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男人是不是疯了?

闻离心想大庭广众之下,任它是在风气开放的二十一世纪,都没人敢这么疯吧。

她甩开他的手,一秒钟都不想再和他多待下去。

指不定明天离安城上下会被传成什么样了。

首富家姑爷在花满楼大庭广众之下会见老情人吗?

闻离想着,跑得时候顺带遮上了脸。

当她不存在当她不存在。

她这头前脚刚跨进潘安所在的雅间,陆瓷就大跨步上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偏偏没差。

屋内坐着一个皮肤黝黑,打扮潦草的中年男子。

能看出来他是打扮过的,虽然不尽如人意,手指缝里的泥渍似乎是洗不掉。

眼珠子因为常年在室外照射紫外线的缘故,显得比同龄人浑浊。

太符合常年农作的形象了。

虽然种田的会有例外,就像陆瓷这般得天独厚的,在田里地呆了个把月了,但是脸都不带一点晒黑的。

闻离:“这位便是潘安的叔父吧?江南一带的果农大户,潘若昀大人?久仰大名。”

潘安:“是我叔父。”

紧接着她扭头朝潘若昀介绍道:“叔父,这便是闻府千金。”

还没等潘安介绍完,潘若昀就跪倒在地。

“大人不敢当,本人就是一介草民,承蒙当地官府照顾。没想到这位便是闻小姐,失敬失敬。”

不是,大叔你跪什么?

闻离赶紧给潘安一个眼神让她去扶他。

“潘……那我叫你潘老爷吧。”

闻离在一边坐下,陆瓷也不讲究,直接坐在她的椅子把手上,她横了他一眼,继续说。

“远劳您来扶摇,晚辈有一事相求。”

闻离说着就把甘水巷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了潘若昀。

潘若昀听完,摸了摸下巴上的一撮小胡子。

“闻大小姐可有在暴雨来临前,找人去田里看过情况?”

闻离:“嗯??”

“虽然朝廷派了司天监过来,对着天气状况的把握十有**,但是在暴雨来临后,我们也怕是护不住那些幼小的果苗。”

这古代设备条件有限,又不能像现代搭建玻璃暖棚。

这大风大雨的,加上她也实在是没经验。

潘若昀:“对于农户来说啊,这天气便是最重要的。”

“如果知道要下大雨,闻小姐在下雨前,最好要派人去加固暖棚。”

闻离:“这点我倒是想到了。”

只不过是在大雨过后。

潘若昀:“暖棚能不能加固的稳,如何加固,都有窍门。”

“最重要的是,一旦暴雨,一定要注意雨水引流。”

闻离不得不承认,潘安叔父说得每一个字她都能听懂。

凭着她超高的领悟能力,连起来她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可惜这具体的实际操作,她完全是一头雾水。

闻离:“不瞒潘老爷说,甘水巷的水利也是工部大家做的,这雨水引流应该不成问题。“

潘若昀不愧是个常年与土地打交道的实在人。

他直接不带一点含糊和掩饰地否定了闻离的想法。

“不行。”

“这田里的动向都是要时时刻刻关注的,工部的大家只能解决你平日里的河水雨水浇灌,并不能防御到大暴雨的时候。”

闻离:“???”

不能防患于未然的吗?

是因为技术不够?

还是她太想当然了?

潘若昀还在喋喋不休地叙述着他的毕生经验和总结。

闻离也不知道怎么的,想起很多年前网上有个段子。

什么“低头捡了一支笔,再也没听懂过数学课”。

她当时对这个段子尤其的嗤之以鼻。

在她看来,数学课有什么难懂的。

但是现下,她都不用去捡那支笔,莫名其妙就断片完全接不上了。

她抬头看了眼陆瓷,试图去他的眼中寻找同样的迷惘时,却发现人家正听得津津有味。

“你能听得懂?”

闻离小声问他。

陆瓷摇了摇头。

那你还装得那么像!

潘若昀吧啦吧啦说了一堆,闻离趁着他缓口气喝茶吐茶叶的间隙,直接见缝插针道。

“潘老爷是种水果的大家,此等高度,我等自然不能企及。”

“不知什么时候空,随我去甘水巷转转。”

潘若昀随闻离说完,立马迫不及待地起身。

“择日不如撞日。”

“就现在去。”

闻离:“……”

虽然水果收成的事她是很着急,但是没想到还有人比她更积极的。

真是他乡遇故知,瞎猫都能被她碰上死耗子。

不好意思,她乱用诗句和俗语了。

反正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呢,她是很高兴的。

临走前,她拉住潘安的手臂。

“谢了啊。”

潘安:“跟我客气什么。”

“客气还是要客气的。”闻离拍了拍胸脯保证,“放心,你和……你和那个小黑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到底是个姑娘家脸皮薄。

潘安倏忽红了脸。

“说什么呢。”

闻离对着她就是一个wi

k,“放心,姐姐懂的。”

潘若昀先前还好,一直在聊水果种植的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上了马车就开始不正经了。

许是田里的事情说多了,换换嘴,开始聊到她和陆瓷的八卦上。

马车一路上颠啊颠。

潘若昀:“闻大小姐和陆少爷成亲多久了,可有孩子?”

闻离吸了吸两边脸颊上的肉。

做出一个并不是怎么好看的笑脸。

陆瓷老实回答,“不过短短数月,还未有孩子。”

“哦,成亲不久啊。”潘若昀:“年方几何?”

陆瓷:“二九了,还有一年半便到弱冠之年。”

潘若昀摸着他那一小撮胡子:“年纪不小了,看来陆公子成家不早,可以早日要小子了。”

闻离闭上眼睛,劲憋着一口气。

谁知道这老头,自己三十好几了看上去像五十的,至今尚未婚配。

怎么好意思八卦别人呢,还催生!

闻离深呼吸。

她心想要不是自己有求他,可能现在他已经在马车底了。

陆瓷朝闻离看了一眼,看出来她在憋气。

当下觉得好笑。

但他还是照实说:“娘子还小,不着急,再等两年。”

“再等两年?”潘若昀:“这女人还是早两年生养好,上了年纪便管不住了,都不知孩子是不是自己的。”

闻离:……

她这下是真忍不了了。

“潘老爷很有经验?”

她已经尽量用最温和的语气来同他说话了。

她原以为陆瓷会阻拦她,因为在现世的时候,她有时候管不住脾气,就会有熟人或者不熟的站出来“指点”她。

告诉她这样不好,那样不好。

做事情不考虑后果,脾气冲动。

但是她来了这书里的世界后,闻家人都以她为傲,觉得她所有的脾气都是理所当然。

唯独陆瓷她不敢确定。

许是在闻家耳熏目染,潜移默化的缘故。

他竟然什么也没做。

视线看向潘若昀,倒是有种想和她问一样的话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