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满级王妃套路深 > 第二十五章 说好了陪着你

“这里你不能进。王妃和王爷在里面,你不能进!”

外面传来锋林和一个女子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起了争执。

阮清蘅看了顾珏一眼,甩出身上的披帛将门打开。

“锋林怎么了?吵吵闹闹的。”

“王妃,她。”

锋林还没说完,一个女子就扑了上来。

“阮姑娘,我知道你不待见我们家小姐,但是人命关天的事,求你,求你让我见见王爷吧!”

阮清蘅无语的看着跪在屋门前的人。

“你莫不是瞎了,顾珏就坐在那里,我什么时候不让你见了,再者你家小姐是谁,我都不知,何谈不让见王爷一说。”

跪在那里的小丫鬟脸色一僵,忙赶紧往屋子里面爬,期间还不断祈求阮清蘅的原谅,好像阮清蘅是多么坏的一个人一般。

“阮姑娘,春桃不是故意的,春桃只是太害怕,太着急了!”

阮清蘅感觉自己头都大了,听着这些话。

这人不会是洛清芷身边的人吧,说话作风真是像,看着头疼。

“王爷,你的事你自己处理,我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顾珏反应了,拽着脚下的人就走。

顾珏看着阮清蘅丝毫不留恋的背影,眼中划过一丝笑意。

“春桃,你来此可是有事?”

顾珏看向跪在地上的春桃。

“王爷,求求您救救我家小姐!求求您!”

“芷儿?她怎么了?”

顾珏眉头皱在了一起。

“小姐,小姐她,她触怒了太后娘娘,太后娘娘要给她上刑,要打三十大板呐!”

顾珏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王爷,您不能去,昨日太后才动了心思要将王妃嫁与外邦人,今日又是洛清芷出事,这摆明有事在等着您,您不能去!”

站在一旁的锋林,着急跑到顾珏面前。

“王爷!王爷!若是您不救小姐,可就没人救了!王爷!王爷!”

春桃哭的好不凄惨,好像她家小姐已经西归了一般。

“王爷!您不能去!您要是去了,王妃定然是不会愿意的!”

阮清蘅若是在场听到锋林这句话定然会翻个白眼,嫌弃的看着锋林说顾珏根本就不会顾及自己这个假的王妃。

“本王知道了,带本王去。”

顾珏站起身,看着跪在地上的春桃。

“是,是,王爷。”

春桃忙不迭的爬起来,带着顾珏就往外走。

“王爷!”

锋林不甘心的大喊一声,但没人回应他。

“这个洛清芷真是个祸害!”

锋林满眼都是不耐烦,转身像阮清蘅走的地方寻去。

昨日的雪还在下着,道路上已经有了很深的雪,马车不便行走,顾珏便骑着马往皇宫赶,身后跟着侍从和春桃。

阮清蘅刚刚将那个梁上君子安排好,就看到了匆匆忙忙赶来的锋林。

“王妃,快!跟我走!王爷去皇宫了!”

阮清蘅脑子还有些混沌,搞不清楚锋林在说什么,但看锋林着急的样子也没有多问,跟着锋林走。

“锋林,不是去皇宫?现在这是去哪?”

阮清蘅不解的看着锋林。

“去马厩,雪天路滑,马车不便。”

阮清蘅诧异又无奈的看着锋林。

“锋林,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会轻功对吗?”

阮清很轻飘飘的话,让锋林为之一愣。

“是,王妃,属下会。”

“嗯,所以?”

阮清蘅循循善诱的样子,看起来很搞笑。

锋林咳嗽了一声,抬脚就走。

“哎,真是傻孩子。”

阮清蘅叹口气,跟着往皇宫方向去。

“嗯,手很凉,为什么不顾着一下。”

皇宫门前,顾珏刚刚下马,手就被温暖包围。

“你来了。”

顾珏看到阮清蘅并没有惊讶,只是从容的将阮清蘅的手握紧。

“嗯,来了。”

阮清蘅点点头,别的什么都没有说。

“走吧。”

“嗯。”

就这样阮清蘅和顾珏手牵着手在后面走着,春桃在前面带路,很快到了行刑的地方。

阮清蘅看了看周围,寸草不生,残垣断壁,雪下更有几分凄凉。

在大雪中,穿着轻薄但艳丽的洛清芷简直扎眼。

洛清芷跪在地上,前方屋子里面站着太后,墨珩和夏晴,还有一个穿着异域的美人,只是皮像好,但眼神太过恶毒,破坏了美感。

“小姐!”

春桃看见洛清芷直接就扑了上去,可惜被旁边的侍卫拦住了。

春桃这一嗓子,顾珏和阮清蘅就被发现了。太后看到阮清蘅和顾珏脸直接就黑了,就差把自己讨厌顾珏和阮清蘅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墨珩看到阮清蘅和顾珏脸色就很奇怪,各种情绪似乎都有一些,似乎又都没有。

“微臣参见太后,陛下。”

“起来吧,摄政王怎么来了?”

太后看了一眼顾珏,话里带着不痛快。

“微臣昨日得罪了太后,今日特来告罪。”

顾珏没有提起来洛清芷一句,好像没有看到跪在中间的洛清芷一样。

可惜太后是铁了心不给顾珏面子,冷笑一声,嘲讽的看着顾珏。

“只怕顾珏你是来救你的心上人吧,真是可笑,手里抓着一个,心里还想着另外一个,手里抓着的这个还肯跟着你来,还这是感天动地啊!”

太后的话让顾珏和阮清蘅的脸色都有一瞬间的不好看,墨珩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不过一旁的异域美人可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哈哈,太后这是在说什么,我和顾珏不就是来请罪,那里要救什么人。”

阮清蘅笑嘻嘻的看着太后,心里早就想要动手了。

“你。”

“哎呀,这大冷天的还下着雪,这雪地里怎么还跪着个人,真是太心疼了。”

阮清蘅打断了太后的话,脚尖轻触地面,转眼间就将洛清芷提了回来。

“洛姑娘,你怎么在雪地里,这么厚的雪,你怕是不想要膝盖了。”

阮清蘅完全不顾及太后铁青色的脸,装模作业的关心着洛清芷。

“阮清蘅,你大胆!”

太后的怒火如果能够化作实物的话,现在阮清蘅恐怕已经被烧成灰了。

“怎么了?太后,我做什么了?”

阮清蘅一脸无辜的看着太后,眼睛扑棱扑棱的,无辜的像是一个孩子。

“你就是阮清蘅,摄政王突然非娶不可的那个女子。”

太后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异域女子就站到了阮清蘅面前。

“好漂亮的眼睛,就是看起来太凶了。”

阮清蘅笑着调侃。

眼前的异域女子闻言一笑。

“你说我看起来很凶?”

“是。”

阮清蘅认真的点点头。

“那我还有更凶的。”

对面的女子说着就抽出来一把刀,对着阮清蘅刺去。

阮清蘅嘴角勾出一抹笑。

真是小巫见大巫,你作不够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