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倾柠之双世恋 > 第四十四章 颜落来边疆

穆泽拿起刀在楚晚柠脸上划了划便说“太聪明的女人可不好”。

姜云黎喊着“住手”,这一次他慌了,苏祁轩也是赌了一把,闭上眼,楚晚柠也随之转头。

云山出现,和他们打斗,穆泽转身,看到云山,苏祁轩和楚晚柠喊道“大师兄”。

穆泽见云山来了,武功高强也便先撤了。

云山还询问楚晚柠没事吧,楚晚柠摇摇头,苏祁轩真没想到楚晚柠真能召唤。

苏祁轩很疑惑的说“师兄,既然柠儿有如此神力能够呼唤你,那能不能救治……”。

云山让他别多想,不过凤鸾花的确在这里。

楚晚柠感觉到了凤鸾花存在,直接被吸引去了,姜云黎和他们都跟着前往,来到了无人居住的地下。

楚晚柠一直往前走,还看到了那冰山上面凤鸾花盛开,楚晚柠差点倒下,姜云黎扶住她柔和问“没事吧”。楚晚柠都不知道发生什么。

云山便说“这就是心有灵犀,如今凤鸾花还没有和柠儿合为一体,因为凤鸾花估计也要等到爱的到来才会有”。

她就不明白了,这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一定等到爱。

苏祁轩大惊小怪的说“我知道了,一定是柠儿的情还没有打动凤鸾花,等打动了,凤鸾花枯萎,也便是情到深处”。

云山点头详说“没错,凤鸾花的确有如此,因为凤鸾花一直以来都是世代守护有缘人,帮助她终成眷属,到最后,若得凤鸾花最后帮助,那么有缘人就能许一个愿望”。

他们看到墙上写着的也都是一些文字,但楚晚柠看不懂,姜云黎也不希望懂,更不希望楚晚柠消失,云山哈笑道“殿下,等您和柠儿真正情到深处,天下太平时,就是你二人分开之时”。

但姜云黎不想楚晚柠分开,只希望永远在一起,云山也知道凤鸾花不会拆散任何一对有情人,姜云黎也不信,还说幸福掌握自己身上。

姜云黎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和楚晚柠相识相知到现在,自从楚晚柠之前昏迷过,就无缘无故多了师兄和师姐。

云山和苏祁轩互相看了看,楚晚柠也觉得很无奈,还对姜云黎笑了一笑说“那个,殿下也不要这么追究嘛,再说了,这件事不重要”。

姜云黎很严肃的看向楚晚柠,说了句“你的事对于我来说都很重要”。

楚晚柠感觉姜云黎每次都这么油水滑舌。

苏祁轩让楚晚柠和姜云黎不要在炫耀,还对云山说“师兄,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如今天下不稳,穆泽一定不会放过柠儿”。

云山仔细想了想道“就算如此,到时候我安排颜落到柠儿身边”。楚晚柠觉得有人陪着她也算是好的。

毕竟,姜云黎日理万机,自从回到将军府每一天歇停。

他们看了看凤鸾花,又随即让楚晚柠把凤鸾花带下去,不能让任何人接近凤鸾花的机会,楚晚柠也知道便听从云山说的话。

他们辰时下了山,估计现在也已经有巳时了,楚晚柠和姜云黎手拉手,苏祁轩扬言说是要回去了,不然也会让自己父皇担忧,楚晚柠和姜云黎城门外送他离开,问云山可要住下,但云山很拒绝,又要连夜赶回枫叶苑。

姜云黎面帘笑容看着楚晚柠说“阿柠,日后你可不能瞒着我任何事”。楚晚柠很不服气的说“为什么?我可是不会在这里待久的,再说了,你府上有个老妖婆”。

姜云黎说是那不过自己父亲娶的二夫人,相当于小妾,没什么身份背景,不过,也要注意一点。

姜云黎和楚晚柠刚到将军府,只见妙竹跪在花园之中,妙竹的脸也很红,跪在地上不敢吭声,王吟秋还坐在亭子里面喝着茶,很是享受。

姜云黎和楚晚柠突然回来,她扶起了妙竹,姜云黎便严谨说道“看来二夫人之前在府上经常欺压下人”。王吟秋架着二郎腿,头摇了摇头,喝了口水道“怎么?世子殿下这是忘了,你父亲可说过,我就是府上女主人,而你,是世子没错,世子妃不给我磕头请安,大早上从外面回来成什么体统”。

楚晚柠咽不下这口气,让夜北扶着妙竹,夜北双手扶着妙竹,楚晚柠上前不给她好脸色的说“你是将军府二夫人,但是你想清楚,姜云黎是世子,将军府门槛再高也算是皇室,我也有陛下赐的令牌,你说,我为何给你下跪,你就不怕……闪了腰”。

王吟秋站起来,指着她说“伶牙俐齿,想必,世子是更加清楚,你父亲不希望有个这样的儿媳,不尊人世道”。

姜云黎拉着楚晚柠的手,护着她,对王吟秋哼道“她是本世子明媒正娶,陛下赐婚,何况,若是我父亲在天有灵,他也会满意我选的妻子,他会尊重我的选择,倒是你,父亲收留你,让你留在府上,你就安分守己,本世子乃是先帝封的,你不过是个妾,不要太过嚣张,阿柠无需对任何人请安”。

姜云黎想让楚晚柠知道有他在,他会护她周全,这让王吟秋气急败坏,楚晚柠和姜云黎刚要走,王吟秋让他们站住,还走上去说“黎儿,我做这一切也是为了将军府,你娶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像什么样子”。

姜云黎根本不需要她管理,还搂着她的肩膀说“本世子娶怎样的女子,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和她成婚半月载,最好你在府上安分,不要打扰本世子和阿柠的清净”。

姜云黎带楚晚柠来到书房,他坐在书案旁,楚晚柠愣在原地,他抬头看了楚晚柠一眼,拿起笔墨就说“还不过来给我研墨”。

楚晚柠快速走过去,给他研墨,突然想起一些往事,想起之前姜云黎和自己说过一句“等我”。楚晚柠就一直盯着姜云黎。

姜云黎一直在批奏章。

他看到旁边楚晚柠躺在桌上睡着了,夜北刚进来禀报,就让她脚步轻点,不要打扰楚晚柠,还让夜北拿件披风。

夜北从里面拿了件披风,姜云黎轻轻的把楚晚柠抱到了床上,就和夜北在外商议的说“殿下,刚刚属下已经探查过,赤川城内似乎有动静”。

姜云黎让夜北去查关于穆泽的一些事,不要打草惊蛇就好了,楚晚柠睡着的时候,就做了个噩梦,被梦惊醒叫了一声“阿黎”。

姜云黎听到后,立马跑了过去,询问楚晚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楚晚柠紧张的抱住姜云黎说“阿黎,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

姜云黎安慰楚晚柠说那只是一个噩梦,没有必要……。但楚晚柠想起那个噩梦就说“不,那不是噩梦,阿黎,我们不分开好不好,你不要休我”。

楚晚柠一直拉着姜云黎手臂,瞬间,楚晚柠就如同撒娇的孩童一般,姜云黎一直安慰楚晚柠说“一辈子不离不弃,我不会休你,我让人给你煮点好吃的,你想吃什么”。

楚晚柠听到这话,也算是安心一点,但也说“嗯……我要吃……你”。

她和姜云黎在开玩笑,姜云黎却当真的说“既然如此,那孩子的事,我们是不是也该提上日程”。

楚晚柠让姜云黎别闹,这还是大白天的,姜云黎将她拥入怀中,就如同失而复得,她说了句“真好”。

枫叶苑中,云山让颜落前往边疆,一定要保护楚晚柠周全,颜落也点头的说“那师兄你呢,你不去嘛”。

云山决定去玉国,找苏祁轩商量点事,等她到了之后,便也会和她汇合,颜落点点头,背上包裹,骑着马就快马加鞭赶去边疆。

楚晚柠也收到字条,说是颜落已经在赶来的路上,楚晚柠觉得既然颜落要来,准备的东西也一定不能少,还让妙竹安排上好的厢房。

妙竹行礼后就询问“晚柠,难不成是那位颜师姐”。

楚晚柠点点头,姜云黎现在可能都要在军营忙活,根本顾不了自己,自然要找找解闷的。

军营里,所有将士都在习武练剑,他们也都知道姜云黎也已经娶妻,还想让姜云黎把楚晚柠带出来,让他们见识见识,他们想看看是哪家姑娘,能让姜云黎茶饭不思,郑凛凡让他们别跟着瞎猜想。

姜云黎看了看字条,郑凛凡便疑惑询问“信上说什么了”。姜云黎放下信封,笑口常开的说“没什么,不过是阿柠写给我的,说是她师姐这几日就要来了”。

郑凛凡想着也是,姜云黎这几日都会留在军营,也没办法回去陪楚晚柠,便让颜落来陪,看来在他心里,楚晚柠真的很重要。

三日后,城外,楚晚柠和妙竹正在等待,前面颜落牵着马看到楚晚柠,楚晚柠和妙竹走过去行礼道“师姐,你可算来了,千盼万盼终于把你盼来了”。

颜落听闻云山一说,便要和楚晚柠寸步不离,还说“柠儿,他有没有欺负你”。楚晚柠摇摇头失落的说“这几日,他都要在军营忙活,哪有时间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