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大夫的救治之法,从来都是如此的画风清奇。

这一次,亦是不例外。

岳缘并没有能够预测未来的能力,但他是一个大夫,比燕舞思更懂得一件事。

那就是人性!

燕舞思陷入了江湖思维,更是由于当局者迷,并未看清这份人性。

有人期盼这位牡丹坊主死。

她不死,这件事便不会终结的。

哪怕她杀了再多的追杀者,依然不能让自己摆脱如今的困境。

在她没有反杀幕后主使的能力前,假死便是最好的选择。

她实现了幕后主使的愿望,死在了江湖中。

如此以来,自然也就没人再追杀她了。

岳大夫为燕舞思准备的极毒丹,正是为了送她“上路”的。

牡丹坊主在临死之前,必须做好一切的准备。

既然她可以假死,那小姑娘们自然也可以。

燕舞思花费了七天,定制了一艘与牡丹坊花船相同大小的船只。

当然。

她是让那两位倒霉的捕快出动的。

两位捕快在燕坊主的命令下,奔走于不同的城池,下达了不同的木材定制命令。

这是为了小心为上。

不同的城池下单,均是不同的木板。

所有的木板组合起来,才是牡丹坊花船。

燕舞思在江湖九门中长大,自然经历得更多,思考得也更多。

小心谨慎,是冷艳御姐的行事风格。

正是这小心谨慎,可是让她躲过了无数次暗杀。

因为时间的紧迫,这一次定制的,自然不是一个完全一样的牡丹坊花船。

这艘船只有牡丹坊的外型,内中并没有什么厢房。

这厢房自是不需要了。

以烧毁的木板取代,便是可以做到。

这船都要焚毁了,厢房是否完整,自是无人关心。

只要加上些小姑娘们的饰品和衣饰一同焚烧,他人自会相信。

最后一步,便是小姑娘们的“尸首”了。

她们身处乱世,哪怕要找活人,也不是一件难事。

尸首就更是简单了。

两位憋屈的捕快,还有一位城北徐公的管家,便是为这些女性尸首换上小姑娘的衣饰。

剩下的,便是一把火焚灭一切了。

至于燕舞思自己的尸首,却是不需要寻找了。

岳大夫早已和她说过。

她身体中的冰霜寒气,能在她突破气临境之时,将她彻底冻结成了冰块。

如此的话。

她的替身,找寻一块冰块,便是可以了。

七天后。

岳大夫开好了药方,燕坊主做好了准备,她的“死亡之路”,也就此开始了。

天霜牡丹服下了极毒丹,让自己身体中的不适,汹涌地释放着。

要说她身体中最大的不适,自然就是被冰霜寒气封印的丹田了。

极毒丹发作起来,燕舞思的身体,也开始结满了冰霜。

她在蓉城的奄奄一息,并非全是装的。

冰霜寒气被激发出来,的确让她极其的难受。

可这极毒丹仿佛是被精准控制了剂量一般,冰霜寒气仅仅让她的身体不断结出冰霜,却并没伤害到内脏。

如此神鬼莫测的药物掌控之力,燕舞思可佩服至极。

她心中暗叹,这岳大夫果真是神鬼莫测啊!

蓉城中的追杀,是燕坊主有意让所有人望见的。

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她是被三醉芙蓉的红鸣剑所杀。

这是为了在假死之余,帮助三醉芙蓉,完成她的任务。

三醉芙蓉也和燕舞思坦白了。

自己并非为了什么江湖暗花,前来追杀她的。

所谓的九门杂役名额,又怎么可能吸引拥有天玄神功的天魔教后人??

雨蓉儿前来蓉城,是因为在有心人的算计中,有人抓走了她的妹妹。

漫天水仙雨仙儿。

江湖人皆知,最强的三醉芙蓉,是在漫天水仙之下。

她们是亲姐妹,也是最为之搭配的搭档。

而那算计之人,正是大洛朝王室之人。

燕舞思虽是冷艳,但绝非冷漠之人。

她心怜这相依为命,一路躲避追杀的姐妹,自是愿意帮忙的。

三醉芙蓉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剑刺杀了燕舞思。

但真正的剑,只不过是夹在了燕舞思的手臂之下。

在剑刺之后,燕舞思慢慢被冰霜覆盖,化作了冰雕。

但就在抽剑的一刻,牡丹坊主管海棠奋力抛出了碎裂的冰块,随着燕舞思一同坠落入海中。

在远距离望去,这一切彷如三醉芙蓉抽出长剑,燕坊主碎成了冰块。

燕舞思就在这如此多人围观之下,完成了假死。

所有人均是知晓,斩杀她之人,正是那三醉芙蓉雨蓉儿。

最后一步。

雨蓉儿点燃了一把火把,将“牡丹坊花船”烧成了灰烬。

那疯狂奔走与痛苦哀嚎的小姑娘们,却在跳脚之后,从船中船锚落下之处,悄然跃入了水中。

就此。

燕坊主与牡丹坊中的红尘作伴,一同完成了假死。

有一件事,是天霜牡丹没有想到的。

她在坠落在海中后,身体表面溢出的寒气,竟然就此消散在海中。

那一刻,燕舞思的心中,不由乐了。

这个岳大夫啊!

总是如此画风清奇,神鬼莫测。

你还说这是什么极毒丹。

我服下后,不但完成了假死,还借此散去不少冰霜寒气。

你管这等救人之药,叫做毒丹??

这位冷艳御姐想了想,不由好奇了。

既然这极毒丹如此有效,怎么岳大夫还是用那“拔火罐”之法治疗自己??

其实。

这极毒丹只能服用这么一次。

第二次,便不是真的引出身体中的不适,而是真的毒死人了。

燕舞思也是思考了片刻,便是不再想了。

她虽看不透岳大夫,但总算知道一件事。

岳大夫可不会让自己的诊金,出现什么损失。

不管如何,岳缘都不会害她的。

即是如此,她又有什么好去烦忧的呢?

燕舞思做事也是极为干脆,在完成了假死之后,她清理了后续的麻烦。

那犯错的管家,还有贪财的两位捕快,被她废了武功,卖去了邻国矿场。

短期内,怕是回不来了。

他们也为自己谋害岳大夫的行径,付出了自己的代价。

燕舞思回过神来,望着船顶平台的农地,不由好奇了:

“岳大夫让雨蓉儿种地,再让我煮饭.......”

“他到底......把我们当成了什么??”

.......

岳医馆中。

岳缘听到了那期盼已久的声音。

“嗡~~~!”

天命之书缓缓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