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神豪:趋吉避凶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留后路

郑知刚见李振态度冷淡也不生气,在他看来,就如他跟许知建说的那样,他们是商人,只要有钱赚就是有深仇大恨都可以先放一边,更何况他自认为与李振算不上有仇。

“李先生,不知道今晚可有空,等会宴会结束了,我请李先生去喝一杯。”许知建看着李振微笑道。

“抱歉!我没空!”李振仍然一副爱搭不理的态度。

许知建被李振这话噎得嘴脸一抽,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

郑知刚见李振如此态度说道:“李先生,所谓和气生财,国际投资市场风起云涌,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如何,咱们华夏人如果能包成一团,那不愁不能在国际投资市场中赚钱。”

李振听了笑了笑,你们要是能在国际投资市场赚钱我还敬你们三分,但可惜你们净在国内干些割韭菜的缺德事。

郑知刚见李振不说话,接着说道:“李先生,听说白泽国际投资接下来在美股有大动作,不知需不需要盟友呢?”

“盟友自然需要,但并不是谁都能和我李振做朋友的!”

李振盯着两人认真的说着,他这话无疑就是你们不配。

“好,好!李先生记住今天这句话,郑某会让你知道我的友谊是多么珍贵!”郑知刚被李振这话气的,怒急反笑道。

说完带着转身离去,许知建也丢下一句:“李先生,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既然你不愿交我们这个朋友,那你很快会后悔的!”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安怡说道:“这样得罪他们真的好吗?就算你不想与他们打交道也没必要得罪的这么狠吧!”

“有些人有些事还是不要给自己留后路的好!”李振淡淡的说道。

倒是郭雅婷听到李振这话,不由的笑笑道:“振哥,我果然没看错你!”

李振被她这话弄的摸不着头脑,自己在她眼里到底是什么让的人。

接下来又来了好几个香港本地银行的高管,白泽国际投资的迅速崛起,同样受到了各个银行的关注,巨额的流动资金,对只认钱的银行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星海这种拥有巨量资金的优质客户,就是一块美味的肥肉。

李振和一干银行家们谈论国际形势,安怡也没闲着,不少投行的朋友找上她聊天。

很快这数百平方米的大厅里,已经是有七八十个人了,那些身份地位不够的也自觉的让开位置,纷纷站在门口聊着天。

好不容易闲下来的李振见到了十多个香江明星,不过他认识的都是些老明星,香江这些年好像也没啥出名的。

特别是女明星,李振看了一圈能叫出的女明星都是大妈级别了,最年轻的估计都有四十多了!

“你叹什么气呢?”郭雅婷见叹气不由好奇的问道。

“我曾经的女神们都老了,老到跟她们交流一下的兴趣都没有了!”李振一副我的梦破碎了的样子。

郭雅婷不由白了他一眼,这男人好色到什么程度呀?

“你最好注意一下,别什么女人都碰,那些娱乐圈的女人最会炒作了,小心变男主角了!而且前阵子东哥的事,还不够你警惕的吗?”

郭雅婷一副语重心长的劝道。

李振被郭雅婷这话说的有点尴尬,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总是怪怪的!

郭雅婷见李振那副表情,知道他在想什么,道:“这些事我见多了,我妈妈就曾对我说过,想让一个身价百亿的男人围着一个女人转是不可能的。”

“好了,不说了!拍卖要开始了!”郭雅婷挥挥手道。

这时一位女司仪,来到小舞台中央用广东话讲了几句欢迎众位来宾的贺词,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将本次慈善晚宴的主人请了出来。

何安博上台先是欢迎了参加此次慈善拍卖的嘉宾,并且感谢了在场的来宾们,就宣布此次慈善拍卖正式开始。

让李振没想到的事这一次办的拍卖会,搞的很正规,请来的是一家著名正规拍卖行的首席拍卖师,现在那位司仪正向场内的人介绍着拍卖师的情况,这次拍卖也是由他们二人一起进行。

很快拍卖的东西已经过半,李振一直没有出手。

“接下来这件拍品,是由郭雅婷小姐提供的铂金镶翠饰品一件,这是由国际著名珠宝设计师亲手设计的,所用玉料是高冰种的极品翡翠,起拍价还是一元,请大家出价。”

这时拍卖师拿出一件拍品,却是郭雅婷准备的那件首饰,在提到郭雅婷名字的时候,郭雅婷也站起了身体,向四周点头致意。

“这条项链值多少钱?”李振对着郭雅婷问道。

“我买的时候也就四十多万,现在估计也就五十万的样子吧!”郭雅婷回道。

“哦!”李振点点头,他准备将这条项链拍下来,也算完成今晚的任务了!

“五十万。”在拍卖师讲解完后,李振率先喊出了价格。

之前的拍卖,喊价的人都是用的粤语,使用普通话喊价,在今天还是第一次,引得众人纷纷向李振看去,见到是李振之后,许多人开始交头接耳。

“一百万!”

一个声音从李振不远处传了出来,却是与李振有过一面之缘的郑恺源,在喊出价格之后,他还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来。

“是郑家的小子?”

“没错,是他!”

“刚刚郑大少在李振那里丢了面子,这是想给李振一个好看的?”

“看来有好戏看了!”

郑恺源对李振当初在澳城赢他的钱的事还记恨在心,而且李振刚刚恶了郑知刚,他就想着给郑知刚出口气,恶心恶心李振,报仇拍马屁两不误。

李振看了看郑恺源那副表情自然也能猜到他这是故意给出一个高价。

接下来无论李振是出不出价都容易丢了面子,在他们这个围子里,相互斗富是被人看不起的。如果不出来价,郑恺源是什么身份,你李振是什么身份,输给一个他丢不丢人。

李振心中计算着,口中却喊价:“150万!”

郑恺源见李振接招,不由得意的又喊道:“200万。”

李振淡定的接招又加了五十万,两人一路加价到五百万。

“看样子郑先生对这项链情有独钟啊,五百万元,还有没有朋友出价的?”

台上那位女司仪见郑恺源出价后,李振一直没反应,不由卖力的喊着,眼睛有意无意的还看向李振这边,只是她这番心机却是白费了,这是李振算了能让郑恺源跟价而且让他疼的价位,竟然到了自然不会再喊价。

“竟然郑公子这么喜欢,我就让给他了!对了我替那些失学的孩子们谢谢郑先生的慷慨解囊。”李振笑道。

“你……”

郑恺源听他这么说知道自己上当了,激动的站起身指着李振。

他这样没有进入家族核心的子弟,所拥有的那些股份,并不是现钱,每年只能从中支取一部分的分红,虽然五百万的不算什么,但上次才在澳城输了几千万给李振,这他身上就五百万不到的样子,等下自己可能连钱都不够,那脸就丢大,关键丢的还是郑家的脸。

不由的看向一旁的郑知刚,发现他正一脸铁青的看着自己,吓得不由的一屁股坐了下去。这次马屁没拍到,自己脸倒丢大了。

而众人这时也明白李振一开始就在算计着郑恺源,而且精准的计算的郑恺源的跟价的极限在哪里。

慈善拍卖会再继续进行着,没有什么波澜,大多人都是象征性的抬上几次价之后,看到有人确实要出手拿下的时候,就退让一步,直到晚上十一点晚宴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