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炎宗分舵,恐怖的魔气汹涌跌宕,在陆云将手放在黑魇花上的一刹那,整个天地都为之一震。

被黑魇花的藤蔓裹成粽子的齐风行忽然就不动了,脸上露出惊骇的表情:“这……这是什么?”

他也不懂了。

陆云没有搭理齐风行,他能懂才怪了。

这黑魇花的妙用,即便是在渡仙门,那也是一种秘辛,如果不是无意间看到,陆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黑魇花的作用,根本不是用来等着果子成熟的。

相对于成熟的果子,黑魇花在盛开的一刹那带来的好处,要远远超过黑魇花果实的作用。

真要是等到黑魇花的果实成熟,用来强行提升什么资质,那就真的是暴殄天物了。

这东西又不是长久效果,只是一瞬间或者持续一段时间,时间一过,该是二愣子还是二愣子,天资打回原形,要多没用有多没用。

当然,急需天资来领悟功法武技或者秘藏传承的人除外。

这么说来,齐风行想要黑魇花的果子来在开山大会上大放异彩,也不算太糟蹋黑魇花。

对于陆云来说,强行提升什么天资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他这种天资还需要提升?

开什么玩笑,整个大荒恐怕都找不出一个比他天资还要高的人来。

所以陆云对黑魇花的果实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感兴趣的是黑魇花的另外一种作用,就是能够汲取天地魔气,强行改造身体。

这种改造是永久性的,也是当年魔门用来煅体的一种办法,甚至有传言称,魔门的创始者,就是无意中用黑魇花改造了身体,也就是传说中的大荒魔体。

这可是一种了不得的体质,能够和各种圣体一较长短,甚至还有过之而不及。

当年魔门始祖手撕东海烈风黑角龙,就是靠着这一身恐怖的力气。

陆云的天赋已经爆满,身体素质也无话可说,就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觉醒什么圣体灵体的,让他有些遗憾。

有了黑魇花这种东西,说不定能够觉醒。

对于特殊体质,陆云还是很感兴趣的,毕竟这玩意修炼到极致之后,有甚多天赋神通,强大的让天地都为之颤抖。

黑炎宗分舵,一群人伸长脖子看着陆云操作,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事已至此,众人再反应不过来的话,那这么多年的仙算是修到狗身上了。

尤其是齐风行,联想起自己输给陆云一枚储物戒指,脸上满是懊恼和悔恨的神色,同时又有些暴怒,嘶吼一声:“混蛋,你这个贱人,如果今日齐某不死,他日定与你不死不休!”

很显然,陆云的来头不小,在场众人都明白过来。

狄青脸色古怪的看着齐风行。

你要和人家不死不休,首先要今日不死,而且还要有人家的气运和天赋才行啊。

在场众人谁看不出来,陆云肯定大有来头,不然怎么可能对黑魇花这么熟悉?

而且还能控制黑魇花,这种事情别说是听说,就是亲眼所见也不敢相信。

眼看着齐风行连藤蔓都挣脱不出来,还在那里大放厥词,狄青就有些脸红,直到刚才为之,自己还挺佩服这个人。

如今看来,啥也不是!

就在齐风行气急败坏还心有不甘之际,陆云已经深吸一口气,将心神彻底放开,融入到黑魇花之中。

下一刻,陆云的神识好像飞升一般,不停的向上飘去,又像是在沉浸到地底。

无数的信息蜂拥而至,兜兜转转化作陆云能够理解的形式,进入陆云的脑海之中。

这个黑炎宗分舵的一切,甚至连周围的山地,都了如指掌。

轰隆隆!

天地动荡,一股股狂暴的黑色气息在半空中凝聚开来,汹涌的气浪翻涌之间,如同黑色的汪洋大海一般,将周围的苍穹笼罩。

整个黑魇花所有的藤蔓都沸腾起来,在天地间摇摆不定,强行将周围的天地灵气汲取过来,转化成恐怖的魔气。

轰——!

一声雷霆狂涌而至,在半空中像一条银色的长龙,穿行在黑色的天幕之中。

黑炎宗附近所有的生灵都为止震颤,心脏像是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捏紧一般。

如此恐怖的动静,一片恐怖的天象,就连黑炎宗的总坛都有无数人心生感应,猛地向着黑炎宗分舵方向看来。

一名老者皱眉起身,身上血色长衣猎猎作响,沉声说道:“怎么回事,分舵黑魇花还有半月才能够结果,如今这天象是怎么来的?”

这时,一个身穿黑衣的黑炎宗中年人连滚带爬的闯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块命石,说道:“宗主,鲁华的命石黯淡无光,分舵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那名老者脸色一变,周身顿时血浪滔天,整个人瞬间消失在黑炎宗总坛之中。

……

黑炎宗分舵,陆云还在感悟黑魇花带来的天地气息,一道道汹涌却纯净的魔气,向着体内狂涌而来。

齐风行脸色苍白,眼中却尽是疯狂的神色,不停的咒骂:“混账,混账,这是我的,这些都是我的……如此天象,黑炎宗的宗主莫长修肯定能察觉到,等他来了,你死定了,你们都死定了。”

听到这话,狄青等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莫长修是金丹期的老鬼,心狠手辣手段残忍,落在他手里,几乎生不如死。

“我们快走!”

狄青如今已经顾不上陆云了,大喝一声,拉着云竹便往外走去。

云竹一步三回头,有些担忧的看着陆云,问道:“狄师兄,恩公他……”

狄青有些无奈的看了云竹一眼,说道:“都什么时候了,哪里还顾得上他,你放心吧,这陆云来头肯定不小,说不定就是那莫长修来了,也不敢真的拿他怎么样。”

云竹眼前一亮。

是啊,陆云的来头肯定不小,他知道的东西太多了,而且炼气期六重的练气士,就能够打败鲁华不说,还能够控制黑魇花,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大宗门弟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莫长修说不定还真不敢杀了陆云。

看到云竹的神色,狄青暗自叹息,这傻丫头,什么时候能懂点事?

别说陆云可能是大宗门的弟子,就算大宗门的长老来了,把黑魇花全都吸收了之后,莫长修也敢杀。

这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整个分舵啊,虽然不是毁在陆云手中,可他得到的好处却是最多,不杀他杀谁?

当然,齐风行也活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