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晚晚一脸紧张的盯着李青。

她的一只手上,拿着那个老式的圆形灯泡。

另外一只手已经把小挎包打开了,随时准备着出手接应李青。

李青笑了一下,说道:

“不用那么紧张。”

一层淡淡的纸灰细雨鬼域,覆盖在了李青的双手上。

他伸手拿起了两个破碗,没有异动发生。

李青轻轻的晃动着瓷碗,有些惊讶的发现。

碗里面装着的一点汤汁,竟然像是固体般的凝固在碗底上。

但是那股浓郁的尸臭味道,却是随着碗的转动有了些许的不同。

“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既然这些破碗里面的汤汁,不会被泼洒出来。

李青想了想,把纯金的装尸袋从大背包里面掏了出来。

把小吃摊上面的,五个带着缺口的瓷碗,都给扔了进去。

然而就在这时。

一个粗犷又猥琐的声音,从附近的一个小吃摊的旁边传了出来。

“小兄弟,吃独食可就不地道了吧?”

“有道是见面分一半。”

“这可是道上的规矩。”

鱼晚晚厌恶的瞪了那个人一眼,转过身后退了步,跟李青并排站在了一起。

同时伸手从小挎包里面,拽出来了一个绣花的手帕,攥在手心里面。

李青直接把五个破碗,都扔到装尸袋里面之后,才侧头一看。

是一个满脸横肉的驭鬼者。

李青没理会他。

而是抬头看了一眼刺眼的阳光,又盯着每个小吃摊上面的漂亮的遮阳伞看了看。

李青有些犹豫,要不要抗走一个遮阳伞?

满脸横肉的驭鬼者,见到李青并不搭理他,便伸手点了点,怒道:

“小子,我劝你最好识相点,要不然的话...”

李青直接手掌一握,从五光十色的图册里面,把一个奇怪的喷水枪拿了出来。

这个喷水枪看起来,就是在水上乐园玩耍的时候,小摊上面卖的那种颜色鲜艳的塑料货。

这个东西,是李青之前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一个驭鬼者。

通过穿戴了一整套的人皮衣服,同时驾驭了三只厉鬼。

让李青所获得的奖励。

鱼晚晚看着李青手里拿着的,造型奇奇怪怪的灵异物品,眼睛弯弯的笑了一下。

满脸横肉的驭鬼者惊愕的低呵一声:

“我草!你小子竟然有鬼域?”

说罢,他的眼神中又流露出了垂涎之色,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李青,狞笑了一声:

“既然有鬼域,你又不舍得用,说明你是个纯粹的弱鸡。”

“我要是把你给活捉了。”

“再把你身体里的那只拥有鬼域的鬼,给活剥出来,还不知道能卖上多少高价呢。”

“看来我今天发财了。”

满脸横肉的驭鬼者扫视了一下,昏黄的灯光范围。

但是他还是直接一步迈入了进来。

顿时。

嗤嗤!

昏黄的灯光笼罩在这个驭鬼者的身上,发出了烤肉的滋滋声响。

满脸横肉的驭鬼者惨叫了一声,直接伸手去撕扯他自己的皮肤。

嚓的一声。

随着一块被昏黄灯泡的灯光,给灼烧了皮肤被撕掉。

一块腐烂的肉,从他的皮肤底下显露了出来,散发出了刺鼻的味道。

这些味道,在满脸横肉的驭鬼者的身前,渐渐的凝聚出了一个模糊的人形。

被这个人形站立的地方。

昏黄的灯光直接变成了,一片片的泡沫,飞散掉了。

李青一挑眉,直接抬手对着这个驭鬼者,还有他身前的鬼,各自开了两枪。

砰砰砰砰。

四声枪响。

四个碗口大的,薄皮大馅的人皮水球,直接喷射而出。

那些人皮水球,直接就在驭鬼者和他驾驭的厉鬼的身上,炸裂开来。

顿时,四小滩充满了腐蚀性的尸水,就迸溅了出来。

满脸横肉的驭鬼者,痛彻心扉的在地上翻滚着。

站在他身前的,原本快要由刺鼻的味道凝聚成实体的鬼。

受到了人皮水球当中尸水的攻击,厉鬼的身形又被打散了一些。

李青闷哼了一声,他在使用这个灵异物品的时候,也受到了厉鬼的力量的侵蚀。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腿上正在被四块鸡蛋大小的尸水侵袭。

鱼晚晚担心的问道:

“李队,你怎么样?”

“要不要用那个东西处理一下?”

李青知道她指的是,他之前告诉过鱼晚晚和吴索维的,那个能够消除身上厉鬼复苏状态的,碎裂的小铜镜。

李青对着鱼晚晚摇了摇头,说道:

“我能解决,速度回车上。”

就是费钱...又要消耗掉特殊材料修复身体了。

就在此时。

忽然。

一片乌云从半空中飘荡了过来。

几乎是眨眼之间,乌云密布。

之前艳阳高照极为晃眼的阳光,全都被遮挡住了。

远处碧蓝的大海突然掀起了滔天巨浪。

啪嗒。啪嗒。

豆大的雨点砸落了下来。

“人力”车的方向,传来了吴索维的大喊声:

“李爷!小鱼丸!赶紧的回来!”

“车上的灯笼,正在加速变暗!”

噼里啪啦。

短短两句话的功夫。

豆大的雨点已经连成了瓢泼大雨。

鱼晚晚见到昏黄的灯光范围,已经被那些密集的雨水,给砸出来了一个又一个的蜂窝般的洞。

他们已经能够闻到大雨中,飘散的尸臭味道。

鱼晚晚有些紧张的,看向李青。

李青原本想着直接用纸灰鬼域,带着鱼晚晚回到车上。

但是,他又抬头看了一下那些小吃摊上面,插着的遮阳伞。

这些遮阳伞,原本看起来跟所有小卖部门口插着的遮阳伞,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在这种充满了尸臭的大雨当中。

依然安然无恙。

要知道这些大雨,可是能够把与红色鬼烛烛光作用十分相似的。

昏黄的灯光所笼罩的范围,都给砸出来无数的漏洞。

这些遮阳伞,不同寻常。

李青伸手指了指,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遮阳伞。

鱼晚晚心领神会,直接紧跟在李青的身边,凑到了遮阳伞的底下。

两个人都没有理会,在地上哀嚎并且破口大骂的,那个满脸横肉的驭鬼者。

李青索性又拿着那个奇怪的喷水枪,对着能够盖住一个冰柜的遮阳伞的杆子,砰砰了两枪。

嘎吱一声。

遮阳伞就歪歪斜斜的要倒下来。

李青的额头上,也是冒出来一层冷汗。

他感觉到后背上面,也多出了两块鸡蛋大小的,尸水的腐蚀面积。

鱼晚晚看到李青的神色,就知道他又受到厉鬼的力量的侵蚀了,于是赶紧伸手接住那个遮阳伞。

其他几个在别的方向的驭鬼者,原本看到李青去弄遮阳伞,就有些蠢蠢欲动。

现在看到李青并且没有因此受到攻击,便也都各自施展身手,去摘取一看就不同寻常的遮阳伞。

李青招呼鱼晚晚准备撤。

但是此时,他的余光一撇。

惊讶的发现。

那个满脸横肉的驭鬼者身边得的那一滩水里面,似乎浮现出来了一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