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唐奚鸣在贡院晕倒,醒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日整日的发呆,一会儿失魂落魄,一会儿仰天大笑,一会儿自言自语说些让人听不懂的字眼,一会儿又释然道:天意,这是天意。

像是得了失心疯。

又像是鬼上身。

如今瞧着像是正常了,却不似往日风流倜傥,心思也更深沉了,轻易让人探不到底。

那日在贡院考场,不知他忽然受了什么刺激,一瞬间不知是害怕还是激动,才会导致晕厥,但他隐约能猜到这事与那位翊王妃脱不了关系。

只是这两人素无来往,唐奚鸣也是单相思,怎么就那般失态呢?

唐奚鸣望着犹自弹着琵琶的星若瑶,始终冷静,却有深沉的狠厉,“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唐奚鸣深吸一口气,微微侧眸看向菀轩画舫,他什么都没看到,却轻轻勾了唇角。

南琴郡主不让洛娴雅单独出来,却又央不住她苦苦哀求,只好带着她上画舫听一听这传得沸沸扬扬的瑶娘到底有何能耐,没成想一曲还没完,洛娴雅便不见了踪迹,南琴郡主阴沉着脸摔了一个杯子,让人赶紧去找。

回来的暗卫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道:“小姐不在唐公子那里。”

南琴郡主眼神冷厉,“接着找!”

“是。”

洛娴雅本是想去找唐奚鸣的,想当面质问他为何不回书信,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没想到会在半路上碰到提着鸟笼游手好闲的龙惊骅。

龙惊骅本也没注意她,但洛娴雅秉着洛云绾的敌人就是自己朋友的原则,主动与龙惊骅搭了话,得知她是洛云绾的妹妹后,龙惊骅邀她去了他的画舫上。

小侯爷把玩着酒盏,喝了点酒,放荡起来,尽显纨绔本色。

“曲子是好听,就是少了点乐趣。不如花车上歌舞斗艳,你方唱罢我方登场,民乐协奏,羯鼓声鸣来得有气势,热闹。”

慕菲儿哼道,“那是过年过节才有的繁荣景象,你想什么呢?”

洛云绾听着琵琶行有些回不过神,她没想到短短几日时间,星若瑶能把这首曲子排练得如此之好,和声师功不可没,让她有种穿越时空,恍若还在现世的感觉。

这感觉太让人怀念了。

风吹冷了她的脸颊,目光幽远如月辉。

“过年过节,很热闹吗?”

洛云绾微微有些失神,似自语又似问。

在现世什么节日都不热闹了,只有网上打折扣,大街上甚至看不到多少人,年味也越来越淡薄,走亲访友,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也都是低头族。

她都快忘了热闹是个什么氛围了。

“热闹啊。”穆菲儿从小侯爷那边挤过来,“再有两月便是七夕了,到时候你就可以看到夜市如昼,到处张灯结彩,从东城到西城,游人如织,街上杂耍,公演歌舞,花车斗彩,踩高跷说相声的,皮影戏,马戏团,胸口碎大石,各色各样的糖人,戴面具唬人的,猜灯谜,放河灯……人挤人,可好玩了。”

洛云绾表情未变,心里是翻涌起伏,随着穆菲儿的描绘,全神贯注。

风簌簌的划过,洛云绾的茶盏里飘进了一片粉红花瓣也浑然不知,似乎陶醉在了穆菲儿说的热闹里,穆菲儿说的眉飞色舞,得意洋洋。

说完不禁奇怪,“绾姐姐,你是从不出府门的吗?”

洛云绾眸里的笑意微微凝住,她眨了下眸子,快速掩饰眼底的落寞,找了个十分合理的借口,“成亲后,便没怎么出府过。”

那几年,穆菲儿也是有所耳闻,不禁偷偷看了一眼楚冕。

见楚冕一直盯着洛云绾看,穆菲儿不知为什么,她不敢再看。

楚冕大掌揽过洛云绾的细腰,将她收到怀里,视线交错的瞬间,他从她眸子里看到了满目萧索。

那种感觉又来了。

洛云绾眼里的落寞是他看不懂的落寞,两人明明这么近,却仿佛相隔万里。

他胸口传来钝痛。

风拂动两人的袖袍,两人发丝就这么交缠在了一起。

他眼眸深邃,手掌的温度灼得她心跳慢了一拍,他用力捏住她,捏到她吃痛,胳膊泛红。

他不敢问她《琵琶行》是谁写的,他开口想说些什么,洛云绾就挑眉道,“你以前会陪人过七夕吗?”

楚冕掌心很烫,微微勾唇便是一副浪荡公子哥的落拓不羁,“会啊,很多。”

“呵,怎么陪的?”

楚冕轻笑,“不记得了。”

“不敢记得吧?”

楚冕从善如流的点头,“家有悍虎,打不过。”

“你!”

楚冕捧着她的脸颊,趁着众人都没注意他们,快速附身将她吻住,这个吻非常快,快到洛云绾根本来不及反应。

心脏仿佛在这一瞬间骤停。

“嘭!”的一声,穆菲儿的茶盏跌落在地。

她快速反应过来,然后捂着眼睛,身子抖成落叶,“我……我什么也没看到,不要杀我灭口。”

众人抬眸顺着穆菲儿躲避的方向看过去时,洛云绾早转过身攀着栏杆,用扇子将自己绯红的脸颊挡住了。

在这短暂的对视里,楚冕目光比此刻的河水还要幽深,几人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然后便是一阵尴尬的咳嗽。

洛云绾紧闭着眼,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真是没脸了,若是喝了酒,还能说是醉了,可今夜众人兴致都不高,除了小侯爷,在场的几乎都没喝酒,这就很尴尬了。

穆菲儿刚才是真被楚冕一个秒杀的眼神吓到了,现在还腿软。

本想今夜把小侯爷灌醉的,如今都没了熊胆。

就在氛围越来越古怪时,旬阳带着巡防营的人单膝跪地,急声禀报:“王爷,太学院着火了。”

“太学院?”

伏在栏杆上的几人齐齐转身,皆一脸震惊的看着旬阳。

旬阳埋首,脸色肃穆,“火势很大,里面还有许多学子没有出来。”

楚冕眯眼,大步流星的随着旬阳离开,对呆若木鸡的云野道,“送王妃回府!”

“皇城已经大半月没下雨了,天干物燥,今晚风大,太学院又都是书和木材,火一旦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