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就是人类帝皇 > 53.鲜肉(求月票)

鲜红。

奥伦睁开满是疲惫的眼睛,动作轻容地从掀开被子,慢慢地起身下床,生怕吵到躺在身旁的妻子。

“又做噩梦了?”卡希拉已经醒了。

他靠坐在床沿,按了按阵痛的脑袋:

“是的,我梦见了很多尸体,还有鲜血和碎肉,就是那些东西,怎么也挥不散……”

卡希拉和他已经共同生活了十四年,过去从未见奥伦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而这一切都发生在那场火灾以后。

可明明他们没有任何的亲人和朋友死去,奥伦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跟骑士大人们说过了吗?”

奥托摇摇头:

“我问了位熟人,那个巡逻队里的希恩,但是他也说不出任何有用的话,骑士们又不是传说中的巫师,还能治疗我的噩梦。

“别太担心了,我还能正常工作,这不算什么大事。”

卡希拉担忧地说道:

“好好看看你自己吧,满眼都是通红的血丝,你每天的情况都在变糟,再这样下去怎么办啊?”

奥托挥了挥手:

“它会自己走的,这又不可能是什么巫师的诅咒,难道还能缠着我一辈子吗,别想那么多,我出门了。”

他没有理会自己妻子在身后的呼喊,随便穿上平常的衣服,快步摔门而出。

奥托没有将实情全盘托出。

卡希拉和他相识了十四年,而他们也有长达十三年的夫妻生活,因此奥托很清楚自己的爱人,她很关心自己,但是总会因为这种想法而折磨的自己都没睡好。

他今早起来的时候,卡希拉就直接醒了,这就是她也没睡好的证明,他不想让卡希拉过度担忧,她的身体并不怎么好。

所以他隐瞒了自己梦境的具体内容。

他梦到了鲜血,碎肉,被撕碎的身躯,却没有说梦中的自己正趴俯在这些血肉面前,像是动物般啃食自己同胞的残躯。

而且他还乐在其中。

疯狂。

除了这个词,他很难想象有什么其他的词语可以形容自己的情况,而且奥托还感觉到种莫名的恐惧。

但他并不是害怕梦中的内容。

奥托也说不好怎么回事……

砰!

他忽然被撞得向前踉跄了两步。

“抱歉,奥托,我刚刚没看清路。”说话的是骑士法恩,他平常就经常找奥托的麻烦。

法恩是镇子上出名的恶棍,而他对奥托敌意这么大的原因也人尽皆知,那就是因为奥托有位漂亮的妻子。

而且最重要的原因是……

奥托以前一直都在忍让他的行为,就像是个懦夫,当然,这种想法其实很不对劲,因为他作为平民,除了忍受也没有其他的选择才对。

他抬起了头,看着法恩:

“你再说一遍?”

奥托很惊讶自己说出的话,但更让他诧异的却是法恩的表情,这位骑士先是愣了愣,接着向后退了两步。

“别激动,我不是故意的。”法恩带着三分疑惑七分畏缩的表情连忙转身走掉。

奥托有些疑惑地看了眼他的背影。

今天的自己怎么了?

他竟然敢顶撞法恩,而且法恩还真的没有生气,或是借机对自己做什么,就这么走开了。

而且他看起来就像是……

被吓到了?

奥托本能地抽了抽鼻子,然后就愣住了。

他闻到了生肉的味道。

奥托转身看了看自己的附近,根本没有什么生肉的影子,除了来往的行人外,只有几间他很熟悉的店铺。

他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也许卡希拉说得对,他真的该找些有学问的人好好聊聊这件事……

“咻。”

奥托听见了某些柔软东西滑动的声音,接着这奇怪的声音和味道就停留在了他的感官中。

那些柔软的东西在流动,相互碰撞着,但除了他以外,谁都没有露出听见诡异声音的样子。

他在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决定转过身。

奥托打算回家和卡希拉商量下,虽然他本不想让爱着自己的妻子担心,但要是怎么下去的话,她可能连担心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随着奥托往会走,那股古怪的声音也变得愈发清晰,他甚至能听到它们流过某种坚硬物体上时发出的粘滞声音。

而那股气味也越来越诱人,他的脑中开始闪烁着梦里的那些画面,他总觉得此刻自己正捧着人类的断肢,在往着口中吞入。

好饿……

奥托啪的一下撞在门上,接着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瘫倒了下去。

不……

咔嚓。

“奥托!你怎么了!”

卡希拉抓住了他的胳膊,撑着他的身体往回拉,而随着她的动作,奥托却感觉自己的体内开始涌现出了股源源不断的力量。

肉……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卡希拉把他搬到了床上,满脸担忧地看着他。

是的。

他听见了。

是肉在说话。

“是我的肉在告诉我,梦境,还有我听见的,都是他们在我体内的警告,我的脑袋好痛……”

卡希拉声音颤抖地说道:

“奥托,你不要吓我,到底怎么了,要不要我去找镇长,他可能会有办法。”

“不。”他拒绝道,“不用了。”

奥托神色平静地抬起头:

“它们已经进来了,而且它们把全部事情都告诉了我,我忘掉的全都记起来了,卡希拉……

“我爱你。”

卡希拉脸上的担忧还是丝毫未减:

“你清醒了吗?”

奥托点了点脑袋:

“十四年我刚刚到无罪镇的时候,其实只是把你当做掩饰身份的工具,但随着我们这十几年的生活,我却真的爱上你了。

“但很可惜,我没法带你走。”

卡希拉向后退了几步,表情变得有些紧张:

“你肯定是被巫师诅咒了……”

啪!

他猛地站起身,向前扑倒卡希拉,接着单上按住她的嘴巴,在卡希拉恐惧的眼神中凑到她的耳旁:

“放心,我会带你走的,血肉之主会同意的,你会进入我的肠和胃,跟我共同服侍伟大的主人。

“别怕。”

真惊险啊。

伊丽莎白差点就让他忘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卧底在无罪镇的狼人,还好,虽然她能扭曲自己的心智和记忆……

但血肉从不撒谎。

狼人露出了牙齿。

是的,血肉不会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