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的江宁再也没有之前慌张的样子,反而一脸狠厉。

“蔡家、蒯家,我是必须要除掉的,若是其他人识趣还好,不识趣的话...”

“那就怪不得我了!”

刘表听到江宁这话,不由得反问道:“你有那么多兵马吗?”

江宁邪恶一笑,说道:“我没有,但是其他人有啊!”

“州牧可是忘记了,之前蔡瑁说那些宗贼首领的事...”

“他们根本不可能出得了城门!”

“要知道,这江陵城可不止一家世家豪族哟!”

刘表沉思了一下,说道:“是贝家、苏家和张家?”

江宁点了点头,果然人老成精,自己只是起了一个头,他就能猜的**不离十。

之前自己留在外面的一千五百兵马,就是为了今日,不仅城里安插自己的人,城外也有!

只要你不是鸟,那么江陵城,恐怕进的来,出不去!

而且...

自己只有这些兵马吗?

可太小瞧我江子奕了!

刘表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人会来的?”

江宁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当然是吃席...”

“额,不对,来吊唁的啊!”

“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嘛?州牧薨了,荆州的大小头领不来吊唁一下,是不是说不过去?”

“当然,其实也不一定非要杀了你,控制住就行了,那样其实更加方便行事。”

“只要到时候你一纸召令,他们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其实说到这,刘表已经明白了江宁的计划,说到底,和自己用的手法异曲同工,只不过江宁的做法更狠、更毒辣罢了。

其实江宁此刻也颇感觉不自在,当着正主的面,说着杀他的话,还把谋夺他的家业说的那么自然。

饶是江宁都感到十分怪异,但是当事人却好像没有什么反应一样。

刘表此刻叹了一口气,说道:“子奕...”

“你不觉得...”

“你这样做有问题吗?”

在江宁看来,能够达成目的才是第一位的,所以对于刘表此刻的话,他表示十分不认同。

于是他撇了撇嘴道:“有问题?宁早就说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眼下北方战事刚起,南方孙权也虎踞一方,若是我有半年时间,倒可徐徐图之,但是...”

“我没时间了啊!”

“那就只能不择手段了!”

听到这话,刘表没有表示,反而问了江宁一句话:“你可了解曹操?”

突然的问话,让江宁楞了一下,说的好好的,为何又和曹操扯上关系了。

“现如今,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是不管他如何,表面上对待天子,依旧是恭恭敬敬的!”

“你可了解袁绍?”

听到这,江宁迷惑了,这又和袁绍有何关系?

“袁家四世三公,不可谓不强盛,袁家坐拥冀幽青并四州,但是涉及到封赏,依旧会去许都向天子讨封!”

“你可了解刘备?”

“刘备,自称中山靖王之后,哼...”

“姑且不说这是不是真的,但是他的确没给我皇室丢脸,这倒是做不得假...”

“说了这么多,你可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系?”

江宁也不是傻子,刘表提到这几人,明显是在提点他,那么这些人...

有什么共同之处呢?

没有让江宁想太久,刘表开口道:“名义!”

“不管是曹操还是袁绍,或者是刘备,至少他们都是在这个合理的范围内行事!”

“换句话说,就是规则!”

“而今汉室垂危,但是纵使如此,汉室余威尚存,胆敢挑战这规则的,你可以看看,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你也一样!”

“真当大汉没有法度了吗?”

“而今虽然是乱世,人命不如猪狗,但是如果大家都像你一样,动不动就掀了棋盘,肆意妄为,滥杀无辜,江宁,你觉得这天下会是什么样的?”

说完这话,江宁沉默了。

其实仔细想想,刘表点出来的也确实没错。

一开始,江宁没把这些人当人,在他眼里面这些人只是一个NPC罢了。

而现在,江宁也认可了这群人的存在,但是还是没有把自己融入到这个社会,说到底,还是几千年的文化思想差异罢了。

加上给兄弟复仇的迫切心态,让他变得不择手段,为了能达到目的,甚至不计后果,不计代价。

刘表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之前说你高度不够,是因为你还没有做过上位者,很多见识和理解你都没有达到!”

“江宁,我且问你...”

“假如你现在在我这个位置,按照你的想法,你是不是直接就可以拿下蔡家、蒯家了?”

“如果你在我这个位置,荆州流血漂橹、尸横遍野,你是不是也不在意了?”

“如果你在我这个位置,那么你是不是就可以肆意挥起屠刀,任意妄为了?”

一连三问,让江宁猝不及防,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复刘表。

“那为何我宁愿用假死,也要逼着他们去造反呢?”

“因为没有人可以不遵法度,大家都在规则内行事,一旦有人妄想破坏规则,那么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江宁试探着回答道:“会...把这人踢出去?”

刘表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

“你...为何跟我说这些?”

江宁也纳闷了,他和刘表不仅非亲非故,而且可以说,还有着深仇大恨,这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了,但是刘表为何还来提点他?

这就让江宁很是困惑!

“其实我这么做是为了...”

“琦儿!”

“为了刘琦?”

刘表点了点头,说道:“你我心知肚明,我把荆州给你是为了保琦儿平安!但是万一呢?万一有一天你为了更大的利益,会不会选择杀了琦儿?”

“当你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开始,当这个世上没有束缚你的规则的时候,那么当你遇到更大的利益,抛弃琦儿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你只要守规则,琦儿就不会死,因为他死了,你统领荆州就没了名义!”

“所以...”

“我是在保护他!”

江宁撇了撇嘴,伸了一个懒腰,对刘表说道:“你这绕的可真是够远的啊!”

“你不会以为你说这两句话我就会改变吧!”

“一直以来...”

“我都不是什么好人啊!”

听道江宁如此说,刘表脸上不自主的流露出失望的表情,似乎为没有没有劝服江宁感到惋惜,但是却在这时,听见江宁又开口了。

“不过...”

“你这些话说的很好,我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