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从李元芳开始 > 第十九章 神探李元芳

食店内。

林仵作看着面前三位贵人,终究还是忍不住面前热腾腾的香气,呼啦啦吃了起来。

李彦没有选择去林仵作的家里,毕竟世人皆认为仵作晦气不详。

作为现代人,李彦心中的法医,是为亡者说话的伟大职业,但在古代,大家的观念皆是如此,没必要特立独行,否则仵作都会被连累。

因此他带着林仵作来到食店,请他吃了碗羊肉面,当作夜宵。

唐朝对羊肉有着近乎执着的追求,从平民到天子,都喜欢羊肉。

比如长安的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只要做官在五品以上,每个月公家就免费发肉。

四品五品官员,每个月给九头羊,三品官员,每个月给十二头羊,再往上的亲王,每个月供给二十头羊。

受这样风气的影响,羊肉烹饪花样极多,凉州的小食店内,最著名的就是羊肉面,补元阳,益血气。

切上几片肥瘦相间的羊肉,撒上胡椒、蘑菇、姜末,满满一碗面,口感很棒。

此时林仵作吃完一大碗,摸了摸肚子,十分满足。

不仅是身体上的饱腹,还有精神上受到尊重的慰藉。

对方有康县尉的两位郎君相陪,真要找自己出来,还不是随便使唤。

现在却做出这样的安排,那必须卖力。

李彦开始发问:“此间只有我们四人,我希望林仵作给出一个准确的判断,伏哥到底是不是自杀身亡?”

林仵作没有迟疑,低声道:“回小郎君的话,以我仵作二十载的经验,确是自缢而死。”

康猛皱眉,康达奇道:“可你刚刚在厅内不是说,有可能是别人杀害伏哥后,再伪装成自缢的假象吗?”

林仵作苦笑:“我是说可以办到,但在短短的一刻钟的时间内……唉,不是故意欺瞒,是安郎君心中已经有了判断,我实在不敢嘴硬!”

李彦道:“时间短暂,伪造可以,却布置不出那么完美的现场,对吗?”

林仵作点头:“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他又对康达道:“请康小郎君恕罪!”

康猛听了,一时间感同身受,心有戚戚焉:“你也难啊!”

康达赶忙道:“别担心,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林仵作卑微惯了,依旧没有把话说死:“当然,我见识低浅,天下之大,或有人能做到这样的事情,终究不能下断言……”

康猛冷笑:“刚刚史明的表现你也看到了,他会是那样的能人?”

林仵作摇摇头:“我也奇怪,却不敢多言,史明不像是能杀害伏哥,伪装自缢的凶手。”

李彦等他们说完,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伏哥死时,失禁了吗?”

康猛和康达顿时变得不自然,刚刚吃了一大碗羊肉面的林仵作却不以为意,点头道:“自缢之人,因为身体松弛,在尸体下方往往会出现大量失禁秽物,伏哥也不例外。”

这点古人早有发现,很多古代笔记诸如《虞初新志》《茶余客话》,都谈到过自缢者的家人,会在尸体下方,用铁器或大石镇而压之,或用炭灰掩盖,表面上是防缢鬼,其实就是驱除秽物臭味的手段。

因此上吊自杀的现场,不仅死状恐怖,很多时候还是臭不可闻。

电视剧里面吊死的人被发现后,大家哭喊着上去抱,想想现实里那画面,就很有味道。

李彦又问:“那发现伏哥尸体的史明,身上有沾到秽物吗?”

林仵作回忆了一下,肯定的道:“没有,他离的很远,根本没有靠近。”

康达露出鄙视:“伏哥待他极好,此人竟如此凉薄。”

康猛却有不同的看法:“这倒是人之常情,不能苛责,不过若史明是凶手,出于伪装,他应该会抱住尸体吧?”

“大郎倒有法曹的天赋!”

李彦对他有些刮目相看,点头道:“假设史明杀害了伏哥,双方接触难免会留下痕迹,他如果毫不嫌弃的抱住尸体,事后就算被发现,也无法作为证据,这也是凶手常常冒充尸体第一发现人的原因。”

康达颤声道:“那这么说,我们冤枉人了?”

“以上都是间接证据,还不能下断言,只能说史明杀害伏哥的可能性极低。”

李彦微微摇头,继续问道:“林仵作,在来醉香楼之前,你见过伏哥的遗孀丽娘吗?”

林仵作道:“见过,我收敛了伏哥的尸体后,将他送往县衙途中,丽娘就追了过来,问明情况后,她眼中满是愤怒,恐怕在那个时候,她就怀疑是史明杀害伏哥了。”

“愤怒吗……”

李彦若有所思。

林仵作虽然不赞同丽娘的指认,却还是很佩服她的勇敢:“这位娘子敢冲击醉香楼,冒着触怒高门贵人的凶险,为夫郎正名,伏哥家有贤妻,可惜啊!”

李彦点点头,接着询问各种细节。

林仵作越来越震惊。

他从未见过如此才思敏捷,聪慧过人的高门贵人!

哪怕对于仵作的具体操作并不了解,却又往往有发人深省之言,让他获益匪浅。

“多谢林仵作!”

一刻钟后,李彦送别依依不舍的林仵作,又对康猛道:“大郎,带我去见一见史明。”

康猛看了看时间,有些为难:“现在?”

食店外面的人流依旧很多,小贩叫卖,很是热闹。

武威曾经是中国最早的不夜城,第一个开夜市的地方,哪怕不复当年辉煌,但习惯延续下来,是不宵禁的。

这点比长安要好。

真要在长安夜晚,李彦除非配上卫国公府的鱼符,否则只能在坊市内部活动。

可即便如此,史明已经被押入牢房,这个时间点去县衙,也太晚了。

不过迎着李彦的目光,康猛稍加迟疑后,还是咬了咬牙道:“好!”

李彦承情:“多谢!”

必须兵贵神速。

因为他并不知道,目前这种状态什么时候会消失。

头脑清晰,思维敏捷,洞察力强,各种细节历历在目,以往所得的知识点随意提取。

武功的强横,让他有着天下之大都可去得的自信,纵横睥睨。

智慧的提升,则是洞彻人心,一切阴暗受阳光普照,无所遁形。

所以。

请叫现在的我……

神探李元芳!

“真想永远保持啊,话说这种体验,不是骗氪么!”

李彦感叹起来。

姑臧县的县衙与凉州都督府紧挨,三人很快到了。

如今的姑臧县令姓崔,举明经出身,刚刚上任没多久,学馆内免费酪浆的福利就是他安排的。

虽然世家子没一个看得上,但李彦白嫖了三个月,对这位县令的印象不错,同时注意到衙司内灯火还亮着,很可能这位勤奋的县令还在工作。

康猛见了,顿时变得小心起来,好在李彦发现,今夜是何竟当差,马上得到了通行。

至于狱卒见到县尉家的郎君来了,更是连多嘴问一句都不敢。

这个时代,官吏对于世家大族的特权,早就习以为常,一路带到了史明面前。

史明被单独关押在一间牢房里,已经戴上了木枷,没法躺下,只能倚壁蹲坐。

他的双腿打着颤,满头都是冷汗。

杀兄戏嫂,这种人进入牢狱也是最让人看不起的,有的是折磨等着他。

于是乎,当看到康猛出现,他立刻以极为怪异的姿势扑过来,木枷抵住槛杆,凄声道:“康郎君,我是冤枉的,救我啊!”

康猛指着李彦:“此次是李六郎前来看你,你老老实实的回答他的话,或许可以保住一命!”

史明惊呼:“逼得吐蕃投降的李六郎?六郎,你是大英雄,救救我,我真的冤枉啊!”

“一味喊冤别人是不会理你的,现在你自救的办法,就是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李彦道:“丽娘和伏哥的夫妻关系如何,她真的有勾引你吗?”

“她……她……”

史明嘴动了动,脸色变幻不定,最终还是垂下头,老老实实的道:“丽娘并没有勾引我。”

康达松了口气。

他刚刚路上还怀疑丽娘,是谋杀亲夫的凶手,幸好不是。

史明的表情就是后悔,相当后悔:“十天前,伏哥请我去他家中饮酒,那时我们将要面对吐蕃队,他压力很大,喝得又快,先醉倒了,我当时也喝了不少,见丽娘美貌贤惠,再想想家中劣妇,一时鬼迷心窍,忍不住轻薄了几句,但还没等我动手,她已是厉声相喝,我怕惊扰到伏哥,就匆匆离开了……”

“你还想动手?真是活该!”

康达那么好的脾气,都忍不住了。

康猛则陷入思索。

看来丽娘并没有说谎,站在她的角度,这史明真不是个东西。

怪不得得知自己夫郎的尸体是这位发现后,会怀疑是史明伪造自缢。

如此说来,这起案子仅仅是一个误会?

李彦却是早有预料的点点头:“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史明见这位小郎君似乎相信自己,精神一振,仔细想了想道:“伏哥近来都心情烦闷,与丽娘似有不和。”

康猛认为他还想抹黑,很是不悦:“夫妻之间,总有些矛盾,这很稀奇吗?”

史明道:“康郎君有所不知,别的夫妇或许如此,但伏哥和丽娘是真的恩爱非常,伏哥独爱丽娘一人,从不寻花问柳,丽娘不仅勤劳简朴,还打的一手好马球,伏哥的马球技巧,就是丽娘教的。”

“咦?”

康猛康达十分诧异,李彦则微微一笑。

最后一块拼图……

找到了。

凶手就是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