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香》一战成名,让白颂纯成了当下众多歌迷谈论的热点,她的名字已经有快三年时间没怎么火过了。

以往无论是发新专,还是上综艺,都是平平无奇,顶多大家都是对她的颜值感到惊艳。

而这一次,是彻头彻尾的火了一把,并且热度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在这种掀起了一股追忆童年,听歌鼓舞的浪潮下,非一般话题能超越。

看着数据部发来的《花前月下》销量和市场分析,于倩乐坏了。

“虽然江一瑾这次成绩还不错,但跟咱们的完全不能比啊!我们两天破百万,她两天也才三十万,直接秒杀了都!”

白颂纯没有看数据,因为她听过江一瑾的新专,整体上或许比得了自己的其它,却是无法突破主打。

不过她在听的时候,注意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于姐,你有没有发现江一瑾的新专,九首歌全是由江元操办?”

一听到这个,于倩连连点头:“对对对,我正打算跟你说这个!”

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继续道:“而且我还发现江元给你写的歌,其实很符合江一瑾的新专主题!”

“是的,他给我的《月朦胧》和江一瑾的《招月》,意境上很相似,作曲编曲上的某些小细节也很相似。歌迷们听不出来,但如果是学过创作,都不难听出来!”

白颂纯深透分析,发现了两首歌的相似点,“假如把《月朦胧》加在《花前月下》这张专辑里,其实很搭。但现在多了一首《招月》,就显得有点重复了!”

听她这么说,于倩皱眉道:“我不是很懂创作,单纯的从好听这个角度来看,《招月》比《月朦胧》好!”

说罢,两人对视一眼,似乎是想到一块去了,白颂纯抿嘴道:

“所以我猜,江元给江一瑾先写了《月朦胧》,然后江一瑾不满意,江元重新写了一首《招月》,把那首《月朦胧》高价卖给我了!”

这一顿分析,让于倩柳眉倒竖:“那要真这样,这老狗太狡诈了吧!我们花了二十五万,把别人不要的歌买回来了?”

“那能怎么办呢?我们当时还能找比他更好的人写歌吗?”白颂纯无奈,她停顿了一会儿,又道,“倒是能找到,可是那价格也不是我们能承受得起的啊!”

于倩越琢磨这事,越吃亏,她扭头想了很久,后怕道:“现在这一分析,我都不敢想,要不是有首《稻香》,咱们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商量转让公司了?”

自己当成宝的主打,是别人不想要的垃圾,用这样的一张专辑去打同期,能赢就怪了!

“所以现在网上说《稻香》是单曲奇迹,也不是随便说说!”白颂纯苦笑。

“是啊,单曲把整张专辑抬入白金行列,真是奇迹了!我都没想过能百万!”

“我也没想过!”

想到《纯真》成绩很好,两人又释怀了很多,脸上又渐渐浮现出了笑容。

“诶,你说,这许老师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怎么就这么好用呢?”于倩想不明白,“外面那帮创作人多捧《稻香》啊?说什么嘻哈和民谣完全融合,打破单一性,吧啦吧啦的~”

“我知道,确实很突破。现在有不少跟我一起上过综艺的歌手,也都在问许然究竟是谁?让我把他介绍给他们!”

“这肯定不能介绍!这是宝啊!”于倩叮嘱,“最起码他在参赛前,你不要说。”

白颂纯听许然是宝就很骄傲,她身子前倾,将那两坨玩意搭在桌子上,笑嘻嘻道:

“啧啧啧,当初纯某人一定要和那个乡村教师合作,是谁不同意的?”

“滚!”于倩笑骂,随后心服口服的点点头,“实操也成功了,说明你这次的眼光真的很好!”

“是吧?我说了,这次合作绝对不亏!”白颂纯嘚瑟极了。

于倩默认,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小白,你说许老师这次新人季能进前五吗?这次新人季竞争真的太大了,我现在反倒是担心他被打击了,没信心创作。毕竟他是一出道就在巅峰上的!”

白颂纯仔细想了一会,“不好说,竞争确实很大,但许老师自己也很有实力!这个比赛也是他主动要去参加的,我们也不好拒绝。毕竟,公司还真没有哪个比他还有资格去竞争的!”

“还是对他多点信心吧!”于倩说道,思索后又道,“你之前说得对,我们不该纠结这个合约,应该要好好拉拉关系!你也好,我也是,平常还是多和他接触接触吧,我看得出他还没有完全融入我们公司。”

拉拉关系是么?

白颂纯点点头,好的吖~

……

《稻香》和白颂纯在大众面前火了,许然却在音乐圈和纯白内部火了。

因为打破了纯白从建立以来不温不火的局面,还帮忙开通了国内六大渠道。

这极大的鼓舞了每个员工的自信,所以每个人看到他都笑呵呵的,热情的打着招呼。

“许老师早上好,中午好,下午好,晚上好!”

“许老师中午吃什么?我给你带一份上来啊!”

“许老师上厕所吗?我帮你上啊?”

“许老师在午睡呢?咱俩一起睡啊……不是,要被子吗?”

热情是真的热情,许然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不过大家都知道他即将要去参加新人季,所以也没太缠着他聊天,让他专心训练,争取为他自己,为公司取得好成绩。

华城是个不夜城,白天的工作者进入休息,夜猫子就会续上,为这座城市增添活力。

许然在练舞房搞得一身都是汗,现在已是深夜,大家基本上都回去了,他也打算收拾收拾回去洗洗睡觉。

刚一转身,结果看到门口有个女孩靠在那里,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见到被发现了,白颂纯笑嘻嘻道:“果然是从小在艺术教育机构长大,跳舞也这么棒!”

许然一边擦着头上的汗,一边说:“还没回去么?”

“准备走了。”

“嗯,明天见。”

路过白颂纯的身边,白颂纯在背后出了声:“许老师,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许然迟疑,回头道:“我不饿,没钱请你吃饭,也不想占你便宜!”

“啊?”白颂纯一愣,弄明白后哭笑不得地回道,“话都被你说完了,好歹给我个机会开口啊!”

“那你说!”

白颂纯本来过来的时候都想好说什么了,结果被对方一个三连给堵住了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唔~”她想了一会,“我这次真有事跟你聊,寻思着干坐着太无聊,所以我们去楼下咖啡厅聊,怎么样?”

生怕许然拒绝,她又补充道:“你要是不想占我便宜,可以自己付自己的,或者你就坐那儿,我来说。”

犹豫了片刻,许然点头答应了。

咖啡厅的一角

望着早就预约好并付了钱的两杯咖啡,许然有些无语。

难怪都想要被富婆包养,富婆是真的香,吃吃喝喝都不要自己花钱。

“今天店里买一送一,不怪我!”白颂纯举起双手,调皮的说道。

许然摇头,也没矜持,将咖啡上面的拉花给搅乱,问道:“什么事?”

白颂纯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崭新,还贴着膜的银行卡。她将卡片放在桌子上,往前轻轻一推,推到许然的面前。

看了一眼,许然问:“合作费?”

“不是,这个是《稻香》的收益。”白颂纯解释,“《稻香》上架一周,我也拿到一笔资金,这里面有十万,是我们用来感谢你的!”

许然记得当初谈合作时,自己是口头说过,白颂纯要是开心,就给点《稻香》的收益;不给,自己也不会不开心。

结果她真给了。

“其实你不给,我也确实不会在意。”

不给是本分,给是情分,许然都能接受,并不会因为不给而小肚鸡肠,心里有怨。

白颂纯点头道:“我知道许老师不会因为我不给而产生不满,但我真心想谢谢你!”

谢谢这两个字,许然已经听她说过很多遍了。

有些是因为帮了忙,有些是因为客气。

白颂纯的家教真的很好,喜欢把谢谢挂在嘴边。虽然常说,但从来不廉价,说的时机都恰到好处。

这一点让许然觉得和她相处非常舒服。

正如许然所知,白颂纯的每次感谢都是有原因的。针对这一次,她解释道:

“嗯~公司呢,我想许老师进来也有这么长时间了,应该听到一些风声。之前,我们公司确实挺难的。这次的新专要是成绩不好,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运营下去,甚至都有可能让别人来合并。还好,这次有你,有《稻香》!”

听完白颂纯的话,许然多看了她一眼,小老板也不是一天到晚的笑嘻嘻,也有正经的时候啊。

许然举起咖啡杯:“合作共赢!”

这一次是他主动,白颂纯心喜。

她平常喜欢自己主动,但面对许然,就很想被动,让对方主动。

噔~

第二次碰杯,依然是欢欢喜喜。

“合作共赢!我这边暂时结束了,接下来就祝许老师在新人季大放异彩了!我们纯白虽然是小公司,但大家都是你坚强的后盾,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