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

皇甫景煦看到皇甫冥的小动作,有些疑惑的灵气凝音道。

皇甫冥没搭话,只暗暗给皇甫景煦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静观其变。

几人之间实在是太熟了,周星澜丝毫没有戒备心,坐下来斟了几杯茶,一边喝着一边闲聊。

“对了,上次是时间有点紧,没来及细问,皇甫云瑶到底是被谁诅咒了?”

品了一口皇甫景煦珍藏多年的灵茶,周星澜忽然想起了什么,把杯子放下问道。

“唉……”

“瑶瑶……”

皇甫冥刚想好好跟周星澜说说这件事,房门却突然被推开!

“爹,爷爷!”

皇甫云瑶大声招呼着,脸上洋溢着笑容,甚至都忘了先敲门:

“周少主,你来啦!”

“这次能待多久呀!”

“上次救了我,都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你呢!”

坐在皇甫景煦旁边,皇甫云瑶这才一副刚看见周星澜的样子,客气道。

但,一看就是刚洗过的长发;身上崭新没有一丝褶皱的长裙;精心抹过脂粉的小脸,显然是好好打扮过后才出来的!

皇甫景煦瞬间明白了刚才父亲的阵石是给谁发送信息了,暗暗给皇甫冥竖了个中指。

“哈哈,看来我们瑶瑶还是挺想念小澜的嘛!”

“小澜这次如果不着急的话,可以在我们这儿多住几天,陪我们瑶瑶说说话!”

皇甫云瑶的脸一下红了,像被戳中心事一般,害羞的低下头,却又偷偷抬眼观瞧周星澜的表情。

“害,我这次就是回来见见你们,明天我就得回去,准备跟师父一起去探索新地图了。”

周星澜摆摆手推辞道。

“啊……”

皇甫云瑶听到周星澜可能连一天都待不了,偷偷叹了口气。

“小澜,你看你身上还没有出现灵气波动,说明你还没有突破到真武境吧?”

“现在到基础境哪一步了?”

皇甫冥闻言周星澜要去参加探索新地图,有些担心道。

“回来之前,我刚刚突破到锻骨境。”

明明这么高的天赋,修炼速度却这么慢,周星澜有些不好意思道。

“锻骨境?!”

“这么早你师父就让你去参加探索新地图了?!”

皇甫冥倒不觉得周星澜进境慢,反而害怕周星澜因太过相信天赋而盲目自信,规劝道:

“小澜,你……确定没得罪你师父吗?”

“这可不兴参加啊,探索新地图可不是闹着玩的!”

“没事,老爷子你放心,谁都没有我惜命!”

周星澜看出了皇甫冥眼中浓浓的关切之意,不免有些感动。

“探索新地图是什么啊?”

“很危险吗?”

像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儿似的,皇甫云瑶疑惑道。

“简单来说,探索新地图按理来说是一件苦差事,要到一片完全陌生的领域探险,一切都是未知的!”

“而唯一可以确定的事,就是危险系数一定非常高!”

“但你并不知道这种危险来自于什么,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以及什么时候出现!”

“所以其实按理来说,应该是一群修为已经过了巅峰期,没什么进阶希望的人去做的事情。”

“你看我们皇甫家族从来不参加这种活动,以我们的实力,还不够给人家拖后腿的!”

皇甫冥一脸严肃的跟皇甫云瑶科普,紧接着扭回头再次劝道:

“小澜,我知道你天资绝代,但天赋可不等于实力啊!”

“你知道多少尊者境,甚至诸天神魔境的强者饮恨在所谓的‘新地图’上吗!”

“啊?!”

“这么危险?!”

皇甫云瑶不可思议的转头看了一眼周星澜,低下头不知在思索什么。

“哎呀,没事没事!”

“风险与机遇并存嘛,我师父亲自推算过了,我这次参加探险,是有一场大造化的!”

“不然,他也不会让我去啊!”

周星澜不忍再让他们担心,只好撒了个善意的谎。

“这样吗……”

皇甫冥眼中的担忧之色少了一些,毕竟天机阁阁主的挂算准确率天下闻名,他都这么说的话还是靠谱的。

皇甫云瑶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

四个人在一起吃了顿饭,当做给周星澜送行。

饭后,皇甫冥跑到阁楼上,取来几枚须弥戒,郑重的交到周星澜手上:

“这是这段时间的高级订单同款丹药,还是老样子,每一种我都单给你开了一炉!”

“零零散散的我还拿了一些自认为你会用的上的东西,毕竟是探索新地图,危险还是很大的,照顾好自己!”

周星澜看着眼前的皇甫冥,感觉就像血脉之亲的家人一样,丝毫没有藏私,一切都在为自己着想!

收下须弥戒,周星澜打开诸天万界门,正准备传送回去,却听到皇甫云瑶在身后一声呐喊!

“等等!”

“我要跟你一起去!”

转身,看着皇甫云瑶目光坚定的样子,周星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瑶瑶,你这……”

“你去不是更会拖累小澜吗!”

皇甫景煦也是一愣,然后急忙阻拦道。

“周少主救了我两次,没有他我可能早就死了!”

皇甫云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周星澜,言辞镇定,似乎是思考了很久之后才决定下来的。

“这……”

皇甫景煦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只好求助似的将目光转向皇甫冥,希望能留住闺女。

皇甫冥却摇了摇头,似乎早就猜到皇甫云瑶的决定,此时目光和蔼的冲周星澜点点头,把话语权交到周星澜的手上。

“不是,我为什么要带着你啊!”

周星澜有些哭笑不得。

皇甫云瑶没有回答,只是眼神依然坚定,并且还多了一丝渴求的看着周星澜。

“之前老爷子也说了,探索新地图是个很危险的事情,不是旅游。”

“……”

“至少,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想和我一起去吧!”

“……”

皇甫云瑶的眼神中,渴求的比例逐渐加大,甚至开始出现一丝焦急!

“好了,小澜。”

“你就带着她吧。”

皇甫冥看着僵持不下的两人,觉得有些好笑,这已经是瑶瑶能做到的最大限度来表达自己的心意了,周星澜却还是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