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万道长途 > 第十一章 士气

砰的一声,鲁山和李启撞在了一起。

李启顿时感觉肩膀一阵酸痛,和预想中的摧枯拉朽不一样,对面居然纹丝不动!

他的皮肤触觉已经不太明显,但这一下居然让他酸软无力了。

最可怖的是,李启可以看见,自己的牛力术的持续进度条,突然从8%加速到了25%!

仅仅是这一下撞击,牛力术的持续时间就缩短了接近二成!

李启惊了,鲁山有这么强?

如果他真有这么强,那排波帮早就灭了,哪里撑得到现在?

不过,他马上注意到了一点。

鲁山的身上,也有两个进度条。

“阵法强化:84%。”

“蓄力中:56%。”

蓄力中这一条,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增加,眼见就要满了。

李启顾不得身上的酸痛,强行再鼓起一口气,用头槌一头撞在鲁山的身上。

鲁山似乎没有料到李启能这么快恢复行动能力,被迫更换姿势,被李启用头槌逼退。

而李启看见对方蓄力中的进度条被打断,松了口气。

但是,下一个“攻击:100%”的进度条直接就蓄满了,他根本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鲁山这一拳打来,直接砸在了李启的鼻子上。

李启现在皮糙肉厚,所以并没有感觉到痛。

不痛,但是,流血了。

鼻血流出,纤夫们面露惊喜,发出了欢呼,原本心中的惶恐也减轻了许多。

这件事发生之后,李启立刻看见“阵法强化:84%”,变成了78%。

居然倒退了!

还有这种事?

李启马上意识到,是士气!

结阵也好,一起冲锋也好,还有方才的种种情况,甚至包括今晚的行军,都有透着隐隐的军伍之风。

六叔他们认不得军伍之风,但他可是看过数次阅兵,明白那种令行禁止的气魄,分得清楚乌合之众和军阵的差异的。

这个阵法,虽然不知道鲁山从哪儿学来的,但恐怕和军队脱不了关系。

既然是和士气有关……

那么,李启没管鼻血,而是果断一个驴打滚,逃出鲁山的攻击范围,然后抓住了一个军阵之中的力壮帮纤夫。

他猛地一拳,直接把对方的脑袋打进了胸腔!发出了咚的一声,清脆至极。

鲁山一看,马上明白了李启想要做什么。

“你敢!”他大骂着猛地冲上前去,想要阻止李启。

但同时,鲁山也心惊不已,这厮眼力怎么如此惊人,为何一眼就能看出阵法的弱点?!他不过一个纤夫,哪里来的见识?

但李启仗着皮糙肉厚,硬吃了对方一拳,虽然有些疼痛和青肿,但他故意装出毫不在乎的样子,又揪起一个纤夫,抓起来,直接拔掉了他的头。

血淋淋的脊椎和纤夫那在黑暗中尚未消散的尖叫,恐惧的氛围四散溢出。

“桀桀桀!”李启瞪大眼珠,发出怪声,又咬了一口人肉,弄得满口鲜血,滴在衣服上,显得分外骇人!

再加上,他呼吸之中鼻孔喷出白柱,皮肤更是红色,加上古怪的笑声,活像一个妖魔。

反正是半点不像人。

鲁山身上的进度条,直接跳到了97%。

很明显,他也感受到了阵法即将结束,所以他急了。

“混账!给我去死!”他捡起一块地上石头,抓起来当做武器,跑向李启,想要挽回士气。

但是,李启却没有和之前一样避开,而是直直的迎了上去。

李启不闪不避,直接被那块石头砸中,这一下是鲁山的全力一击,足足两千斤巨力,哪怕是此刻牛力术的厚皮,一样砸的他头破血流,眼冒金星,差点失去意识。

至于那块石头,更是直接被砸成了碎块,刺在了皮肤里面。

可以说,这一下,伤得很重。

但是,他强行硬撑下来,故意发出咆哮声,宁可被砸这一下,也要强行一口咬住鲁山的鼻子,狠狠撕下!

鲁山的半个鼻子直接被他咬了下来!

“啊啊啊!”哪怕是出了名的山大壮,也忍不住发出痛嚎。

其他纤夫更是被这一幕吓得肝胆欲裂,先前被激励出来的士气半点不存,甚至有人慌不择路开始逃跑。

“回来!现在跑就是找死!”他忍痛,对着纤夫们喊道。

但这一喊,李启却抓住机会,一拳砸在他的头上。

鲁山反应很快,强行偏过头,这一拳只砸在了肩膀上,让鲁山脚步趔趄,身形一矮。

不过,这一下,也让阵型彻底崩散。

李启看着对方的加持状态的进度条到了100%,然后直接结束。

所有纤夫,只感觉束缚自己的那根线被扯断了。

这下,他们彻底失去了勇气,四散而逃,一个个连滚带爬,作鸟兽散。

鲁山身上的阵法加持,也直接溃散。

他原本勉勉强强可以抗衡牛力术,但是阵型一散,他的力量恢复到了平常的程度,甚至都破不了李启的防御。

然而,他却没有坐以待毙。

手里拿起棍子,他怒吼一声,哪怕没有军阵,他还是对李启发起了死斗。

这样的斗志,根本不像是一个纤夫应该有的。

李启也不惧怕,现在对方身上的加持已经结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正式交手之后,李启却瞪大眼睛,被直接摔在了地上!

鲁山的攻势迅捷又猛烈,看起来经受过正经的训练,而且虽然身体素质不如李启,但是招式大开大合,刚猛致命!

李启虽然力大皮厚,但不懂技击,居然一时半会拿不下来。

他尽可能的想要招架住攻击,但总是吃力不住,反被打中。

只是靠着皮厚,鲁山根本打不动他。

技击,终究是比不过术法。

不过,鲁山再一次格挡住李启的进攻那一瞬间,李启却突然中途变招,在巨力加持下,猝不及防的鲁山被一个背摔砸在地上!

李启上去就是一记手刀想要在砸在他脖子上,如果这一下能让鲁山失去意识,这场闹剧就结束了。

但鲁山一个鲤鱼打挺,马上翻身起来,和以往一样,躲过了这一下。

只是,鲁山却有些心惊!

李启刚刚还如此粗笨,怎么突然就开始运用技巧了?

他当然不知道是为什么。

只有李启自己知道。

他开始学着,在迅捷的战斗中观察对手身上的进度条!

只要能在进度条在中间的时候反击,就能克敌机先。

换而言之,就叫打断施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