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咸鱼大佬她只想赚钱养家 > 第48章 沾欧气

每次期末都拿了一堆奖状,以为会得到父母的夸奖,让他们不再对他冷脸。

可是他当高高兴兴拿着奖状回家,迎接他的只有辱骂,而大哥和妹妹成绩退步了却可以得到父母奖励的零花钱。

巨大的落差让于立睿很是难过。

于立睿深呼吸,这一刻,从前想不明白的事情,如今都想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不是亲生的,因为不是亲生的,所以随意辱骂也不会心疼。

墙上贴着的东西不过都是一场笑话!

于立睿大步走过去把墙上的奖状都撕了下来,统统揉成一团用力丢进垃圾桶,然后走到书桌前,打开抽屉拿出里面的盒子,转身离开这个住了很多年的卧室。

来到楼下,他看也不看于父于母,冷漠无情的离开。

于母冲着他的背影喊了声,“于立睿!”

见他头也不回,于母抓紧了自己的裤子,扭头看着于父,莫名有些心慌,“怎么办?他知道他不是我们亲生的了,当年那些事——”

“闭嘴!”于父打断了于母的话,“以前的事不要再提,就当那些事从来没有发生,这么多年过去都没有人发现,肯定不会被查出来。”

于母的心稳了稳,点点头,“但愿如此。”

第二天。

兴望街111号,好吃饭店。

一位穿着粉丝衣服的小姑娘搀扶着一位老人进了店,他们来到某个位置坐下,招来服务员点了几个菜。

此时是午饭时间,很多人都来了这家饭店吃饭,他们大多都是这家店的常客,叽叽喳喳的聊天,充满烟火气息。

“听说这家店老板的女儿是闽城的高考状元,我过来就是沾沾欧气,把好运带给我女儿,希望她来年也能考上一个好大学。”

“那你怎么不把你女儿带过来?直接沾欧气不是更好?”

那人叹了口气,“我女儿跟她朋友出去旅游,现在还没回来。”

小姑娘和老人那一桌很快上了菜,他们两人对视了一眼,分别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十几分钟过去,那位老人视线在周围转了一圈,突然捂着肚子呜咽了一声,面色痛苦。

穿着粉色衣服的小姑娘连忙伸手扶着老人家,担忧的大喊,“爷爷,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

她的声音很大,瞬间就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那些人疑惑的看过去,谁也没有说话。

老人弓着腰,声音断断续续,“不知道,我吃了这里的菜之后肚子突然就痛了。”

粉色小姑娘担心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站起来,拉着老人的胳膊,“爷爷,我送你去医院。”

“好。”老人右手撑着桌面,试图站起来,可站了不到一半,他又跌了回去,脸色痛苦,“我站不起来,先坐着缓一会儿。”

粉色衣服小姑娘哭着点点头,“爷爷,是不是这家店的菜有问题啊,你每天都坚持跑步,你的身体明明一直都很硬朗,怎么会一吃这里的菜就肚子疼了?”

老人艰难的摇了摇头,肚子痛得他汗水都从额头冒了出来,“你不要胡说。”

周围那些人听到了爷孙俩的对话,突然停止了吃。

粉衣小姑娘突然愤怒的开口,“这家店的老板呢?!我爷爷吃出了问题,就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吗?”

“我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听说这里的饭菜很好吃,这才大老远过来,没想到第一次吃就吃出了问题,肯定是你们的卫生有问题,这里的价格都比其他店的便宜,也不知道便宜在了哪里。”粉衣小姑娘擦了擦眼泪,条理清晰的说道。

她长相乖巧,说出的话很容易让人相信。

有些人一听就信了。

是啊,这里的饭菜价格都比其他店便宜一些,不会是用一些发臭的肉做成菜给他们吃吧?

云沧此时还在家里,店里没有主心骨,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事,几个服务员都有些慌。

最后还是之前那个跟云沧表白过的白大婶站出来,“我也不知道老人家为什么会肚子疼,但是我敢保证,我们店里的卫生绝对没有问题,价格比其他店便宜是因为我们老板体恤大家,没有把价格定高。”

“谁知道你说的呢。”粉色小姑娘讽刺的笑了笑,“爷爷,我们走吧,我带你去医院。”

老人痛苦的点了点头,终于站了起来,“好。”

爷孙俩很快离开,连钱也没有付。

不过此时白大婶也没有空理会他们,因为有些顾客直接丢下了筷子,不吃了,不过他们还是结了账才走。

那位来店里沾欧气的大叔愣愣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继续吃还是离开。

有一部分人继续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说——

“我都在这里吃了十几年了,怎么没见我吃出问题,这家店是真的好吃。”

“就是,我还跟云老弟聊过天,吃过饭,怎么可能有问题,应该是他们自己在其他地方吃坏了肚子。”

沾欧气大叔闻言,终于放心的吃了起来,还别说,是真的好吃,他下次一定要带女儿过来吃,继续沾欧气。

白大婶给云沧打电话说明了今天发生的事。

云沧皱眉,“应该是他们自己吃坏肚子了,刚好来到我店里就肚子疼,或许也有可能是他们点的菜与他们之前吃过的事物相冲,如果真是如此,可以给他们一笔医药费,如果不是,就无需理会。”

白大婶又道:“他们已经走了,应该是去医院了。”

云沧:“如果他们需要补偿,会回来的。”

白大婶:“有一部分顾客直接走了,我怕他们到处乱传谣言,说我们店里卫生有问题,那个小姑娘就是这样说的,就怕以后的顾客少了。”

云沧不在意,“无妨,来店里吃饭的人少大家也不用那么忙。”

他开这个店本意就不是为了赚钱,人少不少他也不在意。

白大婶顿时松了一口气。

老人和粉衣小姑娘互相搀扶着离开了好吃饭店,走了好一段路,拐进了一个隐秘的地方,确定没有认识的人后才站直了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