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看着周霖一身朴素的外表,一脸的不服气,“美丽的小姐,你怎么会看上这家伙。我这种成熟的男人,才是经历过时间检验的优质男人。”

周霖听着二人的谈话,一副头痛的表情,“霍尔这个家伙,外表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怎么见了女人就摆不动腿呢!到底是你的腿重要还是命重要”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周霖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向着这位主动邀请他的女人抱歉道:“美丽的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身体突然有点不适,下次有缘,我一定邀请你跳一首。”

霍尔瞪大了双眼,一脸的难以置信,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一旁的蕾莉,静静地看着周霖,霍尔与那个女人的对话,当她听到周霖的拒绝之后,看起来气鼓鼓的小嘴迅速地瘪了下去,嘴角重新上扬起来。

“这才是一个合格的赏金猎人,不为美色所诱惑。看看那个傻大个,真的让人感到丢脸。”蕾莉心中暗暗想着。

主动邀请周霖的女人听到了周霖的拒绝之后,微微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就道:“勇士,你是哪里不舒服呢?我听说你可是单独灭杀两头狼人的强者,怎么会突然不舒服呢?”

蕾莉此刻的想法是:“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明明都拒绝了,还想干嘛!”

周霖皱着眉头望向女人,他也没想到女人似乎没有想放他们离开的意思。

舞会此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暂停了,原本欢声笑语,翩翩起舞的少男少女们此刻也都默不作声地围了上来,大有包围之意。

“难道自己白天的行动被发现了吗?”

周霖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在迅速地朝自己这边涌来。

此时,就算是刚刚被猪油蒙了心的霍尔也隐隐感觉到事情的不正常,“这群家伙的眼神怎么想要吃了自己一般!该死,我的盾不在这!”

提盾战士没有了坚实的盾牌,拿什么家伙事抵挡敌人的攻击!

霍尔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不由地拉着还不明白事情利害关系的蕾莉向周霖身后靠了靠。

周霖注意到了霍尔的动作,他假装没有在意,而是脸上突然泛起了笑容,对着那名女子笑道:“不就是跳一支舞吗?怎么搞的这么紧张兮兮的。跳,我跳还不行吗!”

“你不觉得晚了吗?”

女人的声音再次传来,轻盈不在,反而多了几丝阴沉的味道。

在女人开口的同时,周霖一直在死死盯着女人的一举一动,只见她的指甲瞬间变得锋利无比,泛起金属的光泽,原本只是白皙的皮肤也变得有些病态的惨白色。

周霖脸色一变,默不作声地退后一步,随后爆喝一声:“霍尔,你这个大色狼,还尼玛的跳舞,带着蕾莉快跑。这群家伙,都是他娘的吸血鬼”

在爆喝的一瞬间,周霖猛然抓起身边的木椅,狠狠地朝着女人所在的方位砸去。

木椅带着破风声,嗖嗖地,速度极快,周霖的暴起几乎让人反应不过来。

霍尔听到周霖的爆喝,想也不想,推着蕾莉就朝着大门的方向跑去。

霍尔边跑还边喊道:“我可不是什么大色狼,你不要污蔑我!”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不愧是赏金猎人,胆气果然不一般。”

一声冷笑从木椅飞去的方向传来。

“划拉”数声,几道寒光在空中闪过,坚固的木椅瞬间爆裂开来。

从爆裂的木椅之后,露出无数可怖的面容。

猩红的眼眸闪动着红光,锋利的獠牙外露于空气之中,狰狞无比,哪里还有之前美丽的模样。

就算是之前的霍尔看到此情此景,恐怕也会惊恐地大喊一声:“哪里来的妖怪!?”

硕大的大厅舞池瞬间变成了吸血鬼的巢穴。

对于周霖而言,一场不可避免的战斗无法避免。

但坏消息是,方天画戟,并不在身边。

好消息是从异形世界中获得的祸水还在体内,不用担心。

尖锐的叫声从整个宴会大厅的每个角落传出,带着刺透耳膜的音波,袭向周霖三人组。

伴随着音波攻击,数个挥舞着锋利指甲的吸血鬼如同魅影一般从半空中飞出,向着周霖杀来。

那纤细的身躯,外加张牙舞爪的模样,竟让人有种面对竹节虫的怪诞之感。

剩余的吸血鬼或是悬挂在宴会大厅的顶部,或是低着身子隐藏在黑暗的角落之中,看样子,是准备一旦周霖面对袭击露出哪怕一丁点儿的破绽,他们便会从背后择人而噬。

周霖看了一眼宴会大厅内的架势,心里也是知道这一仗是不可避免了。

还好,身为世界树的穿越者,周霖此刻也不算是失去了方寸。毕竟他也是在无双三国那种等级的战场厮杀的男人。

换做常人,恐怕早已吓得四散而逃了吧。

即便失去了方天画戟,他还有不少的底牌。

一张黄色的符纸凭空出现,随着周霖的心神涌动,一道黄烟无风自起。

黄烟散去,从中露出一个厚实的身影,正是那皮糙肉厚的黄巾力士。

周霖将这家伙召唤出来的目的自然不是让他杀死多少宴会中的吸血鬼,而是希望能靠黄巾力士吸引更多的火力,为自己一行人提供更多的掩护。

果然,不出周霖的所料。

虽然宴会中的吸血鬼看到突然出现的黄巾力士都大吃一惊,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那疯狂的状态,有不少的吸血鬼都向着黄巾力士所在的方向冲杀而去。

黄巾力士眼中昏黄的光芒闪动着,它并没有过多的智慧,只能凭借本能行事。

蒲扇大小的巴掌在空气中疯狂的扇动着,像捕捉苍蝇一样捕捉着空中跳跃的吸血鬼,虽然动作缓慢,但总有中奖的时候。

但凡是被黄巾力士抓住的吸血鬼都惨叫着失去了生命。

吸血鬼们的反击也继踵而至,他们都十分狡诈,明白眼前这生物的缺点,纷纷绕过,向着周霖所在的方向扑杀而来。

周霖并没有多少畏惧,在他的身后,一柄柄由祸水铸造而成的匕首就像是夺命的箭雨,朝着状若疯狂的吸血鬼们射去。

“砰砰砰!!”

巨大的撞击声传来。

祸水的腐蚀特性和巨大的撞击力,瞬间让吸血鬼们倒退着飞出。

可以说,现在的祸水对付这等杂鱼简直就是收割人头的神兵利器。

已经跑到大厅门口的霍尔目瞪口呆地望着周霖,喃喃自语道:“现在的赏金猎人都这么猛了吗?这让我们这些普通人情何以堪啊!”

... ...

就在形势大好的时候,异变突起。

宴会的后方,一柄长刀在空中快速挥舞,传出撕扯着空气的声音,劈开一道道祸水。

显然这长刀也是由贵重金属炼成的,并没有因为祸水的腐蚀而有损坏,是和方天画戟一个等级的武器。

从阴影中,走出一个外形与其他吸血鬼不太相同的家伙,他的四肢明显没有那么纤细,粗壮了许多,眼中的猩红则是更盛!

更为骇人的是,他的手中握着一柄长刀。

这还是周霖第一次看到吸血鬼使用武器的状况。

周霖神色一禀,没有任何的犹豫,发动了惊鸿一瞥。

姓名:基尔斯蒂·斯米特

种族:吸血鬼(变异)

专精:近战专精82%

技能:嗜血,初拥(未使用),蝠群

威胁程度:红色

描述:德古拉的直系后代,相较于寻常吸血鬼,拥有着更强大的力量!

看样子,这基尔斯蒂·斯米特在这群吸血鬼中也算是一呼百应的首领人物,其余的普通吸血鬼听到他的命令,竟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和反对,直接怪啸着向着奔跑的周霖三人冲杀而来。

吸血鬼并不是狼人那种重型单位,狼人虽然力大无穷,但因为体型的关系,却也动作相对缓慢。

身手敏捷的吸血鬼们真的不管不顾起来,同样动作十分缓慢的黄巾力士也不能奈他们如何。

并且有基尔斯蒂·斯米特在一旁护卫,周霖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再利用祸水造成那种大范围的杀伤,这也就意味着此刻再分神操纵祸水已经是划不来的买卖。

更为吓人的是,半空中一柄锋利的圆斧呼啸着朝着周霖的后心射来,基尔斯蒂·斯米特率先出了一手狠招。

这基尔斯蒂·斯米特竟然藏了一把圆斧在腰间,真是阴险狡诈至极。

失去了方天画戟的周霖,面对圆斧的攻击,算是陷入了避无可避的境地。

如果想要侧身闪躲,那自己身后的霍尔和蕾莉必非死即残。

但如果想要硬抗的话,失去了方天画戟的钳制,周霖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就在这两难之际,周霖眼中闪过一丝狠辣,放弃了那个看似最为理智的选择,毕竟他还是那个经过良好教育,尊老爱幼的三好青年。

周霖眼中闪过一丝青气,微微躬身,锐利的眼神死死盯着飞斧,试图寻找出那圆斧的飞行轨迹,上演一出空手接白刃的戏法。

但每一个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尝试,无异于火中取栗,危险至极。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周霖隐隐感觉后心一阵发凉,微微向后瞥去,一个带着超高温度的白色火球竟擦着自己的脸庞向前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