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人间兄妹 > 二十七站:笑过春风

自从陈冻被迫和陈筱棠订婚了,陈冻当天到了家,就把筱棠关门外了。

筱棠一看,气的直哆嗦,死老哥,有必要这么记仇吗?不就是想把你当挡箭牌么?再说了,我是喜欢过你,何况跟你都过了这么久的同屋生活了,竟然今天开始把我关门外了!气死我了,臭老哥,没良心。早晚要被吃了,做腰带,然后扒皮筋,当牛盘,炖了上胃,灌魂肠。哼!陈筱棠踢了踢门,见状门还不开。

拿起自己的行李,直接出去租咯!

陈冻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谁知道她家里这么想的,不就是租房子一起住吗?再说了,陈冻只是拿陈筱棠当兄妹的,更何况,上辈子就是兄妹的,他哪里敢真结婚。真要是结了婚,陈冻也不乐意,陈筱棠也没心思结,到时候,凑一块,天天吵架,这找谁去说?更何况是一对兄妹,既然住一块不行,那就分开住,免得话多,事多。反正照旧宠着筱棠就行了。陈冻是这么想的。

陈筱棠没了住处,在各个小区到处找房子。嘴里还碎碎念:死老哥,我当年待你不薄,如今把我扔出门外,算我看瞎了眼,哼!陈筱棠到现在还在气头上,陈冻发了好几次消息和视频对接,陈筱棠是一次都没接。

陈冻在家,想了想,出去找她回来么,倒是可以,但是订婚这个怎么取消啊?不找她回来么?又怕她在外面吃亏,陈冻也很纠结。毕竟这么多年下来,都是陈冻照顾筱棠的,筱棠也乐呵着被照顾。真是上辈子欠的吧。哎。。。。。。可是,现在她人在哪里都不知道,也不主动和陈冻联系,真的让陈冻有点慌。等到了下午四点左右,筱棠终于来电话了。

臭老哥,想我没?你这么狠心,把妹妹扔外面吗?真是看错你了。

啊!想你?我可担心死了。你找到房子没?改天我去看看,你可别被坑了。

啊啊啊!臭老哥,不理你了!以后别见到我了!哼!

呃呃呃?哎,行行好了,别不让哥见你啦!哥错了还不行吗?真是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多少了债了。明明没欠债的,怎么老觉得我欠你的啊!造孽哦!

行了,行了,你回来住吧!别找房子了,你住外面,哥不放心。就这样,赶紧回家,哥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番茄炒蛋盖浇饭。

哼!别想那一顿饭就能把我打发了!我已经不是当年,你认识的小女孩了。

那哥天天给你做好吃,行么?

嗯……好吧,我答应你了,我回家。不过,不许再赶我走,再赶我走,我不活了!哼!

行了,都多大人了,还说这话,赶紧回来,家里正烧好吃的呢!都是你喜欢的。

吼吼!太好了!我马上就到,不许你动筷子!必须我吃饱了,你才能吃。

你。。。。。。哎。。行吧,哥答应你了,真拿你没办法。你太皮了,以后咋办。

那又没事,大不了,哥养我好了。嘻嘻。

那是不可能的,你迟早要嫁人的。哥又不是神仙,凭啥要照顾你一辈子?

就凭。。。。。。我和你拍过的照片。

陈冻一脸的吐血。。。表情。死丫头,什么时候偷看我手机里的照片了?

算了,不管了,以后再处理。谈笑风生店还要重开呢。毕竟停了半个多月了,工资照发,再不接上,估计客人都要没了,这怎么行。

第二天一早,陈冻早早的起了床,也没理筱棠在卧室里睡觉。备好早饭,吃了几口,就出门了。是时候,拉回自己的员工上班,这段时间,估计都不知道跑哪里玩嗨了。另外也要吸引听众再次回到大堂来,做好一切准备。

打广告?算了吧,老套,别人又不一定会听会看。街头宣演?城里到处是相声小品店了,哎。陈冻有点头疼,一时间,陈冻也有点没辙。不过呢,陈冻想到一招,也不知道,这样合不合适。当天下午,陈冻出动了。陈冻先是去了一趟书画店,去和一家书画店的老板协商。

老板,您好,我找您有点事,能耽误一下吗?

嗯?什么事?

老板,我姓陈,名冻。我想把自己的写的诗文出售给您,你看需要吗?

这个啊?我不感兴趣。

陈冻有点囧,的确,诗文这一类的,现代人,没多少人会去看的。那老板,如果我把小品,写在书画纸上,您看,会有人要吗?

嗯?这倒是稀奇,你会说小品?

本人不才,说的小品还好,您要是有兴趣,可以来听听,另外,您如果可以卖我一些没用过的空白书画纸就好了。

那行吧,不过,你得让我先听听你这个小品,值不值得我去听,然后我才会把书画纸卖给你。如果你的小品不错,我可以帮你宣传、宣传,到时候,我只要点分成就行了,你看如何?

那.....行吧。可是老板,现在.......不合适吧,您这会儿在等生意上门呢?我在这里讲,不合适。你看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呢?

这个,没事的,跟我去后屋的厅堂。小刘,店里看着点,别让贼给偷了,还有,别给我偷懒,不然扣你工资。

知道了,知道了。

陈冻跟着书画店老板,来到了后屋的厅堂。书画店老板坐好后,请陈冻开口讲小品,陈冻便准备开口了。这一次,由于只有陈冻一个人,那么只能讲点单口小品了,也就是俗说的独角。

书画老板你且听好,下面即开相声台哦~~!

陈(高声):小二,上酒!

陈(憋声):咦,客观,酒在您肚子了。

陈(高声):嗨~!二小,满上!

陈(憋声):您看酒上?

陈(高声):嗯?我让你上酒,你跟我酒上?

陈(憋声):诶呦,酒上肚里来。

陈(高声):呀呵,我让你上酒,你跟我诗飘?

陈(憋声):您要不好这口?

陈(高声):咋说?你这酒还独特一缸?

陈(憋声):嘿,您瞧好嘞!

(哗啦啦的开缸倒酒声)

陈(高声):哎呀!力不小,抬杠处处有余。

陈(憋声):得了!您是坐着不嫌累,光看我在打膀子。

陈(高声):嘿!我这是在夸你呢,你咋觉得我损你?

陈(憋声):行了吧你,您客官光喝酒,翘着腿,最后还搭在我肩上。我都成啥了?

陈(高声):嘿!造反了你!爷这叫做给你面子,别不识好歹。

陈(尖声):诶唷唷~!陈爷火气真大,奴家找你好久了,败火不?

陈(高声、憋声):呵,哪来的泼妇,一边去。

陈(尖声):切~~!无趣,走了哈!

陈(高声、憋声):一路走好,黄泉路上好相伴喲!

陈(尖声)一个琅跄,回头一瞪:你们出了这门,等着叼走吧~~哼!直接走了。

陈(高声):酒呢?你给我吞了是吧?回头瞪着小二。

陈(憋声):缸没了!

陈(高声):我问你酒,没问你缸。

陈(憋声):缸没了,酒进肚了。

陈(高声):嘢哈!果然你吞的,看打!

陈(憋声):客官欸~!酒在你肚,不在我肚,打我作甚?

陈(高声):呃呵!吞酒是你,说我吃酒是你,不打你,打谁?

陈(憋声)想到,诶唷妈呀!上个酒,被他自己吞了,说我吞了,还打我嘞!得嘞,不伺候了!

陈(憋声):客官,我去拿酒撒?

陈(高声):喔~~~!走你!快去快回啊!

陈(憋声):晓得了!

陈(憋声)溜了.....

陈(高声):人呢?

陈(高声):吼!看我不砸了这个狗店!

陈冻停场,蟹蟹您的聆听。

陈冻看着书画店老板,问道,您看,合适不?

书画店老板,听了陈冻的问话,回答,还行吧,既然这样,走你。书画店老板把书画纸卖给陈冻,也帮陈冻把相声,和小品分别写到书画纸上。

忙活了一阵子,终于完工了。这时候,已经快下午五点了。陈冻一看时间,赶紧和书画店老板道谢,拿起自己的东西,出了书画店。这时候的广场人很少,毕竟人都没下班呢。这时候的餐饮店已经忙活开了,陈冻想了想,先是试试行不行得通。于是,来到一家店门口。

店里的服务员,对陈冻说道,您好,请问需要什么?菜单都在下面。看好了,跟我说声就行。

陈冻看了看,自己也有点饿了。于是就点了叫花鸡一份,紫米饭一份,拌黄瓜一份。至于待会送书画,这事,不急,先吃,再说,也许有进展。

服务员看陈冻点好了餐,去准备了。过了一会儿,餐都上来了,陈冻开口就吃。等到陈冻吃完,已经5:30了,于是叫来服务员,准备结账,顺便让服务员去找他们店的店长或者老板。

服务员,结账!

来了,您稍等一会儿,这边马上就来!

服务员来到陈冻边上,看了看,算好账,给陈冻一张计算好的账单。一共消费35元,您看是支出,还是维德?

那支出吧,在哪结?

请您去那里,服务员指了指柜台。

陈冻拿着东西,来到了柜台。你好,结账,对了,顺便我想和你们店长或者老板谈一谈,你看合适吗?

额?请问什么事?我就是老板。

您好,我呢,想送你们一点书画,您看需要吗?免费的。不过,我需要你们帮我一个小忙。麻烦你们把那些书画,挂在你们店里那些桌子边上的墙上。您看行吗?

嗯?免费的?您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假的,就算了,您还是结账走吧。要是真的,我要先看看,合不合适。

行,没问题。陈冻随手拿出一张书画纸。书画纸上,写着的是一个相声。餐饮的老板看了看,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以前看过书画纸上,都是花花草草,如今的书画纸上是相声,小品,别具一格,何况还是免费送的。老板当即答应,要了这些东西。还希望陈冻以后再来,再送点。

陈冻尴尬的笑了笑,好的,好的。陈冻没有把所有的书画纸都给这家老板,只给了几张。陈冻开始转战各家餐饮店,要么点一杯奶茶,要么点一份米饭。最后一点点的都送出去了。而那些餐饮老板有些接受了,也有些拒绝了。反正对于陈冻来说,这已经达到目的了。对于如今这个发达的餐饮行业来说,陈冻只是投下了小小的波动罢了。

当天夜里7点多,陈冻回到了谈笑风生店里,之前招来的员工,有两个辞职了,剩下的都留下了。当初的林诀,如今已经是快26来岁的人了。人也成熟很多,相声和小品都开始走上路了。这段时间,他没有荒废时间,一有空,就去跟家里聊,顺便练练相声和小品,然后讲给家里人听。他家里人,都觉得林诀有出息了,而且工资还不低,每天只要说点嘴皮子就行了,轻轻松松,又没什么负担,乐呵的直接找了几个女孩子,打算给林诀相亲呢。可是林诀自己完全不接受,他早就想好了,要娶那之前那位老奶奶家的孙女为妻。当初陈冻也没想到,无意间竟然成了月老,撮合了一对姻缘。真是无心栽柳,柳成荫,抽芽开叶,繁地生。林诀还给陈冻发了一个邀请函,关于林诀自己订婚的事的,陈冻笑呵呵的接受了。对于陈冻来说,这是大喜,自家店员结婚,作为老板,怎么不能去捧场呢?

不过这件事,还不急,事情还在商量。现在要紧的是,开门迎客。陈冻在听完各个员工最近的情况后,开始动员。一切准备就绪,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时间过得很快,上半夜已经过去一半了。陈冻开门了。

以前的一些老顾客又来了,都是听惯了陈冻家的相声和小品了,别家听得不咋地。当然,除了那些专业相声演员,开的店的前几天罢了。偶尔有几家专业的相声演员开了店,结果也只有开业几天正在现场,过几天可能就不在了。留下的就是徒弟或者店员了,毕竟作为专业相声演员也有自己的事业,不可能天天在市集上说相声。反而,陈冻是无所谓,毕竟自己的相声和小品都是自己编的,更确切地说,陈冻是业余的,观众听得开心,他也赚的开心,也不会随时缺席。店里少人了,就自己顶上;要是店里不缺人了,陈冻酒偶尔上上,反正陈冻大部分时间都在店里。

反正陈冻自己会的东西挺多的,但都是业余水平。比如诗文,文言文,相声,小品,故事。至于剧本,陈冻没摸过,但也至少看过电视剧,无非就那几样的老套路的剧情,比如飞仙啊,武侠啊,宫斗啊等等的,这些剧本不是说不好,能写的都是好的,只不过,没有创新罢了。陈冻只能说,要想领道一路,怎么说也要有创新精神吧?陈冻本身喜欢逍遥自在,也自然不喜欢太过于墨守成规。这不能说陈冻傲娇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比一山高,陈冻还是懂的。

既然重新开门,陈冻晚上打算自己上台,毕竟曾经的老顾客都来捧场了,怎么说也要对得起来客么。来的老顾客都是懂规矩的,从晚上六点一直到半夜十二点,每个人各付自己的钱,这一晚上听相声或者小品,就只要十块钱,太便宜了,陈冻也从不涨价。跑到剧场去听,死贵死贵的,而且也就听个两小时就差不多收场了。而且陈冻从不来不讲重复的,只要下面说了,这个听过,陈冻立马就换。生活来自平淡,也来自祥和。创造来自心灵,也来自生活。虽然这样的日子很累,很费精力,但是陈冻乐得其所。

今天陈冻上台了,不过不是和林诀搭台。毕竟陈冻也想看看其他员工,表现如何,不然的话,老顾客不愿意在这里听了,以后找谁去?今天搭台的是,前两年刚进来的小伙子,名字叫秦柳一。陈冻在后台,从没听过下面员工说过什么出演不好的。今天就试试水准。

陈冻和秦柳一一合计,先来点相声或者,小品,然后推出新的模式,说故事。今天的第一场是相声。

《吃药风波》

各位好,大家好,欢迎来到谈笑风生。今天呢,给大家带来一段相声,希望大家伙喜欢,就图个乐,也顺便祝大家乐口常开。

(陈冻,秦柳一)

我是陈冻。

我是秦柳一。

陈:秦子诶,今天儿吃药没?

秦:诶!我怎么成了秦子了?

陈:呵,你就甭管我为啥叫你秦子了,我问你吃药没?听清楚没?

秦:瞧你说的,你这话我可不爱听。

陈:怎么称呼你呢?

秦:你应该叫我秦宝宝。

陈:嗨!得了吧你!海宝宝呢!

秦: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吃药!

陈:嘿!瞧你说的,你要是不吃药,今个儿别想出门!

秦:咋地了?不吃药就不能出门?这算哪门子的规矩?

陈:这叫家规!

秦:家规?以前都没有的,今儿咋又有了?

陈: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咯!

秦:我有啥问题?说说?

陈:那我就说说?

秦:你说。

陈:自打你进了医院,得了阑尾炎,开了手术,医生让你吃药,记得不?

秦:额,我咋不记得?

陈:哎,那是你因为都昏迷了!

秦:额,昏迷?

陈:哎,你是被我抬进去的!

秦:啥?我咋好端端的又被抬进医院的?

陈:嗐,不就是你头摔破了吗?

秦:得了吧!一个摔跤头摔破,哪来的昏迷?

陈:瞧见没?自己有低血糖都给忘了!

秦:又怎么回事?我咋又有低血糖了?

陈:你还记得当年那场雨吗?

秦:额,这跟那场雨有什么关系?

陈:呵,那一场雨是降血糖雨。

秦:行了吧!你这吹牛都上天了!就我还低血糖?我呸。

陈:瞧见没,大伙,自己得了低血糖,不承认的!

秦:那你给我拿出证据,看看?

陈:行啊!你看----(血糖测试报告)!

秦:我的妈呀。

陈:你可信了?这药要吃不吃?

秦一赌气:不吃!

陈:额,不吃?那就别出门!

秦:诶诶!别!我要出门!那我吃这个药,其他个药我不吃!

陈:哦?为啥?都是药。

秦:嗐,我又没有阑尾炎,手术都没做呢!

陈:嗯?真的?

秦:嘿嘿!当然。

陈:哟嚯,自己撩开衣服看看?

秦:啥?这不太好吧?大庭广众的?

陈:嗯,你不是说没开刀吗?

秦:哼!那凭啥说撩就撩?

陈:你再仔细看看手上?

秦,这跟手又咋了?

陈:喏!这个眼咯!

秦:嗯?不是说手吗?怎么又眼了?

陈:针眼!

秦:嗨,你说明白点。

秦:不就是个小针洞吗?

陈:呵呵,这就是那时候打的!

秦:打啥?麻醉药?嘿,我招谁惹谁了,这是?

陈:哎哎哎,这是你做手术扎的。

秦:照你这么说,我非得阑尾炎?

陈:那你想说**?肾衰竭?子宫破损?胃穿孔?支气管炎?

秦:得了,得了,越说越离谱了。不就是个手术吗?我开就是了。

陈:开?开什么?手术早做了,挂你肚皮上呢!

秦:啥?手术刀挂我肚皮?

陈:哈,那你撩开衣服看那?

秦撩开衣服一看:嘿,你坑我!哪来的手术刀?

陈:你再仔细瞧瞧?

秦:还瞧啥?你都骗我了!

陈:喏!那一刀痕!

秦:嘿!还真是。那你为什么说我手术刀挂肚皮?

陈:嗐,还不是你自己整的。

秦:那行了,拿药吧,我都吃.

陈:嗯,喏,吃吧!

秦:呃呃呃,咋这么多?七粒药了!

陈:喏,这是阑尾炎的,这是昏迷的,这是低血糖的。

秦:我不是不昏了吗?

陈:那你可都说吃的。

秦:嗐,这不是坑人吗?

陈:哦!不吃啊!

秦苦着泪:吃。一咬牙,吃了。

陈:嗯,去吧。

秦:人生悲剧凉,坎坷又发慌。一杯醉酒客,作恨陈化墙。

陈:嘿,你出不出?

秦:出!

陈:走你。

秦:你的大爷的。(被踹了一脚)

蟹蟹大家的掌声和欢笑,在此蟹蟹各位的捧场。有请下一组:许李亮,飞龙。

大家晚上好。我是李亮,我是飞龙。今天给大伙带来小品《做客》。

《做客》

许李亮,飞龙上场,情景:小区,许李亮家中。

叮咚!叮咚!

谁啊!这大晚上的,谁来了?真是的。

打开门一看,哟嚯,飞龙来了。

亮子,你弟妹在家吗?飞龙进门后,左顾右脑。

咋滴啦?找我媳妇有事?飞龙哥。

额,没事,没事。就最近闲了,找你聊聊,你不是知道,你们家母老虎不让你喝酒吗?哥这里带了好酒呢!想喝不?

许李亮眼睛一亮,保证的说道,我家那母老虎没在家呢!来,我们喝。

行啊!你不是最怕你们家母老虎了吗?怎么敢直接喊出来了?不怕被录音吗?我记得你们家里,母老虎是装了监控的。

嗐,没事!那监控,早就被我拆了!线路早断了。不过,飞龙哥,你今天找我不会只是闲聊吧?

嘿,你小子鼻子真灵,这都被你瞧出来了。飞龙哥是有点事找你。

啥事啊?

你瞧!2027年2月19日,XXX国发布新闻报道称:目前已经研究好高达系统,马上就要进行高达机器人实验了。你有兴趣不?别忘了,当初咱们哥俩,是为了开高达的人。我们要不要去买过来?

飞龙哥,你没搞错吧?去买?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们都是普通老百姓,哪来这么多钱?再说了,我都成家立业了,孩子都有了,这就算了吧。

瞧你这怂样,怕什么。没钱是吗?跟哥走,哥带你去赚钱去。到时候,各自开一架高达回来。

飞龙哥,你就算了吧。你哪来的钱啊?这个社会工作都那么难了,赚钱没么容易的。更何况,那是那个国家的秘密武器,谁卖给你啊?高达武器还装载在上面呢,到了我们这,直接都被收缴了,你就别想了。都30多岁人了,该结婚,安安心了。(两个人各自喝着酒)

我也不想这样啊!谁知道上头压得那么狠,我招惹谁了,这是?说起这事就来气。

怎么了,这是?你不是工作挺稳当的吗?赚得又多,报酬也不少,接的事业是一串又一串的,我都没你忙,还能赚那么多呢。

嗐,甭提了,一帮坑货。为了工作,干了这么久,虽说做的很好,收获也不少。可是哪有说裁人就裁人的?就因一句:你已经老了,可以退休了。真他哥放狗屁,我才三十多呢,就算老了?飞龙给自己狂灌酒。

哎,这也没办法啊!谁知道这个世界咋了。我现在家里一堆破事呢!我媳妇问我要钱,我给了五十,我想也够了。哪知道不够啊!我媳妇抱怨最近的物价涨得厉害,光一只全鸡就要两百块了;一块猪肉五百克的,就要四十了;连最便宜的青菜,一株都涨到三块三了。我们过的难啊!不光说水费,电费,还有房租费等等的了。

不会吧?我倒觉得没什么变化啊?

你不懂,飞龙哥,你都是小有名气了,我们是底层啊!当初我要是跟着你闯到,估计我也和你一样了,哎,可惜没有回头了。生活照就过,迟早出太阳。

行了,老弟,有啥难处,跟哥讲,哥帮你。哥也不想别的了,哥哥就找个人,结婚过日子了。咱们都是以前一起过来的难兄难弟了,谁也不分谁了,那以后有事,多互相帮衬帮衬?

行!飞龙哥。

那哥走了,恕不远送啊!

叮咚!叮咚!嗯?(飞龙和许李亮大吃一惊)

这可咋整?赶紧收拾,别让弟妹瞧见了。(唰溜溜的开动整理桌子和客厅)

叮咚!叮咚!奇了怪了,大半天的家里没人吗?(许李亮的妻子有的纳闷)不对,怎么家里有声音?许李亮,你在家里干嘛!

许李亮听了,吓坏了,哥,咋办?

凉拌了,快点。

两个人三下五除二,收拾了大半部分,不管了,先开门,不然就遭殃了。飞龙可不想害了许李亮。

媳妇,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啊?许李亮已经打开了门,让自家媳妇进来了。

嗯?你两个在屋子里干什么呢?(许李亮的妻子闻了闻)飞龙哥,今天来找亮聊天啊!

哎哎哎,是的。不过,已经没事了,我这就走。

有空常来啊!

哎,知道了。

门一关,许李亮的妻子就开始哭了。你个损崽子,我都和你说了,不要再喝酒了,还喝?你知不知道,你可是答应我,婚后从此不喝酒的?要是喝酒,咱俩离婚。

许李亮也是懵了,自己都快忘了这茬了。惨了,这下咋交代?总不能真离婚吧?于是哄道:媳妇,我知道错了,可是我已经喝了,我也没办法啊,飞龙哥,大老远的跑过来,跟我聊,我总不能拒绝吧?咱们又没多少本事,总需要人帮衬吧?我也是求了好久,才有可能让他帮衬的,媳妇,你就原谅我吧?

许李亮的媳妇哭了好一阵子,说道,你还敢有下一次?你说话不诚信,我不相信你了,你走吧。呜呜呜~~~

媳妇。。。。。你就原谅我吧,我给你跪下了。当即,许李亮跪下了。

你......算了,不和你离婚了,都这么多年了,我也没心情再去找个了。但是,你给我记住,你要是再给我喝酒,我不活了。哼!

哎哎哎,媳妇,我知道了,我不会去犯的。

.......

散场,蟹蟹各位的欣赏。下面我们将推出一个新的模式:讲故事。所有的模式,都已经包括在今晚的门票里了。以后还有其他的模式,一样都算在门票里面,价格还是不变的,最多表演的内容变了,请大家互相转告,望其都知道消息,以免发生不必要的争吵,蟹蟹大家的支持。那么,不多说了,下面讲一个故事,希望各位客官们喜欢。

《雷电》

大家都知道,雷电呢,是自然现象。可是在这里,雷电是超能力的讲述。

曾经在一个星河里,有一个星区。这片星区里,有一个星球,是天天打雷的。这个星球,除了打雷,还是打雷。一直打了上亿年。生命开始诞生,雷之生物开始出现。这里没有太多水,也没有氧气。这些雷之生物,纯粹靠着雷电而活。一开始,没有意识,后来逐渐诞生了意识。雷电之-,开始互相吞噬。不断地,有的雷之生物,开始壮大,有的变得很弱小。时间再过去了一亿年,文明诞生了。雷之生物创造了雷之战舰,一种可以飞向宇宙的战舰。他们的战舰,全是带着雷电的,破坏力极强。与此同时,雷电也是他们的氧气和生命供应体系。

后来,雷之生物的战舰,遇上了与他们差不多强大的文明战舰。战争爆发了!战争很激烈,两边死伤的比例是1:6,雷电生物每死一个,另一个文明舰队就要死6个。这对这个文明舰队很不好,于是这个文明舰队开始使用特殊武器。这个武器是为了针对雷之生物而造的,毕竟这个舰队文明,已经多次和雷之生物的舰队打过交道了。一开始,是和谈,结果雷之生物过了一段时间,就开始进攻了。对此,这个文明舰队的文明,不断地去研究雷之生物的特性。因此,针对雷之生物的特殊武器诞生了。这将是对雷之生物毁灭性的打击。

最终,雷之生物被大部分消灭了,而那只文明舰队损失惨重,这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听到这个故事,你们想到什么了?想要变成雷之生物吗?超能力哦!那么就奋斗吧!少年们,中年人们,老年人们,为了正义,保护我们的子孙后代吧。咸蛋进化!超能力在你家!哦也!

少年们听了,笑坏了!中年人听了,只是微微一笑。老年人们听了,无奈的笑了。毕竟自己年纪大了,搞不懂这些了。后面有请下一场:理解,分贝。

.......

.......

.......

.......

.......

好了大家,今天的时光已经过去,明天将会更加美好,希望你们都努力的奋斗,健健康康的活着!让我们的未来,更加欢乐,更加充实!在此恭送各位回府,蟹蟹各位的来访和支持!在此由衷的感谢。

陈冻等人都走了,关了店门,锁好后,回了自己的家。陈筱棠早就在家里呆着了,结果还没睡。陈冻就说了,筱棠,还不去睡?都十二点了,干嘛呢?电视关了。

额?不关!

你明天不上班吗?

不上,休息天,你奈我何?

行吧,随你开心,我去睡了,拜拜!累死我了,不过这感觉,挺好的,希望明天更多人回来吧。

筱棠坐在客厅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电视已经在陈冻进屋后,关了。自己老哥一天没和自己说话了,整天忙到晚,有点不自在。筱棠最后,还是会自己的卧室睡去了。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当年的吆喝,已经消失,如今的生活,如同尘烟在空气中飘荡。留下了什么?追溯了什么?又激起了什么?一切都是未知的,一切都是为了未来。风不止,花不停开,最后的落布,还是为谁溢彩?追逐梦想,超越自我,寻找方向,来到曙光。

思绪乱红衣,情绪波兰裤。画廊织基石,星空垫繁霜。一笑吹风过,护佑万人家。

请看下一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