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异世玉佩 > 第七十四章 莱特的酒馆

看到古德失态的样子,霍迪斯哈哈大笑:“放心啦,我又不是真的去龙岛,而是距离龙岛最近的迷雾之岛,那里是回阶丹的药引子所在。”

之前在和龙芝交流的时候,霍迪斯就问出了了回阶丹的药材,恰巧龙族附近就是有其中的药引子。

看着古德疑惑的面孔,霍迪斯直接拿出来一块龙鳞:“你看这是什么?”

伸手接过,感受到淡淡的龙威,古德诧异的看了过来。

霍迪斯大咧咧的摆了摆手:“没错啦!这是龙族长老的一块鳞片,在驭兽山庄给我的信物。别说咱们不去龙岛,就算是出现了龙族也不会有危险。”

心里想,现在你倒是想碰到龙族,都被封印着呢。

古德闭起眼睛深深的思考着得失,过了一会才坚定的点头:“既然你都敢去了,还有这么多高手,我还不至于落后与你。”

“不不!”霍迪斯伸出食指左右摇了摇:“不是我们,就你和我!”

“咱们两个人吗?”古德想起了紫猎级的海瑟薇和岚熙,如果这两个在的话,加上独角兽凯也算是不错的小队了。

“什么?”议事帐篷里,海瑟薇一脸不解的看着霍迪斯:“就你们两个要去迷雾岛?”

“难道你去过迷雾岛?”霍迪斯有些奇怪的看着她,谁不知道迷路最多的就是这位圣女大人。

“我虽然没去过,但是教会资料有记载:里面最高的妖兽等级是紫猎巅峰,但是进去时候容易, 出来比较难了 。”海瑟薇慢慢的阐述。

“好像是需要经过什么测试才能出来。”海瑟薇继续补充道。

“没问题啦,洒洒水啦!”霍迪斯最近的信心比较爆棚,练暗黑的接班人都不是对手,何况还有古德这位大佬罩着。

别看古德一副老好人的模样,能混到金猎的手段估计很多也是见不得人的。

接着,霍迪斯下了命令,以尼雅为暂代统领,与岚熙和海瑟薇商议清扫吸血怪物。

队伍从南向东北慢慢探索,霍迪斯会直接往迷雾岛探索,方向也是东北。

众女分别和霍迪斯拥抱了一下,霍迪斯便和古德骑马奔向了东海,那里需要先搜寻一条船才行。

闪闪继续跟随老大出发,同样未婚妻们丢给了尼雅,毕竟这也是一群战力不俗的妖兽。

好久没有和老大一起征战了,闪闪兴奋的扒着霍迪斯的肩膀,寒风吹的浑身皮毛不断往后抖动。

“我知道老大有自己的想法,也不想让嫂子们受到危险,不过老实这么分开,到底好不好呢?”闪闪在风中开启聊天模式。

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难道进化后闪闪的大脑也跟着睿智了起来?

“老大,你看前面有个小酒馆!”闪闪的哈喇子都流到了霍迪斯的肩膀上。

“好吧,你不是大脑进化了,你是鼻子进化了。”霍迪斯翻翻白眼鄙视的心想。

就见不远处,一个二层小楼出现在视野里,白色三角的旗子写着大大的“酒”字。

“老大!我饿了,咱去吃点饭吧?”闪闪这个吃货依旧催促着。

和古德对视一眼,他也是微微点头,这一路奔了两个时辰了,也该让马匹也放松一下。

“吁~~~!”霍迪斯拉住了马缰绳,翻身跳了下来。

早有一个身穿仆人服饰的男人走出了店门,朝二人微微躬身行礼:“尊敬的客人,莱特酒店欢迎您!”

很有礼貌,霍迪斯没有穿贵族服饰,简单的一个武者短打模样。

随手丢过去两枚金币作为小费说道:“这两匹马给我上好草料和温水,办的好还另有赏赐。”

“多谢这位客人!”那仆人内心非常激动。两个金币足够自己一家好好的生活一个月了,这可是个大主顾。

“这边请。”仆人将酒店的木门推开,等霍迪斯和古德进去连忙重新关好。

没办法,这天气太寒冷了,只有顾客到的时候才会打开。

走进了酒店,你别说里面的面积真不小。正厅足足两百来米,周围四个壁炉燃烧着木柴,不少顾客已经开始在哪里喝酒吃肉了。

“还不错!”霍迪斯微微赞叹,踩着羊绒的地毯慢慢扫视了一圈。

大部分都是穿着毛皮的武者,也行霍迪斯的年龄比较小,进来的一瞬间不少顾客纷纷回头看了一眼。

直到古德身穿长袍的走了进来,顾客重又转回去低头享用美食。

仆人紧走几步来到了霍迪斯身边:“我们的二楼也可以用餐,不知您的意思是?”

"一楼人多还热闹一些,随便找个干净的桌子就行。”说着话,霍迪斯看向了靠窗口的一个桌子。

这个意思还不清楚吗?仆人感觉伸手邀请霍迪斯和古德往那桌子上走去。

闪闪依旧缩小身体,改变外形,不然非出乱子不可。

“来一壶老酒外加二十盘特色菜,要以肉为主。另外准备二十斤大薏米饼或者面包也行。”霍迪斯没看菜单直接说出了想法。

“好勒!二十,什么?二十盘?菜还有二十斤主食?”仆人呆呆的看着霍迪斯,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不会是二斤的意思吧?

“看什么看,还怕小爷少了你的钱不成?”霍迪斯伸手掏出了十枚金币“铛啷啷”的掉落在桌面上。

金币天然自带的属性果然吸引了不少顾客的回头。十枚金币呀?看样子对方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样子,没想到这么有钱。

还有几个不怀好意的武者偷偷瞄了过来,不动声色的跟旁边的兄弟眼神示意了一下。

有了金币的保证,仆认连忙收到自己的袋子里,生怕飞走了一样。

“客人请稍等,酒菜马上就来。”说完,迈开双脚蹬蹬蹬跑去了后厨。

不知道为什么,等仆人走后,整个大厅的气氛有些变化。吃饭的咀嚼声也变的安静了不少。

对面的几个大汉对视了一会点点头,一个身材足足九尺的肌肉男站了起来,手持一个酒杯往霍迪斯这边走了过来。

“花楞,花楞!”那大汉的腰部竟然系着一捆拇指粗的铁链,走路之间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

古德看了一眼没有理会,闪闪也闭着眼睛鼻子不断嗅着空气里的香味,霍迪斯则是挑挑眉毛,这是来者不善啊。

有一些知趣的顾客匆匆结账离开了酒馆,剩下的都是自认为武力不错的人。

“碰!”的一声,一个巨大的木杯敦在了霍迪斯的桌子上,让沉迷的闪闪非常不满意。

“外乡人!来到我的底盘,不请我喝两杯吗?”肌肉男耸动着粗大的鼻孔,狠狠的盯着霍迪斯。

那一脸凶狠的模样如恶狼一样咄咄逼人,顺便自顾自的一屁股坐到了霍迪斯的对面。

“哈哈!”对面的那群人传来嘲笑的声音:“小心了,这家伙铁链可直接勒死过一头白猎九级的蛮牛。”

似乎是警告似乎是提示,告诫霍迪斯此肌肉男的辉煌事迹。

霍迪斯掏出了一枚金币,用大拇指一挑,金币在空中翻了几下又重新落入了霍迪斯手里,接着又是一挑。

“我和你很熟吗?”霍迪斯嘲讽的说道。

“什么!”那大汉猛的站起,刚才看到对方才取出一枚金币就已经很生气了,现在竟然敢调侃自己。

“小崽子,你是不知道我‘锁魂手’扎克的威名吧?”肌肉男自保家门的吼着。

“乖乖给大爷我准备二十枚金币的酒水费,不然的话,嘿嘿。”

扎克解开了腰部的铁索“碰”的一声丢到了桌子上,看样子起码也有百斤重。

“哦?是吗?”霍迪斯眼睛一眯,夹住金币就要射到肌肉男的脑袋上,不过此时异变突生。

“邦”的一声巨响,扎克直接被一个木凳敲到了脑袋上。

“嗷”的一声惨叫将自己的同伴都吸引过来。

“格达,格达!”这是皮靴踩在木板的声音。霍迪斯几人看去,就见柜台后面径直走出来一个美人。

二十岁的年龄,穿着一件厚实的貂皮大衣,黑丝的长袜包裹着修长的美腿。这大冷天的敞开了怀,露出了迷人的春色。

“嘘!”那女人来到了扎克面前,不顾对方流血的脑袋,美唇里轻轻吐出一个烟圈。

霍迪斯愕然,黑道女大佬的形象跃然心头。

“没眼力见的东西!也敢在老娘的酒店里撒野。”莱特正是这家酒馆的老板,雌风凛凛的将一条大腿踩在了长凳上。

“平时的小动作也就完了,竟然还敢动我的大主顾!”说完一脸笑意的看向了霍迪斯,不过更多的是他手里的那枚金币。

霍迪斯轻轻一弹,金币直接一跳落入了莱特的胸口,对方没有生气,反而发嗲的对着霍迪斯眨眨眼:“你好坏哦,小弟弟。不过姐姐喜欢。”

霍迪斯鸡皮疙瘩一紧,除了莎莉丝以外,又碰到了一个这样的女人。

转过身来,莱特脸色一变,冲着扎克的腿上又是一脚。

“你们几个都给老娘滚出去!要是再胡来,小心老娘拆了你们的家!”

刚才气势汹汹的几个人一句废话都不敢说,卑微的点头哈腰的开始往外走。

“还有你的上吊绳!”没见莱特怎么出手,桌子上的铁索如流星一般打到了扎克的后背上。

“哎呦,我的老腰!”没敢多说话,同伴们捡起铁索扶着扎克拼命往外跑。

“哼!”莱特扭动这蛮腰又看向了霍迪斯,发现对面的孩子似乎一丝吃惊的表情也没有。

想了一会,似乎发现了霍迪斯的不同,随即格格一笑:“看来,是姐姐我多此一举了。”

是的,不但是霍迪斯看不清楚实力,就连旁边的老者实力自己也看不透。

自嘲的笑了笑,莱特挥挥手让仆人开始打扫地面。

“你是狐族吧?”不料霍迪斯竟然说出了一句话,令转身过去的莱特身形就是一颤。

竟然看出了自己的本体?自己可是天狐一族的佼佼者,迷惑幻化的天赋即便是紫猎级高手都看不出来才对啊。

越想心底就越发的不安,甚至纤细的手指都有变化成爪子的想法。

“我劝你不要有什么小想法。”霍迪斯在身后淡淡的说道,同时气劲一转,一股浓烈的威压放了出来。

“这是紫猎级威压,啊!还有龙威?”莱特被双重的气势压的直接半跪在地上,浑身发抖。

又惊又喜的样子难道是龙族的长老出岛了?不可能啊?

接着霍迪斯收起了气势,莱特浑身一软,吓出一身的冷汗。

“起来吧老板娘,我只是个过客而已。”霍迪斯淡淡的说道。

“是...是。”莱特怯怯的回答,不在出现刚才的媚态。低头恭敬的说道:“敢问前辈来此刻是为了金墟?”

霍迪斯不知道,古德却是脸色大变,没想到回阶丹还没搞成,金墟却又开了。

“什么是金墟?”霍迪斯看了莱特一眼又看向了古德听他解释。

“金墟也叫圣墟,无非就是死去金猎的坟墓而已。”古德回答的很干脆,其实内心也是有些波澜。

即便你到了金猎又如何,早晚也是魂归天地的。

“老先生也很熟悉金猎的事情吧?”莱特壮着胆子发问。

“是很熟悉。”古德微微的点头,虽然感觉有些别扭。自己曾经就是里面的一员啊,哎如今算是一言难尽啊。

“老板娘,你说金墟就在这里的附近?”霍迪斯来的兴趣,只要是圣者的坟墓好东西肯定不少。

“是的。”莱特点点头:“五十里外的泾阳山,前些日子来了不少的武猎,在喝醉酒的时候我偷听到的。”

不管是哪里,酒馆和茶楼都是探听消息的最佳地方,看来有八成把握是真的。

和古德对视一眼,有了主意。自己和古德带着闪闪进入金墟应该不是问题,即便有危险也可以全身而退。

“菜来喽!”仆人端着一个银色的金属托盘,上面摆满了美食。没等霍迪斯开口,闪闪拎起一直烤鸡就开始啃了起来。

“这是?”莱特睁大眼睛,刚才没留意对方是如何从眼皮子底下拿走烤鸡的。

就这个速度,恐怕紫猎巅峰都赶不上吧?额头的汗水再一次开始滑落。

“敢问前辈,可否有意前去金墟一探呢?”咬了咬嘴唇莱特似乎做出了一个决定。

“别前辈前辈的叫我,好像我多老似的。我叫霍迪斯下个月就八岁了。”霍迪斯啃着猪蹄子含糊的回答。

“多少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