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兽人的营地后,夏拉塔斯没有着急前往奥迪尔。他还有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他要在一个被遗弃的种族处埋下一个楔子。

半人马,这群原始而野蛮、残忍且暴躁的生物是半神之子扎尔塔与石母之女瑟莱德丝公主的后裔。由于丑陋的外表,他们出生便受到了父亲的嫌恶。而瑟莱德丝公主显然也不是个合格的母亲,她的内心的温柔细腻与自己外在的美貌苗条成反比。加上母亲与上古之神的联系,半人马心性很难说得上健康。

长久萦绕在心头的自卑、嗜血、混乱终于衍生为熊熊怒火。他们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扎尔塔。

弑父的行径成为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心碎的瑟莱德丝开始疯狂屠杀自己的孩子,而他们意识到自己伤害了母亲之后开始变得绝望。他们乞求母亲的原谅,将父亲的沉眠之地命名为玛拉顿,并视之为神圣之地。

站在夏拉塔斯的角度,半人马极端暴虐、少事生产且劫掠为生,相比更加强大的无面者和更有秩序的亚基虫族实在是毫无凝聚力的散兵游勇。

不过,半人马也曾被一位不知名的大汗统一过,席卷卡利姆多。这证明他们还是有一定的发展空间,倘若出现一位强大的领袖,未必不能成为未来嵌入卡利姆多的一枚钉子。

恰巧,他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人选。

……

一天后,凄凉之地。

凄凉之地位于卡利姆多西海岸,坐落在北部的石爪山脉和南部的菲拉斯丛林之间,是野蛮的半人马的家园,也是林木和科多兽的墓园。

如今的凄凉之地,地如其名,是一片布满尸骨的灰色岩石荒原。它似乎受到一种超自然的诅咒,如夜色镇一般总是乌云密布,狂风暴雨。缺少植被涵养水分的荒原也因此遍布黄色的池塘和水洼。幸运的是,在凄凉之地的西海岸,这污染似乎被海风所吹拂,不见了踪影。郁郁葱葱的植被在湿暖空气的浸润下遍布西海岸,与其内陆的荒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夏拉塔斯还记得,千年前,这里的绿色可不止西海岸的一点。那时的凄凉之地被称为马珊希(牛头人语,意为大地母亲的织布机),是一片肥沃的草原。牛头人的萨满常常翻越隔开这里与莫高雷的高大山脉,来到此处聆听元素的低语。这些淳朴的生物相信,马珊希的地下沉睡着传说中的大地母亲,并希望唤醒她。

事实上,他们的猜测对了一半。但就是那错误的另一半,让他们永远失去了这块沃土——沉眠于此的不是仁慈的大地母亲,而是石母瑟拉塞恩的女儿、邪恶的土元素公主瑟莱德丝。苏醒后,这位石美心善的小公主源源不断地从原野中吸取能量以恢复她虚弱的身体。

一时间,生命枯竭、生灵尽灭,曾经的翠绿变成了黄沙,马珊希也成为了凄凉之地。在这个意义上,瑟莱德丝倒是与燃烧军团有不少共同语言,正是他们的“通力合作”,卡利姆多的中部彻底黄了。

生命能量的巨大损失自然引起了荒野众神们的注意。森林之王塞纳留斯派他的儿子扎尔塔前往凄凉之地调查。最终,这两位诞下了半人马。也正是这个缘故,凄凉之地半人马的发源地。

尽管半人马在大量繁衍后席卷了整个卡利姆多,可他们还是这里的原住民。当然,这是在他们赶走了牛头人,马占牛原后。

根据夏拉塔斯的观察,目前凄凉之地上分布有四个半人马部族——科尔卡、玛格拉姆、吉尔吉斯和玛洛迪。

科尔卡是规模和影响力最小的部族,占据了东部的山区;玛格拉姆和吉尔吉斯的规模略大一些,他们分别分布在东南部山脉脚下的咸水河和离海岸线不远的峡谷周围;玛洛迪则是最大的部族,他们的领地西起西海岸东至科多兽坟场,而且占据了半人马的圣地——玛拉顿。

此时,夏拉塔斯就站在科多兽坟场附近,观察着一个半人马。

这个半人马与其他的半人马不同,只披着一件破碎的布料,身上也脏兮兮的,俨然一副野人马的姿态。然而,透过他的目光,夏拉塔斯也能看见半人马少有的理智与清醒。要知道,半人马的疯狂有一部分上古之神的影响,加上元素生物天生的混乱,其暴虐、疯狂的天性是流淌于他们的血脉中的。

“有意思。”夏拉塔斯释放了个暗影法术,将自己的身形隐藏起来,然后开始摄取这个半人马的思维与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