民乞丐全往这里涌。

民以食为天,人多了,米粮肯定就不够了。

若是加上战乱,吃食就更是成了稀缺之物。

她只是趁早囤货罢了。

如果没事,就当买多了,慢慢吃,总不会浪费了。

“我也说不清,反正觉得会出什么事,所以买多点放在家里。要不你也多买一点?”谢云娇说道。

小玉笑了笑,说他们家米够吃的。

既然小玉都这么说了,谢云娇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当谢云娇把米带回家时,顾淮被吓了一跳:“娘子,为何会一下买了这么多米?”

“就看到挺便宜的,就买多了,放在家里慢慢吃,不亏。”

因为很难解释得清,她干脆就不解释了。

顾淮帮谢云娇把米倒进米缸时发现她买的是稻谷,倒是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