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玩家走狗满天下 > 57:你死了

嘭!

势大力沉的一掌,毫无花哨的拍在赤狐脸颊。

数重劲力先后爆发,砰砰爆响震耳发聩。

“嗷……!”

赤狐哀鸣惨叫着,口鼻噗的喷出血雾,侧脸更是皮开肉绽,硕大的脑袋不受控制的偏了几分。

不过这货也是狠角色,受此重击竟还不退,反倒一口咬住左崇明的肩头,数寸獠牙应声破甲。

噗!

几乎是同一时间,利刃携以不可阻挡之势,刺穿赤狐的皮毛血肉,嵌入骨缝之内。

赤狐眸中泛起狠厉,强忍着喉间的剧痛,双爪弹出疯狂划动,将铠甲刮得咯吱作响。

“哼~!”

左崇明额头冷汗密布,一把箍住了赤狐的脑袋,另只手并指如锥,咄咄戳向她怒瞪的眼睛。

嗷~。

她体内妖力瞬时运转,化作澎湃的气浪扩散,堪堪将左崇明震开距离,张口喷出漫天火光。

嗤嗤……。

狂风凌冽如刀,数道模糊的残影乍现。

左崇明仗剑疾冲,剑势将火幕撕扯粉碎,剑尖凶残的戳进赤狐眼眶,挑出一颗眼球。

赤狐只觉眼前一黑,随即有刺痛传入脑中,激的她不由发出哀鸣。

歇斯底里的长啸,暴风般肆虐全场。

“这是你逼我的!”

赤狐毫不犹豫的催动了元丹,磅礴的妖力滚滚爆发,身上烈焰朝黑红转变,气息越发可怖。

嘭的一阵巨响,左崇明好似石子般倒飞出去,身上的铠甲在黑炎灼烧下,发出不堪重负呻吟。

没等他落到地上,赤狐已经先一步出现在落点,大张着血盆大口,残忍的咬向左崇明的腰腹。

站在远处观战的二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头皮乍起,心脏几乎骤停。

李月甚至一度别过头,不敢看即将发生的残忍场面。

同一时间的直播间内。

因为前两天有好事者提意见,如果能把战斗场面,切入第一视角的话,代入感肯定会更强。

然后这沙比游戏方……还真他么的采纳了。

结果今天的弹幕,却是这种样子……。

“导播球球你,切第三视角啊。”

“你麻辣隔壁的导播,吓死爹了。”

“艹你嘛,第一视角这么恐怖!!!”

“老公不要死啊!”

“呜呜呜,老公……”

“救救惹~!”

菊花勇士默默看着直播,手心里出的都是汗。

尽管她理智的认为,左崇明不会干没把握的事,这次定然也会有所准备。

但第一视角的战斗太激烈了,眼瞅着左崇明险象环生,就连她也禁不住心念动摇。

连带的,她的直播间也有不少人开始带节奏。

“左吹怎么不吹了?”

“哈哈,吹个屁,马上就死了……”

“我赌一千信用点,左崇明不死也残。”

“楼上的,你敢咒我老公,信不信我分分钟弄死你?”

“呵呵,无脑幕刃,老子在伽玛星系七十六星,有本事你来。”

“已经订票了,老娘开飞船过来弄死你。”

“……”

瞥见直播间内混乱的弹幕,菊花勇士沉声说道:“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他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

嘎吱~!

獠牙尖锐,狐口临近。

赤狐的独眼中,已经泛起得意的笑意。

左崇明身处半空,无处借力,铠甲更是濒临崩碎,他已经毫无斡旋的余地……。

伴随滋滋的摩擦声,獠牙利齿与铠甲接触,硬生生凿穿刺入……。

嘭!

嗷嗷啊……。

鼻头传来剧烈的酸痛,赤狐猛地把左崇明吐了出去,哀鸣的甩着脑袋,眼泪簌簌的往外飙。

“该死的杂种,你敢打老娘的鼻子。”

赤狐愤然发出咆哮,四肢在地上一蹬,暴怒的冲了上来:“老娘今日便要生撕了你。”

“杀意满了。”

左崇明抽空瞥了眼面板,身法运转骤然加速,拖出一条惟妙惟肖的残影,真人已然出现在侧面。

嗤……。

利爪破空扫过,残影随即消散。

赤狐灵活的轻跃走位,扭头看向危险传来的方向,张口喷出融金消铁的黑炎:“给我去死。”

七星剑典,二式天璇。

天赋技能,杀意爆发。

左崇明错步再躲,脚尖落地崩出深坑,剑势陡转如寒星攒动,瞬时在赤狐身上留下道道银线。

嘭!

赤狐巨尾狂甩,掀起凌厉的狂风。

纵然左崇明及时格挡,也是闷哼一声退步卸力,地面应声留下七八个脸盆大小的深坑。

当啷~!

横剑摆出架住狐口,剑锋与獠牙滋滋摩擦。

左崇明蓄势翻掌,一记般若无量拍在赤狐下颌,旋身抽剑凛然斩出,嗤的削掉对方半截鼻子。

但他付出的代价也不小,赤狐毫无花哨的含怒一爪,直接拍在他胸口处,铠甲应声扭曲凹陷。

左崇明吃痛闷哼,双腿在地上犁出两道鸿沟,继而左脚踏地,再度提剑冲了上去。

七星剑典,一式天枢。

身化寒星,咄然破空。

“嗷~!”

赤狐感到刺骨的杀机,狂啸一声朝旁跃去,利爪根根弹出好似短剑,凛然掏向了对方腰腹。

左崇明这一剑太过突兀,纵然她竭力闪避,却也被剑锋划过前肢,留下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但赤狐的反击,也成功的在铠甲上留下数道深痕。

“该死,有毒。”

赤狐吃痛喝骂着,喷吐黑炎再次拉开距离,怨毒的盯着左崇明,余光隐晦的瞥向自己伤口。

她身上被剑锋划过的伤口,不断传来阵阵的酸麻,尤其是被伤到的侧身,此时竟已没了知觉。

更让她感到不安的是,自己的妖力经过先前的鏖战,又要分出一部分压制毒性,残留的已经不多。

眼看左崇明再次冲来,赤狐心下更恼,张口喷出浓郁的黑炎。

“毫无新意。”

左崇明纵身跃入半空,身形瞬间一分为三,均是栩栩如生真假难辨,剑势直指其周身要害。

“这是什么武技?”

赤狐俯身炸毛,呜呜盯着半空中的身影。

这里面肯定有俩是假的,但她一时间无法分辨出来。

来不及细想,她果断挑了威胁最大的,朝着左边的身影扑了过去。

“你死了。”

左崇明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不……”

没等赤狐做出反应,便有噗嗤一声闷响,凌厉的剑尖瞬时挑破眼球,长驱直入的贯穿后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