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剑开天 > 第四十二章 正兴镖局

青山城,距离恽城只有十里地,两城比邻,分居南北,相隔不远可是区别却十分的大。

这青山城,外围的城墙高二十丈,通体都是由巨石堆砌而成,坚固且美观,令人望而生畏。

城门前,谢长渊胯下大青牛,在朱横的随同下通过了守城军卒,顺利走入青山城的管辖范围。

“相隔区区十里,怎么贫富差距会这么大?”谢长渊心中纳闷。

朱横似乎看出了谢长渊的疑惑,当即笑着解释道。

“青山城是一座新城,立城至今不过五十余年,里面的有钱人大多是从恽城迁过来的,说起来这里的百姓和恽城那边的还算是同宗同源。”

当一座新城建立时,往往落后的老城里面的人都会走出来,去往新的地方谋求更好的生活,自古如此。

只不过,眼前这座崭新的大城和小土城比起来,这差距也是在是大了点。

路边,有些告示栏上面贴着公文,谢长渊瞥眼一眼,大概看了个明白,似乎是最近几个月城内都禁止和尚道士走动,一旦逮住的话,还要缉拿送往国都,谢长渊若有所思,摸了摸自己头顶上的寸发,想起了昨天入城时候的遭遇。

他开口问道:“现如今在长生大陆缉拿僧道的程度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朱横点头“是啊,过去五六年,南方的宗门和各国都投靠了十二神宫,那十二神教已经逐渐成为了咱们东土唯一的正统信仰,只要是未有归顺的宗门一律被定做邪教,从修仙之人到炼体狂人,甚至于民间普通的僧道都受到了巨大威胁,听说咱们宋国也准备投靠十二神宫了,所以现在就是在表忠心,一旦抓到和尚道士直接送到国都,存够了就送往南边。”

一句话讲完,朱横的头不禁摇了摇,这种差事他最近几年是做的很不痛快的,原本道教与佛教早已在东土扎根千年,在不同的时期此二者各有盛衰,自然而然的发展到了今天,可如今信个佛信个老君却反倒成了罪了。

他这个武夫也想不明白,堂堂东土,怎么会被一群来自西方的妖魔鬼怪骑在头上颐指气使了。

说多了都是郁闷,两人时不时的搭上几句,很快就来到了城东的玉石街,正兴镖局就在此处。

正兴镖局门户高大,看起来高墙阔院,可如今已经人影萧条,许多镖师走的走死的死,一个月下来都接不到一趟镖,门前的街道都许久无人出来清扫。

冷冷清清的镖局门口,一名年轻的镖师懒洋洋的坐在藤椅上面,摇摇晃晃的,感受着秋风当中的一丝凉意。

忽然,他耳朵听到动静,睁眼一看,忽然看见一名独眼独臂的男子和一位红脸大汉出现在门前,二者一人骑马一人骑牛,再加上都是人高马大,一眼看去竟颇有威势。

谢长渊他不认识,可这位红脸大汉可是在附近几座城里出了名的炼体四段高手,当初去请人家押镖就是这位年轻人亲自上的门。

眼见朱横到此,小镖师立马从藤椅上面站起来,满脸笑意的迎了上去,客客气气的把两人接进了镖局。

近几个月来,这还是正兴镖局第一次来客,而且来的还是先前去请的朱横,自然要表现得恭维一些。

所以,镖局里仅剩的十几个人都很热情,他们都是镖局的老人或者多年的家仆,对于这趟镖的重视程度,丝毫不亚于家主李闯。

只要这趟镖能成,镖局就能起死回生。

谢长渊二人在大厅等候,有家仆在旁边伺候着,未及,一名身材魁梧,面色却有些蜡黄的中年男人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此人浓眉大眼,方脸阔口,满面的豪气,只是他面色蜡黄,仿佛身体抱恙。

可身为家主,他还是保持着精神抖擞的姿态,来到大厅前就对朱横抱拳拱手。

“朱都头!日盼夜盼,终于等到您了。”李闯哈哈大笑。

两人一顿寒暄,马上分宾主落座,酒席也随后端了上来。

李闯的身边还站着一对年轻男女,都是二十岁出头,那男的眉眼与李闯十分相似,不难猜出其身份。至于女的倒是生的很俊俏,其眸子清亮,上面两道剑眉,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一头青丝扎成一道干净利落的马尾垂在身后,颇有英气。

谢长渊看了一眼,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妹妹谢长灵。

而且谢长渊也发现,在李闯和朱横聊天之际,这名留着马尾的俊俏女子看着满桌菜肴神色颇为古怪,想必是最近一段时期,镖局都没有摆过这么丰盛的酒席。

他们身为家主的子女,自当站在一旁静候,没有他们入席的资格,而谢长渊作为客人,却能频频起筷,吃得不亦乐乎。

谢长渊夹着一块肉放进碗里,旋即转过头说了一句。

“你们也坐下来吃吧,站着不累吗?”

谢长渊好意的一句话,却让现场突然变得尴尬,青山城长幼尊卑分明,没有家主的吩咐,其子女妻室都不得入席,更何况说话的还是身为客人的谢长渊?

“哼。”马尾女子哼了一声,旋即把头撇到一边,没有搭理谢长渊。

家主李闯干笑了两声,这才点头让一双儿女坐下来一起吃。

酒过三巡,李闯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他双目灼灼的看向朱横。

“朱都头此次前来,可是给我李某人带来好消息的?”

李闯话语诚恳,显然,他对朱横寄望颇深,很希望对方能够出面帮他押送这趟镖。

他本身也是炼体四段,是正兴镖局的第一战力,只可惜上了几岁年纪,再加上镖局的事积劳成疾,现今身体患病,自感无力押送这趟重镖。

而青山城内的炼体狂人他信不过,因为其中很多都收了知县和其余两大镖局的好处,不愿意出面帮忙。

这不,他就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朱横身上。

李闯正式进入主题,身边一对儿女也在这时候放下了碗筷,眼神中带着期望看向朱横。

可谁知,朱横的大红脑袋却摇了摇,表示他本人不会出面帮这个忙,但是他可以推荐一个人。

话毕,他伸手指向了身边的谢长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