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小李爷,这些药都混一起?”方爷生怕李珍太忙记错了,赶忙提醒。

“没错,就是混一起。赶紧的,还那么多药等着蒸呢?”

方爷眼睁睁的看着李珍把所有的药全部混一起,再把笼屉填满,锅盖上也铺面,继续刚才的操作。

“干嘛呀?傻啦?继续!”这些药还得趁热再加工,她可没功夫耗着。

就这就完啦?

方爷不懂了!

“擀面杖拿来!”李珍检查了下温度,差不多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咋还要擀面杖?

真做饭啊?

顾毓泽逮到空挡,赶紧把擀面杖递过去。

接下来的活,可真的找不到人了,只能李珍自己来。

擀面杖在她手里,瞬间变成大号药杵。

“哐哐哐……”一通操作猛如虎,刚才蒸制过的药材,几下就在李珍手里发生了质的变化。。

太神奇啦!

几种不相干的药材,融合到一起,竟然能发生这样的变化!

它们产生了粘性,竟然神奇的拉,丝了!

方爷忘了添柴。

老太忘了翻炒!

顾毓泽差点把车前子当面条捞进碗里。

刚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

李珍几棍子下去之后,身上就出汗了。又敲了一会儿手就有点握不住棍子了。

草!还是个体力活!

顾毓泽见李珍停停歇歇,每停下一次,就往里面加一下东西。其他东西他都不认识,就认出了一样。

那不是之前她做的浆果子汁吗?

红红的浆果汁加进去之后,又敲了十来下,刚才还绿中透黑的颜色,慢慢的竟然变成了浆果子似的彤红。

不行了不行了,没有力气了!

李珍把擀面杖往地上一扔,就不管了。

“小李爷,你做什么呢?”方爷见李珍休息,赶忙过去问。

“八宝药糖。”

药糖?他之前吃过润喉糖,是不是和那个一样。

“小李爷,您这个是治闹嗓子的?”

李珍气息均匀了,重新站起来。

“谁告诉你我这个是治闹嗓子的?”

方爷一听,赶忙急吼吼的问:“那是做什么的?”

李珍想了下几种药性,总结了下四个药效。

“强腰壮肾!”

“咳咳咳……”方爷差点把假牙给咳嗽出来。

她说这玩意是干啥的?

他年纪大,耳朵没出毛病吧?

还是说,专门炼给小顾吃的?

方爷眼睛慢慢倾斜到顾毓泽身上,眼神耐人寻味。

想什么呢?老家伙,不要一提到肾,就想到那方面去。

顾毓泽莫名的感觉有视线落在他身上,赶紧抬头看。

方爷添柴,老太挥铲子,该干嘛干嘛。

刚才视线怎么回事?怎么觉得凉飕飕的?

李珍用菜刀切了一块放嘴里,酸酸甜甜的,还挺好吃!

方爷瞪大眼睛。

她怎么自己吃上了?

“小李爷,你这个谁都能吃啊?”

李珍白了他一眼:“废话,不能吃我吃它干嘛!”

也对,强腰那啥的,也不止男人能吃,老少皆宜啊!

“嘿嘿,我也尝尝!”方爷又添了几块柴进去,赶紧洗手切药。

头一次吃现切现吃的药,还挺有意思!

“嗯,好吃!怎么这么好吃!哪儿像是吃药,简直就是吃糖糕!”

李珍把最后一口塞进嘴里,洗洗手。

“这是我最新研制的八宝药糖,老少皆宜,主要是增强体质,对先天体质不足的小孩效果最明显!”

喀拉一声,老太铲子掉锅里了。