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炫清直接祭出青铜仙殿砸向太初神山,瑶池圣主都只能退避,以免引火上身。

青铜仙殿砸落在太初神山的大帝阵纹之上,令大帝阵纹出现不可逆的裂纹,整座神山地动山摇晃,太初神山内的长老弟子脸色大变。

他们着实没想到,身处不朽道统还会遭人讨伐,内心的震撼无以复加。

太初神山附近荒禁海的七位海洋领主看着叶炫清手中的青铜仙殿陷入沉思,那究竟是哪位大帝的帝兵?

太初圣主面若寒霜的立于神山之巅,掌心托着炽神炉,炉体铭刻的神纹亮起熔岩流光璀璨夺目,激活的炽神炉散发着可怕的太阳火焰之息。

“红莲,你确定要与我太初神山为敌?”太初圣主眸光冷冽的盯着外界的红莲静幽,完全无视正在破坏太初神山法阵的叶炫清。

红莲静幽脸上带着红色轻纱,手里托着大梦净土的帝兵——造化青莲,每一片莲花瓣都铭刻无数璀璨的金色纹路,通体散发着浓郁的生命之息。

她此时立于叶炫清身畔,就足以表面他的立场。

叶炫清搬起青铜仙殿再度砸落,哪怕是太初神山的大帝阵纹都有些撑不住,出现大量来不及修补的裂缝。

太初圣主脸色一凝,若是再这般让对方肆意破坏,哪怕是太初神山的大帝阵纹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若是只有叶炫清一个人,他早就手持帝兵杀出去了,但对方身边还跟着手持帝兵的红莲静幽虎视眈眈,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若非上界降临的那位大能者将那夏纪鼎送往上界,他也不至于落入如此尴尬的局面。

如今的太初神山虽然算不上虚弱,但却因为上界降临的大能者先行离去,还带走了他们刚得到的帝兵夏纪鼎,导致现如今就他一个人,根本无法对抗两位携带帝兵的圣主!

至于瑶池圣主?

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若是能指望她,太初神山早就被灭了,都是一群趋利避害的家伙!

叶炫清的两次轰击已经将太初神山的大帝阵纹破坏的差不多,只需最后一记,就能将其护山大阵彻底轰碎。

就在叶炫清高举青铜仙殿,再度蓄力砸落的那一刻,太初神山的神宫内飞出一道黑色长虹,没入天空的大帝阵纹之上。

“从什么时候起,太初神山竟然沦落到阿猫阿狗都敢来踩一脚的程度了。”

神宫内传来震耳欲聋,天地共振的冰冷声线,一位黑色衣袍的年轻男子从太初神宫内缓缓走出来。

太初圣主脸上顿时松了口气。

他可算回来了。

这话同样惊动了太初神山外观看局势的各大道统,他们心中不免心惊。

果然是上界降临的大能者,哪怕在跨越两界壁垒时,分身修为大幅度降低,只停留在圣人至尊领域,但其战力完全可以媲美拥有帝兵的圣人至尊!

如此一来,大梦净土和太初神山打起来谁占便宜还说不定。

先前飞出的黑色长虹没入帝纹大阵中,刚要修补破碎的大阵,叶炫清的青铜仙殿狠厉的砸落,直接将那大帝阵纹砸个稀巴烂!在太初神山上掀起滚滚尘埃波涛。

叶炫清直接拎着青铜仙殿的一角,直奔太初神山的主峰就朝那黑袍男子狠厉的砸去。

太初神山主峰之上的长老四散而逃,生怕被直接拍死。

太初圣主直接催动手中的炽神炉迸发出一缕可怕的太阳之息朝叶炫清扑杀而来,所经之出虚空扭曲。

红莲静幽亦是激活造化青莲,从中激射出一抹明亮的青色神光,在虚空中与那太阳之息碰撞,形成可怕的风暴漩涡。

叶炫清手抱青铜仙殿一角朝那嚣张的黑袍男子轰杀而去。

黑发男子背后忽然浮现数千丈的巨大身影,通体漆黑如墨的,背后张开硕大的黑色六翼,散发着金属般冷冽的光泽,每一根羽翼宛如绝世神剑,锋芒毕露,他的身上环缠着无数黑色的符文,令诸天都要为之臣服。

六翼魔神!

太初神山正是由六翼魔神一族创建的不朽道统,与魔陀山相近。

叶炫清眼中充满杀机,这样更该杀!

巨大的六翼魔神虚影笼罩庇护整座太初神山的主峰,面对砸落的青铜仙殿。

太初神山上的黑袍降临者不禁冷笑,一个连帝兵都不会激发,只会像个原始人般抱着乱砸的废物,当真是暴殄天物。

“哪怕背负仙城,我也同样无敌!”

六翼魔神双手合十,六只羽翼高举。

这一幕简直看呆了外界的不朽道统圣主、海洋领主。

这是要拿神通秘术硬撼帝兵的攻击么?

虽然那是物理层面的轮砸,但同样威力惊人,不愧是上界降临的大能者,果真艺高人胆大!

叶炫清直接激发青铜仙殿的神威,整座青铜仙殿忽然亮起璀璨的白色神光,哗然砸落在六翼神魔虚影身上,直接将那六翼神魔虚影拍碎。

那黑袍男子终于意识到问题的,这青铜城池根本不是他那神通就能抵抗的。

他刚想要逃走,青铜仙殿悍然砸落,连同整座太初神山的主峰峰顶、太初神宫一同被拍灭,整座主峰顿时被压成平顶大山!

当叶炫清收回青铜仙殿的时候,原本立足于太初神宫外的黑袍男子早已化作残魂,被青铜仙殿直接吸收,令青铜仙殿更加璀璨。

这一幕直接惊呆了太初神山外暗中观察的圣主领主。

这……

说最恨的话,挨最毒的打。

上界降临的大能者就这般轻易被对方拍死了?

原本与红莲静幽帝兵对峙的太初圣主感应到那个那一幕,整个人汗毛倒竖。

叶炫清拎着青铜仙殿,目光冰冷的望向不远处的太初圣主,当即身型横移,出现在对方上空,抱着青铜仙殿打算给他来一下。

“别——我认输!”太初圣主竭尽全力的嘶声呐喊。

他头顶笼罩着的巨大阴影忽然停住下坠的姿态。

“夏纪鼎在哪?”

叶炫清衣发飞舞,眸光生电,杀机如潮。

“夏……夏纪鼎被送往上界了……”太初圣主声音都有些发颤。

叶炫清眼中寒芒一闪,直接将青铜仙殿砸落。

太初圣主还来不及惨叫,噗嗤一声,他的身躯直接崩裂,连同那座子峰一同被抹去。

当叶炫清将青铜仙殿收回去时,大地之上只留下散发着余光的炽神炉。

红莲静幽默默的收回造化青莲,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瑶池圣主感到脊背发凉,忍不住的发颤。

第二个不朽道统,就这样被他给毁了,灭的那么轻易。

荒禁海的海洋领主直接掉头就跑。

太古神山太危险,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