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无袂的心中有一道声音疯狂的叫嚣着!

那种强大的杀意让夜无袂有点儿控制不住,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的动了动,双眸直直的盯着温梓彤的脖颈。

“小叶哥哥你好厉害啊!你怎么这么厉害!”

温梓彤此时已经从惊愕换成了满脸的崇拜,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夜无袂。

“小叶没想到你这准头这么好!”温子桑也忍不住的跟着夸道。

“得亏是小叶在了,不然空有咱们彤宝这么好的军师,咱们这些兵却是坏了事儿。”

温子尔一点儿也不觉得夜无袂会这身手有什么奇怪的。

毕竟夜无袂出自大户人家,人家大户人家一般都会给孩子们请一些教习先生的,有的学文有的学武,有的文武双修也是正常。

温梓彤已经乐颠颠的跑到了树下,将那些被砸晕的野鸡一只只的捡了起来,然后用麻绳将它们捆住,这才举着野鸡高兴的道:

“总共有五只呢!小叶哥哥你是咱们家的大功臣!今晚得给小叶哥哥奖励一个大大的鸡腿!”

夜无袂望着站在树下,那小小的一团,十分费力却很努力的举着那五只野鸡,冲着他笑颜如花的小人儿,眼里闪过了一丝复杂的光。

他以为他们会因为他不经意透露的功夫而惧怕他,驱逐他。

并且,夜无袂也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

但凡他们透露出一丁点的想要将他赶走的情绪,他就直接将温家兄妹杀了便是。

毕竟……

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值得信任的人,一旦有人将会威胁到他,哪怕是他想要养的宠物,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灭杀!

但……

他们却似乎并没有任何想要赶走他的意思,甚至还……赞扬他?

前世的这些仇敌为什么自他重生后,都变得有点儿……陌生了呢?

“人小叶打了五只野鸡,彤宝你就只给人一只鸡腿,也太小气了吧?”温子桑冲着温梓彤乐呵呵的开着玩笑。

温梓彤嘟着嘴,偷偷瞥了夜无袂一眼,这才理直气壮的道:

“小叶哥哥是彤宝带回来的人,那小叶哥哥打的野鸡当然也是彤宝哒!彤宝当然可以分配的哦!是不是小叶哥哥?”

温梓彤冲着夜无袂挤眉弄眼的提示着,奶呼呼的小脸满是讨好,又狗腿又可爱的。

“嗯。”夜无袂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反驳的意思。

“看吧看吧!小叶哥哥也没说什么了!那这野鸡咱们 今晚就杀一只吃!剩下的拿去卖!都是钱呢!”

银子难挣!得多挣点儿!少一些口舌之欲是应当的!

几人的背篓都已经满了,那五只野鸡就被温子尔和温子桑分别的挂在了腰间别着。

温梓彤还在刚刚那些野鸡所在的地方发现了一窝野鸡蛋,高兴的连窝一起端走。

他们下山去河边的时候,正看到温成站在他们下篓子的地方看着。

“温成哥哥?你怎么在这儿啊?”温梓彤他们看到温成有点儿好奇。

温成见到温梓彤他们来了,笑了一下,解释道:

“刚刚小柒收了两个鱼篓,然后将那些鱼先拿回去了,我就帮他看着一下。”

“是这样啊!谢谢温成哥哥啦!”

“没事,你们来了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家里还有事儿呢。”

温成想到温丽因为上回中了邪而躺在家里像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一样,作天作地的要买这个吃,要买那个吃的就头疼。

随即,温成从怀里拿了一颗梨子出来塞进了温梓彤的怀里,就直接施施然的离开了。

温梓彤拿着手里的梨有点儿懵。

“二房也就温成有心一点儿了,他给彤宝的,彤宝拿着吧。”

温子尔伸手揉了揉温梓彤的小脑袋道。

这个大冷天的,水果可是不便宜的,也不知道那温成是怎么弄来的。

不管怎么样,人家能够想着他们,也算是不错的了。

四人将剩下的鱼篓都收起来后,看着那些活蹦乱跳的鱼,高兴的扛回了家。

今日可以说是大大的丰收了,就那些个鱼,他们就用了两个水缸来装,才装得下。

剩余的那些药材,温梓彤也让哥哥们拿出来,简单的炮制了一下,等着她去容辞那儿听课的时候带去。

那些山货和野鸡,都被分门别类的放在了一起,温家兄妹看着他们这满满当当的收获,都有一种浓浓的满足感。

夜里的时候,那李宝山和陈氏带着李三宝回来了。

此时的李三宝发着低烧,小脸红扑扑的,看起来有点儿虚弱,正被李三宝背在背上。

“得亏人家温家那几个孩子进来提醒了我一声,不然咱再晚一点儿,三宝可就没了!”

李宝山将李三宝放在了床上后,有些气喘吁吁的抹了抹额头的汗,冲着那陈氏抱怨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陈氏此时也是后怕不已。

他们刚刚找到了大夫后,三宝就开始有点儿精神萎靡了,等到看完大夫,人家大夫说了,若不是送来及时,真等三宝发烧再送来,怕就晚了!

就三宝这病可是凶险,如果一烧起来,没有半个时辰就会引起惊厥!

大夫直接就开了药,在药铺里就让药童熬了给三宝服下,如今虽然三宝还有点儿低烧,但大夫说了只要好生吃药,就不打紧。

“你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会问我?什么事情你都擅作主张!陈美玲!你如果再这样,干脆就直接打包滚回你娘家算了!”

李宝山是真的气急了,直接连名带姓的就冲着陈氏呵斥着。

这陈氏倒也不是有什么坏心眼子,但就是凡事儿都喜欢擅作主张!

这么多年,陈氏给他生了一窝的闺女,旁人都让他休了再娶便是,但他何时真想过这事儿?

可陈氏这两次险些害了李三宝的事儿,他却是不能不愤怒。

陈氏此时一听李宝山的话,吓得一边哭一边求饶。

她哪里知道那个小姑娘是真的这么厉害啊!

竟然看一眼就能知道三宝真的得了病!

如果她知道怎么可能会不带三宝去看大夫啊?

也是那姑娘不说清楚,如果她当时与自己说清楚了,那她何至于如此被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