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没有线索,暂时先去其他地方看下吧。”

李晓狐疑的扫了眼房间中,能够躲人的地方,全部都翻了个遍,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如今过于吓人的东西,也没有出现,平平常常,但却处处透露着诡异和阴森。

“嗯嗯。”

听到可以出去了,摄影师松了口气,连连点头。

“有些搞不明白这里了,这么大个地方,纯属摆设吗?”

“你懂个锤子,真正的恐惧,并非源于眼前之物,而是来自灵魂深处!”

“嘶,不明觉厉,不过楼上的这句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把好像去过,那是以前被誉为世界第一恐怖屋主人说过的话,当然牛逼了。”

想象中吓人的场景并没有出现,直播间内二十多万人,反常的没有一个人吐槽,相反,他们还隐隐有些期待了。

虽然没有惊吓,但那种压抑,凝重的气氛,却是萦绕在无数人心尖,处处都感觉不一样。

就在李晓跟他的摄影师离开耳房后,那躺在床上的纸人,忽然动了,嘴角勾起诡异的笑容。

眼睛滑溜的一转,而后直勾勾的望着房梁处,一道身披摆布的长发女子,悄然出现。

若是李晓还在,肯定能够分辨出来,那女子正是之前镜子中的女人,那惨白的妆容,十分渗人。

“为什么不让我吓他?”

女子轻声问道,声音十分空灵,好似从深山老林之中传荡出来的。

“低级,还记得老大说过的话吗?真正的恐惧,并非源于眼前之物,而是来自灵魂深处!”

纸人缓缓爬起身来,一脸傲然的抬头看向比自己高了整整半个身子的女子,然而,映入眼帘的并非女子面容,而是傲人的双峰。

属实有点大。

“所以,想要达到心灵上真正的惊吓,必须一点点侵蚀他的心灵,让他心灵破防,彻底摧毁!”

低头看着邪魅大笑的纸人,女子歪了歪脑袋,问道:“可是,老大不让我们杀人了啊?”

闻言,纸人一手扶额,无语的摇了摇头:“就吓吓他,不是杀他!”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吓他?”

女子疑惑的问道。

“因为你那样吓他,很低级,就像老大说过的,想要……”

话刚说一半,纸人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而后无语的看着女子,说了半天,又绕回来了,被整破防了。

敢情再跟你扯下去,能一直说啊。

老大,你这是捞回个什么胸大无脑的女鬼啊?

纸人看着女子单纯而又无知的脸庞,无奈的摇了摇头,脑壳大。

...(__)ノ|

“你跟上去吧,记得,别暴露,要在不经意间出现,多处暗示,搞他们心态。”

“恩诺。”

女子认真的点了点头,而后便跟了出去。

另一边,苏阳,智玄大师和心明还有小白,三人一狐进入通道后,木门自动锁了起来,打不开了。

众人只好一路向前,由于他们是来找人的,时间紧,便一路疾驰而去,速度极快。

“嗯?有动静。”

忽然,苏阳顿住了,伸手示意大伙停下。

通道内,墙壁上,一滴滴鲜血自墙缝中滑落下来,形成一道道线状,但由于数量极多,几乎快要全部浸透了。

“师父,救命!”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心明吓得缩在了智玄大师身后,胖乎乎的双手死死的揪住智玄大师的僧袍,搞得人家都不好行动了。

智玄大师:(╬ ̄皿 ̄)

“你是个男人,怎么这么怂?”

智玄大师没好气的瞪了眼心明,心明这死死的抓着,若真出个什么事情,不是跑不了,而是连跑都跑不动。

“师父,我还没成年,不是男人。”

心明弱弱的补了一句。

智玄大师:……

我真特娘想一巴掌拍死你。

“卧槽,这特么什么鬼?这么多血?”

“嘶,他奶奶的,大晚上的吓老子一跳,好在我点开了玛卡巴卡,不然吓死去。”

“玛德,吓得我三寸丁一缩,搞得我晚上不好奖励了,道长,你赔!”

“道长:信不信贫道一雷,劈焦你的小老弟?(狗头)”

……

突如其来的血海漫延,吓了直播间内四百多万人一跳,大晚上的,看的心惊胆战。

苏阳双眸一动,阴阳八卦自瞳孔中浮现,这条通道内,依旧还是漫天鲜血开始朝着他们笼罩而来。

但在其中,苏阳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那就是墙壁上方,掺杂在血液之中,有一条类似于毛毛虫的血红色虫子。

而这些血液,正是它操控这的。

“一气化三清!”

苏阳深吸了口气,目光灼灼,取出千年桃木剑,灵力涌动,脚尖一点地面,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手中的桃木剑豁然冲着墙顶一剑刺去,凌厉的剑气自其中迸发出来。

不巧,刚好刺在那条红色毛毛虫身旁。

红色毛毛虫:Σ(°Д°;

从那把看似普通的桃木剑上,它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险感,同时还有厚重的威压,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灵魂都在颤栗。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努力挪动身子,疯狂逃命,别看它小,但速度却是丝毫不慢。

在血液的推动下,速度再度拔高。

这速度连苏阳都有些惊讶,刚刺出一剑,那虫子就被吓跑了,那速度,恐怕自己只有催动腾云驾雾才能跟得上啊。

伴随着红色虫子的逃跑,那粘稠的血液,亦是疯狂退散,宛若退潮的海水。

来的快,去的也快。

这一幕,看的智玄和心明都是一愣一愣的。

“卧槽,这特么什么情况?咋又退去了?”

“道长是不是一剑刺中通道的大动脉了?给人家吓的血水都缩回去了,哈哈。”

“刺中大动脉不应该是飙血更严重吗?”

“特么的,禁止抬杠!”

……

直播间的情况,原本压抑,紧张的气氛因为苏阳一剑斩退血海,而变得欢呼了起来,打赏从未停止过。

“叮,宿主天道值已经达到五百万,是否开启盏级抽奖?”

苏阳一怔,五百万来的这么快吗?这才不过几天而已吧?

不过想来直播间内,四百多万人,又觉得挺正常的了。

“是!”

“叮,恭喜宿主获得天灵丹!”

“叮,恭喜宿主获得天灵丹!”

……

“叮,恭喜宿主获得灵物:道德天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