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梦魇探员 > SK8-004:第二封信

尤其是带头的艾森家族,全家老少都被活活烧死了。

如此恐怖的情况引起人们恐慌。

但警方调查来调查去,却什么线索都没发现。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此事变得越发蹊跷,甚至真假都未知了。

首先,没人亲眼见过托比的鬼魂。

其次,本来毫无线索的警方,随后竟然抓住了真凶。

那是一名有反社会人格,爱看侦探小说的男人。

作案动机很简单。

他想挑战「不可能有完美犯罪」这个定论。

事实证明他失败了。

原以为系列悬案终于可以告破,结果深入调查后却发现不对劲。

因为十二起凶杀案,竟然有八起不是他干的。

哪怕他主动,迫切的全揽在自己身上了。

依然找不到证据。

且证词全是胡扯,更拥有完美不在场证明。

这让警方十分头疼,因为能想到的结果无非两种。

第一:还有人故意模仿作案。

第二:超自然事件。

但无论哪种,都让他们毫无突破办法。

调查几年后,最终只能草草结案,媒体也停止一切相关报道。

所以,此事就成了小镇流传的一则都市怪谈。

有人信,有人不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渐渐被人们所遗忘。

大多年轻人毫不知情,只有一些老人还记得。

……

认真听老者说完,徐离表情淡然,心里却很激动。

GOOD!

事情终于出现线索了。

刚想调查一下本地怪谈,这就有人送来了。

运气还挺不错。

两起事件虽然特点不太像,一个割舌头,一个写信。

但相同点也很多,比如恶灵,复仇等。

完全能从这方面下手。

他故作惊讶道:“原来还有这种可怕的历史,感谢您的告知。”

“不用客气,快去教堂寻求上帝庇护吧。”

“好的,再见。”

徐离直接闪人,走了一半才想起有个问题还没问。

对了。

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这栋房子还没被销毁?

按理说不应该呀。

想不通,但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线索,所以懒得返回去追问了。

回到小镇后。

他没有去教堂,而是开始搜索此事。

关键字:黑鸦镇、木偶师托比。

相关内容并不多,只有五页,和那老人说的差不多。

同样没有后续。

琢磨片刻看了眼时间,徐离再次出门了。

来到咖啡店一看,果然,警长又在这里享受午休时间。

“嗨,汤姆先生。”

他打着招呼,走过去直接道:“能将托比案档案让我看看吗?”

“托比?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警长面露惊讶。

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刚好警校毕业分配过来。

还跟着当时的警长调查过。

等徐离将刚才的遭遇说了一遍,他才恍然大悟。

同时心生不满,默默吐槽那老头真是乱说话。

没事说这些干嘛。

约翰道:“你是不是把托比和现在想在一起了?”

“可惜两者完全没关联,不仅时间太久,之前也从未发现有类似信件。”

“所以,不用妄想从托比案找到突破口了。”

这番话让徐离直接无语,刚升起的一丝希望破灭。

不过也算意料之中。

毕竟警方又不是傻子,可能早将两件事做过对比了。

用不着等别人提醒。

警长继续道:“听着小子,我知道你一直对奇怪的事情很感兴趣,但你不能因此失去理智。”

“很多事不是你能解决的,反而研究的越多越危险。”

“记住,保证自己安全才是最主要的,懂吗?”

这算告诫,更是善意提醒。

徐离能听得出来,感激道:“谢谢您的关心,我明白。”

“嗯,上班时间快到了,我先走了。”

“好的,再见。”

约翰警长前脚刚走,他后脚也买了点吃的离开。

回到收藏馆。

刚打开汉堡开吃,突然有人前来参观。

收藏馆其实一直都对外开放,免费观览,只是东西少没看头。

也就开业那阵有人来,后续半年都凑不够两只手。

徐离招呼道:“欢迎光临,随便看。”

“谢谢。”

对方客气的点头示意,然后看了不到五分钟走了。

地方小东西少,真没啥意思啊。

看着游客离去的身影,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不知那些神秘东西被收容后会放在哪里,能不能拿出来展示呢?

……

是夜。

十点,黑鸦镇再次陷入宁静。

一只黑猫静静趴在屋顶,眼冒绿光呆呆地俯瞰夜景。

也可能在考虑去哪里觅食。

呆了片刻,它突然噌的一下跳起来,瞪大眼睛,全身炸毛。

变得如临大敌,还有极度害怕。

“喵——”

怯生生低叫了一声,它头也不回的飞快跑走。

与此同时,赛琳娜家。

她哼着小歌,裹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心情挺不错。

然而这份喜悦在看到本关闭的窗户,竟然被打开一角时消失了。

她顿时愣住。

紧接着打个冷颤,一股寒意从头涌到脚。

今天上午,她又当面质问了一次朋友昨晚的事情。

结果对方表示很懵圈,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

什么信件呀?

这年头还有人写纸质信吗?

她以为对方是故意装傻,但也没深究,毕竟朋友之间恶作剧也正常。

还考虑这两天怎么回击一下。

加上忙了一天身心疲惫,基本把事情给淡忘了。

然而现在,那不好的回忆再次被激活。

她下意识看看地面,果然,又出现了和昨晚一样的信封!

静静躺着,透着诡异。

赛琳娜瞪大眼睛傻了,大脑空白不知该怎么办。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又是他搞得恶作剧?!

可……可今天他被公司派去外地了啊!

砰!

砰!

就在此时,屋门突然被敲响,在寂静夜里格外震耳。

“啊——!”

她受惊尖叫一声,差点跳起来,捂着浴巾连连向后退。

寒毛竖立,鸡皮疙瘩,冷汗全冒出来了。

同时一个个可怕念头闪过,都快吓哭了,完全变得手足无措。

不知道门外是谁,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只有前所未有的恐惧。

片刻后敲门声停止,黑夜再次陷入宁静。

赛琳娜呆如木鸡站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