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人对佐助下手,结果可想而知。先不说佐助,现在已经开启万花筒写轮眼了,哪怕就是之前的佐助,鸣人也丝毫不是对手。

只见佐助微微偏了偏头,躲开了鸣人的拳头,然后双手一前一后抓住了鸣人的胳膊,随后身形一转,双臂和前腿同时发力。

“嘿呀!”

“碰!”

瞬息之间,鸣人就被佐助摔翻在地上。

鸣人躺在地面上,眼冒金星,脑子一下子有些懵逼。

佐助拍了拍手,走到鸣人的面前,蹲下身子。看着躺在地面上的胡须少年,嘴里啧啧两声,冷冷的一笑。

听到佐助的笑声,鸣人瞬间清醒的过程,站起身来,刚才被佐助一下子被佐助摔翻在地使他很没有面子。

他瞬间抓狂气恼地大叫:

“啊啊啊!!臭屁佐助,今天本大爷一定要揍哭你!刚才不算,看本大爷用我最强的多重影分身之术将你狠狠打倒在地上,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未来的火影!”

听完鸣人的话,佐助不屑的撇了撇嘴。鸣人的这些大话他也听多了,耳朵都已经起了茧子了。

而且现在鸣人的话在他眼里更加是个笑话了,以前他还有追逐自己的那一丝丝的可能性,在他觉醒万花筒写轮眼之后,这种可能性就真正的彻底消失了,自己和他的差距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大。

在此时他的看来,曾经自己与他吵架拌嘴就如同的小孩子打闹一样,愚不可及。

也罢,佐助叹了一口气:

“以后他就会知道,他与我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天堑!”

他不想打击鸣人的信心,这个傻瓜嘴里喊着要做火影,但是他根本不明白火影到底代表着什么,以他的天赋恐怕这辈子都无法成为上忍,更别说火影了。

而未来的自己绝对有资格当火影,但是火影从来都不是他的愿望,而此时的他对火影一脉更是有着很重的怨恨。

想到师傅所言的那些话,那些真相,佐助表情复杂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火影啊,多么可怕的一个名字!”

“多重影分身之术!”

“彭彭!!”

鸣人的周围升起了大片烟雾,十几个分身被鸣人召唤了出来,无数个鸣人对视一眼纷纷坚定的点了点头。

“今天他们一定要狠狠的教训这个臭屁佐助!!”

无数鸣人开始奔跑起来,奔跑之中不断的变化位置。

虽然愤怒,但是鸣人也知道分寸的,并没有使用苦无这种利器,而是一个个摩拳擦掌的拿出拳头,准备痛扁佐助一顿出出气。

虽然佐助没有开启他的万花筒写轮眼,但是哪怕是在普通状态下,他的洞察力也不亚于三勾玉。

查找在鸣人使用多重影分身之前,就已经确认了真身的位置,而此时因为蹩脚的伪装方法,在他眼中更是漏洞百出。

十几个影分身,围着中间的真身向他冲来。

他摇摇摇头,从忍具包里拿出了一根苦无,他和鸣人这种皮糙肉厚的忍者无法比,他本就不是以体术见长的,用苦无能够增加他的速度,快速的解决这场闹剧。

虽说此时鸣人的实力已经不被他看在眼里了,但是他还是比较小心的,毕竟鸣人搞意外的能力还是有目共睹的,万一他一个不小心翻车了,那就丢脸了。

“啊!臭屁佐助受死吧!”xn

无数鸣人张大嘴巴,嚷嚷着朝他冲了过来。

佐助面对着鸣人如此大的阵势丝毫不慌,右手紧握苦无,紧紧的盯着鸣人真身的所在。

鸣人抛去自身的那多到有些吓人的查克拉之外,其实他的体术技术也就跟乡野村夫打架一般,没有丝毫的章法可言。只是用那众多的人数来弥补自身的技术。

一开始鸣人就分出了5个直面佐助而来,其余十几个分为两队,同时从左和右侧包抄过去。

“嗖嗖!!”

两个人苦无被宇智波佐助抛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了两道漂亮的弧线。

因为飞射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两侧的“鸣人”们根本反应不过来,再加上自身的冲劲实在是太猛了,无法变换方向躲开攻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苦物洞穿他们的身体在空中化为一道道烟雾消失在原地。

“苦无投掷术!”

因为写轮眼提高动态视力的缘故,每个宇智波的苦无投掷术都是曾经准确且迅速的,佐助自然也不例外。

被一个分身们围在中间的鸣人,也是被如此漂亮的苦无投掷术震惊的瞪大大双眼,但是他是不可能承认的。

他鸣人大爷,未来的火影怎么可能啊,会输给这个臭屁的佐助呢?

既然佐助先不讲武德他也不需要讲了,一个个影分身掏出了忍具包中的苦无,为了防止被佐助一刀砍爆好几个女粉丝,他指挥着与分身们一个接一个的拔腿冲了过去。

看见鸣人的动作佐助不易察觉的一笑,不得不说,鸣人的战术实在是太拙劣了,这么明显的车轮战,他难道看不出来吗?

要知道他完全可以先杀穿前面的有分身,然后直取鸣人的首级,但是骄傲如他是不会这样做的,他只会一个一个杀掉所有的影分身,让鸣人自己暴露出来,逼迫他直接认输。

他手持苦无向着前面的鸣人迎面冲了过去。

无论是什么人忍者下人也好,中人也好,上人也好,他们自身都是有一些刀术的底子的,毕竟没有人有如此庞大的查克拉。

而出出身于宇智波家族的佐助之身的招数更是十分的扎实。

而鸣人因为小时候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再加上在上忍者学校的时候也因为实在不是这块料,导致他的刀数烂的可以。

丝毫不是宇智波佐助的对手,几个呼吸之间他的有分身,已经消失了一大半。

他身边围着两个影分身,而剩下的四五个分身也都分散开来,将佐助包围在中间。

他气喘吁吁的看着被围在中间的佐助,长时间的使用多重影分身战斗使他的体力消耗不少,多重影分身的副作用使他心力交瘁。

他看着佐助,虽然愿意承认,但是佐助好像变的更加强大了。

与自己战斗这么久,晚上虽然也有疲倦,但是并没有他这样的严重,很显然这次又是自己落入了下风。

站在包围圈的中央和鸣人的真身隔空望着的佐助。

向着鸣人竖起一个中指,挑衅一笑。

“吊车尾就是吊车尾,人再多也只是吊车尾众而已!”

看到佐助的中指和他那挑衅的话,鸣人再次火冒三丈,做势又要冲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